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er

为什么我不看好香港的这次骚乱

电影《教父》里描述了一种人生观,第一步要努力实现自我价值,第二步要全力照顾好家人,第三步要尽力帮助善良的人,第四步为族群发声,第五步为国家争荣誉。而那些随意颠倒次序的人,一般不值得信任。



我觉得相当一部分游行的青年就是颠倒了次序的不值得信任的人。


有些青年不少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没有,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要管父母要钱,却在嚷嚷着要推动香港的民主和自由。

他们出生以来对社会的贡献基本为0,却要对政府制度应该如何民主运作指手画脚。

他们几乎没人研读过送中的苛刻法律条款,却对中共即将肆意操纵香港坚信不疑。

他们堵塞城市交通,扰乱勤勤恳恳的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却自认为参与了自由正义的运动,陶醉于参与历史的成就感。

他们也不知道敌人是谁。好像是那些所谓的”黑警“,但应该又不是。

他们是现代版的堂吉诃德,冲向自己幻想出来的风车。


幻想落幕后,实际上他们只是需要吃饭的平凡的饮食男女。这是一个即使有了选票他们也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小时候我想着改变世界却没实现,于是我想着改变社区;当我发现自己改变不了社区时我想要改变身边的人,仍然没有实现时我决定改变家庭,结果却还是无法实现目标,最后我决定改变自己。”


是时候脚踏实地,改变自己了。从找一份工作开始吧。

2 篇關聯作品
0
0

回應18

只看衍生作品
  • 可以舉個例子嗎?你看好的「騷亂」有哪些?
    這篇文章別的不說,這題目改得好,人如其題。

    • 《教父2》里面古巴的骚乱。暴乱者宁肯自杀也要用人体炸弹和警察同归于尽。因为他们真的连饭都吃不饱了。 麦克评论说:自杀的人可以失去生命,而警察只是为了领取工资,所以这场骚乱的结局不言自明。

      香港的骚乱里,几个青年过激行为被捕后,哭哭啼啼地说了这些保释的理由:我马上要去日本度蜜月;我下周要去深圳教弹琴;我周六还要去上班,不然我会被开除的。。。。这感觉像是把暴力游行当过家家啊。

    • 所以,你覺得香港人應該用人體炸彈和官方武裝同歸於盡?
      按你第一段的那個次序,連飯都吃不飽,應該是達到了那個「人生观」的第幾步呢?

  • 看过电影《教父》三部,但是不记得哪里有这句了。私以为,仅以一部电影中的台词作为论据,本身就不是那么严肃。更何况,此论调也只是一种模糊价值观,一二三四步也并非固定顺序。现实世界中,处在不同的情况下就要做出不同的应对,这是合理的;随便找一副论调固守,还打算教育别人,这是值得怀疑的。

    • 这是我的言论自由。我没打算教育任何人。你觉得有启发最好,你觉得没有道理也可以不接受,仅此而已。

      我相信自己都管理不好的人,是不可能管理好家庭、公司、政府和社会的,这样的人不值得托付。

  • 如果這是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我十分認同閣下之觀點。但請問自九七之後,香港原本那被港英政府“施捨”般,極難得的法治,言論自由,廉潔有能的管治都被逐漸蠶食。試問一個連住屋都成為年青人不能承受之輕的社會,閣下何以能站在統治者的觀點來要求:公民應該修齊治平呢?

    • “法治,言論自由,廉潔有能的管治都被逐漸蠶食。”这方面世界公认香港做的很好啊,绝对世界前茅啊,比97前强啊。相比大陆民众的处境,香港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没有住房,部分也是因为游行闹的啊,2000年左右游行抗议房价下跌,八万五计划停止了。现在林郑在推公屋的事情,但是香港既得利益者的反对声音太强大了。香港为什么不游行要求公屋建设呢?这是个很具体的很有建设性的可以有效改善民生的提议啊。这个大陆舆论这两年也一直支持的。

    • 閣下確定你瞭解現實的香港平民生活嗎?有認識的香港下層青年嗎?聽得懂廣東話嗎?上層一點,瞭解她的司法,行政,立法三權架構和運作上的矛盾點嗎?也許我的反問有點不敬之處,但系如果我不確定和你有同級的認知共識的話,討論是徒勞艱辛的,還望體諒。香港固然比大陸好,人類發展指數也高於世界很多地方,難道這就是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以至於不能行使公義爭取民主自由的理由嗎?君不見其堅尼系數世界名列前茅,樓價冠絕全球之怪像,多少大陸富豪貪官在香港炒賣樓市,洗錢,連下層工種都不斷受新移民的爭奪威脅,單程證之審批權港人無權過問等等不一而足。是否遊行示威已然成為窮人的專利了。如果是的話,也許這些年青人錯就錯在他們不夠窮,是嗎?

  • 《孟子》就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基本是一个道理。

  • 每个社会都有一些人只知道索取、索取、权益、权益。从来不问问自己付出过什么,贡献过什么,承担的责任是什么,应尽的义务是什么。

    越是思想幼稚的人,越喜欢揪住一点委屈,得理不饶人,过度索偿,一副我是受害者所以我违法有理值得原谅的无赖心态。

  • 网络并不是交流思想的地方,只是验证思想的地方。辩论的双方在辩论结束后,都各自更加坚定了自己固有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