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催的后浪一员

悲催的后浪一员

墨茶去世,这世界的不公平超出你的想象

一个“没人看的B站UP主”——“墨茶Official”,在贫病交加中,死于出租屋内,年仅20岁。

他的人生轨迹,大致如此——


酮症酸中毒,一般由糖尿病,过度饮酒或过度节食造成。

和那些为瘦身过度节食致病的姑娘不同,墨茶应该是太穷了,穷到没钱买吃的,更没钱接受最亟需的胰岛素治疗。

就这样,孤零零一个人,在出租屋内,被病痛和饥饿,折磨致死……

一句话概括: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这种场景,就像19世纪巴尔扎克小说里描绘的……

因为这个UP主太微不足道,以至消息出圈时,很多人怀疑是炒作——怎么能惨成这样?

B站也紧急启动调查,想还原事实全貌。


但墨茶是真人,生长在凉山,患有胃病和糖尿病,在社会底层挣扎求生,现已去世,这些信息基本没跑。

02

略显讽刺的是,“墨茶Official”这个ID,属于一个“苏系”虚拟主播社群“夜校project”。

该社群内容创作主要是对前苏联时代及其社会主义建设历程的怀念和总结,成员以“无产者”自居。

他最后想到做UP主,也是社群朋友推荐,想趁内容产业红火,赚点钱糊口。

可直到去世前,粉丝只有三位数,视频播放量平均两位数。

但去世消息上热搜后,粉丝突然暴涨到80多万,而且还在飞涨……


这种关注,实际上是一种表态。

既是对墨茶不幸人生的沉重悼念,也是无数底层青年,对自身命运无声的呐喊。

刚过去的2020年,恰是决胜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年。

这样的新闻,很容易被人带节奏,往攻击政府和体制的方向走。

宏观议题,力哥说过很多,这里不想展开,就一句话:

没人能一口吃成胖子,今天中国还有很多穷苦百姓,但和中国历史上任何时代比,今天还吃不饱饭的底层穷人比例都是最小的,并且中国正在一步步变得更好,穷人相对越来越少,中产富人相对越来越多。

03

看到这个新闻,我灵魂真正受触动的,不是国家体制、社会保障、贫富差距这些老生常谈。

而是内心有一种声音,呼唤我,应该担负起更多社会责任。

老荔枝可能还记得,我很早就说过财务自由后的三大人生追求——

环游世界、投身慈善、传播信仰。

过去两年,我基本摆脱了财务焦虑感,只要愿意,随时可以结束自媒体事业,和大家说再见,全身心投入那三件事。

后来我发现,立Flag是件很幼稚的事。

你的人生,并不会因为你赚够多少钱,或做了某个决定,或换了个环境,从此一切推到重来,和过去彻底告别,好像曾经种种,都不复存在。

因为人生是一场连续剧。

昨天的因,今天的果,今天的果,明天的因,互为因果,纠结缠绕,没法说断就断。

这两年,你们也看到了,我到处东奔西跑,开阔视野;

这两年,你们也看到了,每年99公益日,继续加倍捐款,资助更多“珍珠生”上高中;

这两年,你们也看到了,我继续冒掉粉被喷的风险,在理财号上,时不时分享我的信仰感悟。

这三个追求,我一直在推进,只是没全时间做。

因为我发现,继续做好自媒体,既是我的兴趣,更是我的责任。

我很享受写作,享受知识输入、加工、再输出的过程。

哪怕4小时的直播,从人类起源聊到中国命运,能和你们分享交流我对理财和世界的最新理解,也让我感到很享受。

运营自媒体过程中,我也不知不觉改善了更多人的生活,影响了更多人的认知,提升了更多人的能力,也为社会创造了更多就业。

这些,都是我担负起越来越多社会责任的表现。

可我对世界理解越深刻,对穷人的悲悯之心反而越强烈,对买房、炒股、打新、套利、薅羊毛这些行为的厌恶感,也越强烈。

因为我很清楚,这是占领认知高地的人,肆意收割无知者和穷苦者的镰刀,我虽然改善了一部分人的财务状况,也拉大了穷人和富人的财富差距。

哪怕我知道,价值投资本身也创造增量财富,对社会有积极贡献。

但我眼见的真实世界,真正做价值投资的,凤毛麟角。

大多数人的投资行为,都是相互收割

认知上的强者,有能力通过自身奋斗,改变命运,更容易信仰右派。

但我眼见这世界,太多人,拼命奋斗,还是无力改命。

有时,是天赋不足;有时,是时运不济;

更多的,是打一出生,就是super hard模式,没有任何机会,靠自身改变什么。

没人能在关键时刻,给他们指点迷津。

即使指出了,他们也无力走出。

墨茶的一生,就是这种被命运紧紧遏住咽喉,无论如何努力,都摆脱不了悲剧命运的写照。

所以这两年,我的价值倾向,也从坚定右派,逐渐左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