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2253 

擴散|樂生行動:10/25 官僚不給路,我們自己走!

來喵

在最積極的那幾年裡,參與最深的(但說實話也沒多深)可能是樂生了;也是在那個時候,也走過這樣一條長長的、從樂生一直到市中心的路途。現在想來,已經斑駁的是到底那些日子裡的那些事情,究竟在什麼樣的熱情下而行動,更多的是一種嘆息:如果沒有這些那些可能我不會是現在的這副樣子——但更好或更壞也無從說清了。

“Boy Erased”(2018)

來喵

平庸。故事說得不錯、演員也基本在線,總體無甚精彩之處。大抵如走出埃及這類邪教組織依舊存在,便仍有千千萬萬男孩女孩繼續受難吧。運氣好的活了下來,而不好的便被拋擲於千萬種不同的厄難。那些最極端的反同者往往藏身於最深的暗櫃,但若前述被一再驗證而成真理,那這個櫃可能也是名存實無了。

《来る》(2018)

來喵

荒謬至極而成壯美。*** 見到所謂比嘉巫女的出場,不禁使我懷疑是否又是一部賦予島嶼超能力而拯救一切的套路;但全然不是,最後的盛大祭儀那各式儀軌,使得巫女所說話語展現意義:無關乎血脈而是依靠自身獲得力量。不知原著如何在系列作中設定她們,但於我的確電影是成功避開了東方主義的風險。

“Capernaum”(2018)

來喵

孩童的掙扎與早熟無疑是它成功的要點之一。那些設身處地自己在那個年齡、處於那樣環境八成也不會做得更好的情境,使人心揪而鼻酸;而另外一方面,身處電影院旁觀它人之痛苦的自己,如此道德愧疚,更令過度批判顯得廉價而輕率。*** (中文)廣告與文宣將重點放在男孩對雙親的控告之上,但對我而言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