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拉古

一个普通人。2020幸存者。

Victim Blaming 和公正世界的幻觉

發布於
Credit: Tingey Injury Law Firm

现在微博上一出现什么事,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去谴责施暴者,而是去苛责那个受害人,说你为什么没有这样这样,你为什么这么不“完美”,你如果不这样不就没事了吗。看的人血压升高。

这种不正常的声音,看似非常无厘头,其实也是他们在情感自我防御。现实中每个人都特别会 Rationalization. 每当发生一点不如意的事,人都特别会自我安慰说,其实是这样这样的,而不是这个世界有问题,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所有人都预先设定了这个世界是公正的。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神绝对不可能没事闲的就随机降一个苦难给一个人承受。但这样的思维就像巴布洛夫的狗,时间长了形成了条件反射,以至于让人逆向思维的觉得有善报一定是因为有善,有恶报也一定是因为有恶。所以一些很傻叉的言论就来了,什么“啊你被性骚扰肯定是你穿的太少了”,“啊你被偷东西肯定是你太不小心了”,“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怎么不去搞别人”……

这整个rationalization 的内在潜意识,就是想尽办法安慰自己,一切都是按规律走的,一切都可控,这样自己就感到了安全。如果承受这些苦难就是因为运气差以及不可控的外在因素,那岂不是我自己也有相同的承受这些苦难的潜在风险了。这会让一些人充满了不安和恐惧。为了把这些情绪给排解掉,一些人就选择了去使劲证明是受害人自己的问题,而我不一样,所以我是安全的。

但很可惜,这个世界不是神创造的,世界的运行压根也不是公正的。这些人需要戳破自己的幻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