hardmetal

看两边

从港版国安法看立法的目的正义与程序正义

这次人大会议最震撼的消息就是港版国安法立法,这必然对香港现在的时局掀起轩然大波。既然这是立法行为,那我们就来讨论一下立法中的目的正义和程序正义。

法律的作用是为了维持社会正义,惩治罪恶,这是毋庸置疑的。那么一部法律所要达到的目的必须是正义的,同时立法的过程也必须正义,这叫程序正义。如果只有目的正义,而无程序正义,那叫不择手段。换一个角度说,企图通过不正义的手段达到正义的目的,最终只会是痴人说梦。

那么,这次港版国安法立法的目的是什么呢?按照官方的说法,当然是为了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香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理应需要维护国家安全。从这个角度说,在香港进行国安法立法,可以认为目的是正义的。

但这次人大直接出手立法,是否程序正义?按照香港基本法第23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对于国安法,香港应该自行立法。而现在人大直接出手给香港立法,明显违背基本法第23条。所以,毫无疑问,人大这种行为违背了立法过程的程序正义。

北京方面对此也心知肚明,按照基本法,北京无权给香港强加一个国安法。所以,在人大记者会上,发言人张业遂表示,这不是基本法23条的香港自行立法,而是根据宪法和基本法赋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直接就香港的国家安全问题实施立法。这种说法其实就是在胡搅蛮缠,为程序不正义遮羞。北京的立法行为已经违反了基本法第23条,还谈何“根据基本法赋权”?这次人大直接为香港立法的行为,本质上就是违反香港基本法的程序不正义的行为。即使把目的打扮的再怎么正义,也不可能立出一部正义的法律。

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追求程序正义是现代人类社会的标志。如果为了达到一个看上去很正义的目的,就不择手段,不顾程序上的正义,这与现代人类文明是格格不入的。举个例子,现在会有一个文明国家的法律允许刑讯逼供吗?刑讯逼供的目的完全可以认为是正义的,就是为了破案,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但是通过刑讯逼供的方法来获得证据,这就违法了程序正义。在现代文明国家中,这是绝不会被允许的。

最后再点题外话,基本法相当于香港的小宪法。对基本法的改动,可以认为是一种修宪行为。所以我们可以比较一下这次香港修宪和2018年的修宪,这两次修宪的一个共同点就是搞突然袭击,事先都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这次港版国安法立法在人大开幕前一天的晚上才在记者会上向外界披露,之前谁也不知道这次人大还有这个议题。而2018年修宪的具体内容,包括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在当年2月25号才向社会公布,离3月5号人大开幕只有8天时间。对修宪这种国家大事,特别是涉及到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这种对国家体制的重大改变,不经社会广泛讨论,直接硬上,搞突然袭击,毫无程序正义可言。更何况所要达到目的也不正义:一个很简答的常识,只有国王或者皇帝,才没有任期制。

回到香港国安法,一个毫无程序正义的立法,必然不可能达到正义的目的。更扯的是,在人大开幕的前一天晚上才告诉大家,我们这次开会要立法了。这也就等于是在宣布,反正我们这次就是要硬上,你们能咋地吧?这真是赤裸裸的向全世界表明:什么叫独裁?这就是独裁。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