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顥中

王顥中 苦勞網採訪編輯。

【苦勞報導】批校方黑箱、教育部違法 中興學費調漲 學生要監院調查

【苦勞網記者王顥中/台北報導】教育部日前通過文藻外語大學及中興大學二校申請調漲學雜費,今天(8/2)多名中興大學學生在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偕同下,出面指控校方申請調漲過程黑箱草率、忽視校內反對意見、教育部審議時也有多處程序瑕疵。學生在教育部前高喊「撤回調漲、凍漲學費」,隨後赴監察院陳情,呼籲監察院調查、糾正教育部。

中興大學學生出面指控校方申請調漲學費過程黑箱草率。(攝影:王顥中)

中興學生批校方黑箱草率

中興大學學生謝家靖表示,校方與學生溝通嚴重不足,5月11日公告研議調漲學費,5月23日就開會做成決議,中間只有短短不到2週,缺乏反應時間。學生代表在會議當下才拿到會議資料,面對動輒千字的支用計畫和報告,難以在短時間內消化,批評「調漲學費攸關上萬名師生的權利,中興校方竟用這麼敷衍的態度處理!」

此外,謝家靖還說,中興校方為符合教育部要求,曾在校內召開公聽會,但卻是在公聽會當天上午才發出通知信件,導致最後只有10人與會,且出席學生都一面倒表達反對,校方卻沒有把反對意見帶回審議委員會上討論,而是在行政會議中直接通過,學生的反對聲音在校內都無法實質進到審議程序,令人難以接受。

反教盟指控教育部放水護航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成員許鈺羚指出,教育部在審議各校調漲學雜費的過程問題重重,例如在計算學雜費的基本調幅時,原來應該是依據受雇員工每月的實質總薪資,教育部卻錯用名目薪資,這一錯就導致調漲上限從2.3%變成2.5%。此外,教育部提供給各校的生師比計算公式也出現錯誤,許鈺羚指出,生師比核算是依照「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分母是老師,分子則是各學制學生依照不同加權比重算,例如日間部學士班、研修生、碩士生、博士生,各有不同加權,但此次教育部提供的公式裡卻只有日間部學生,沒有加權,導致分子減少,形同放水,讓很多生師比超標違規的學校都能過關。

許鈺羚還強調,按照《專科以上學校學雜費收取辦法》,學校必須在過去三年內沒有違反該辦法的紀錄,才能申請調漲學費,過去多所學校曾發生與學生缺乏溝通、助學機制未達指標等狀況,仍送出調漲申請,教育部卻聲稱沒達到標準不代表違法,形同護航,非常荒謬。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表示,台灣早該走向低學費政策,政府宣稱要改善青年處境,逐步降低學費是立刻就該做的,讓學生不再一出社會就背負龐大學貸。林柏儀認為,這次學生揪出教育部的諸多行政瑕疵,牽連問題龐大,諸如生師比的計算,若生師比超標違規,依法應調降學費、減招、刪除補助,這些教育部管制事項卻被發現有灌水情形,已經是教育政策的重大弊案,教育部應全盤檢視,「許多學校數字灌水多年,怎麼追究?歷來用這些錯誤數字含混調漲的學費,是不是應該追討回來?」

林柏儀強調,教育部長葉俊榮說他要做「有溫度的溝通」,但溫度不應該只用在台大校長遴選案,應該用同樣的溫度面對全國師生。

反教盟痛批教育部審議各校調漲申請時有放水違法等狀況。(攝影:王顥中)

學生在教育部抗議後,步行至監察院要求啟動調查。(攝影:王顥中)

學生要求監察院調查、糾正教育部。(攝影:王顥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