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拉古

一个普通人。2020幸存者。

没有一个互联网公司不在做恶

發布於
Social Media. Credit: Camilo Jimenez

这个标题有点夸张。但确实是我看完 Social Dilemma 的一些感想。这篇文章结合我的工作来讲一讲我的感受。

至少十年前,传统的硬件公司,比如买电脑手机的公司,做出产品卖给消费者。公司和用户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简单和健康的。但现在的互联网软件公司完全不是这一套系统。他们并不卖产品给用户,用户使用脸书和推特是不花钱的。他们的利润来自于广告公司。所以消费者就从用户变了广告公司,而用户也从消费者转变成了韭菜,变成了被卖掉的产品。所有不向用户收费的公司都是这样,通过卖用户来盈利。

一方面所有的软件公司都在互相竞争,争的是用户的Screen Time,用户的注意力,甚至是改变用户的行为方式和感知世界的方式的能力。他们这些公司合起来,一点一点的把用户驯服,你每天如何摄入信息,如何娱乐,如何休息,甚至你是谁,都要改变成最适合自己的app。因为软件公司的核心目标就是要让用户黏性足够大,然后再卖给广告公司。

我每次回国的时候就有很深的感觉,甚至在回国前的候机区,我就能发现大量的人就在毫无目的的刷手机。这就是一个用户的行为方式被彻底改变的例子。他们并不在看什么东西,而只是在刷而已。比如我父母的这代人,我告诉他们要多联通世界,上上微博,看看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你们会跟不上时代,越来越保守。但同时他们这代人也是最容易被互联网公司所收割的。甚至连我自己,明明什么道理都懂,都还会不停的刷手机。那就更别提年长一代的人了。

我是90后。可以说是Generation Z, 是随着线上社交崛起的一代人。很多跟我差不多的人,一起从QQ到微博朋友圈等等,都逐渐养成了一些习惯,并越来越期待互联网上“人气”给我们的满足感。以前是有多少人访问我们的空间,后来变成有没有人点赞转发。这种被逐渐培养起来的炫耀和虚荣,又能加深你对这些APP 的粘性,让你又更想继续使用来满足自己。

更严重的是,软件公司会做得非常的细节,逐步控制你的每一个动作。比如当你下拉刷新,新的东西出现在最上面。久而久之形成条件反射,你就会不停的看手机。你知道你只要一拉,就会有新的东西给你看。甚至你都知道只要手机一亮,就有新的推送。用户基本上会变的越来越没有抵抗力,逐渐变得沉沦。用户基本上就可以说是科技公司的小白鼠。

脸书从2016 年开始被美国的政客们注意到,他们竟然大到可以影响美国大选。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大数据,巨大的data。利用这些数据可以发展精准的人工智能模型,来预测人的行为方式。用户的每一次点击,在每个照片或页面上停留了多长时间等等,都在被这些公司所收集。他们是把这些数据卖掉了,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用这些数据做了什么。数据分析师先预测你是什么立场,然后再推荐一整套相对应的信息给你。这样的平台简直就是假新闻和阴谋论的温床。有的时候我们都怀疑为啥有人还支持川普啊,你们难道和我不活在同一个世界里吗?从社交网络里来看,也许真是。

用在政治上只是一个方面而已。更广义的是,那些数据精准的预测了我们是谁,看什么内容会产生情感并互动。互联网几年的用户对此应该已经不惊奇了,比如营销号其实不是真实的人类,发的东西都不代表他们,他们只是发东西吸引眼球而已,甚至让你生气来卷入这场论战。你们越吵架,他就越有流量,然后流量变现,每天循环一百遍。

另一方面你说软件公司有办法吗?他们也得活。就像我给软件设计做A/B Test做数据分析,我就算道理都懂又有什么办法呢。我的报告里就是要写哪个设计最让用户上瘾,让用户有最长时间留在那个界面,这就是我的工作而已。没有人会设计一个东西是让用户最短时间就离开的。不仅我懂,所有在这个行业里工作的人都懂。所以假如你问到底问题在谁身上,谁应该改变?我也不知道。但这个现象却又必须改变。几十个硅谷工作的白男,开一个小会做一个决定,马上就能改变上亿人的生活。长此以往,社会割裂,民主彻底失效,整个社会都会沉沦下去。

纪录片结尾呼吁监管。我对此有希望又很绝望。估计这会是长达10年甚至以上的战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