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oon Cat

隨心而發的創作 如果喜歡的話,還請多加支持

夢中的海與祭品

簡介:

一個名叫奧爾瑟雅‧懷特(Althea White)的小女孩有一個很奇怪的能力,她能透過夢境而預見未來會發生的事情,而且她所夢到的事情都很準確。她那唯一的父親知道後,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子覺得驚訝,反而是覺得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他覺得這種特殊的能力不會危害到小女孩。

年僅只有十二歲的她,靠着這種特殊能力,幫助身為警長的父親懷特破解了連環殺人案,以及了解案件背後的未知事情;而懷特警長卻沒有意料到,正因為他的女兒擁有這種特殊能力,正好連續兩次都救了他的命,破解了連環殺人案,同時他也意識到一些事情--



正文:

19XX年的秋天,在A國的某座臨海城鎮,發生了一起連環殺人案件。有不少受害者被殺手殘忍殺害,屍體被肢解並被殺手隨意丟棄在海灘邊。民眾憂心忡忡,害怕下一個受害者是自己;

而這宗案件,自然就是交給鎮上的懷特警長跟進。

 

19XX年9月7日,警察局。

「懷特警長,」一個年輕的警察搬來了一大堆的文件進去辦公室,把文件放在辦公桌子上,「我帶了不少關於這宗案件的描述和十一名死者的資料回來。」

坐在辦公椅前的男人點了點頭,問年輕的警察:「法醫那邊,有查出過什麼嗎?」

「有的,法醫說死者均被同一種兇器所殺的,是柴刀……兇手也是用柴刀對死者的屍體進行肢解。」他又繼續匯報:「而且,法醫在切口處上驗出有毒物質,推定兇手是在刀口上塗抹了有毒物質再肢解死者,然後把屍體丟棄在海邊。」

懷特警長低頭深思,他隨手翻看受害者們的資料,受害人們之間貌似毫無聯繫,但他發現,這十一名的死者,他們都是有家庭的人;其次是,兇手會把死者的屍體丟棄在海邊,彷彿是在做某種儀式,他一時之間覺得背脊發涼

年輕的警察正當想再說下去時,他撇眼一看,看到旁邊有個小女孩坐在沙發上看書。小女孩察覺到自己被人看着,好奇地抬頭,同樣也看着年輕的警察。

「警長,她是……?」

「我的女兒,奧爾瑟雅。」懷特警長說:「今天帶她來警局,方便照看她而已。」

懷特警長的妻子在三年前病逝,那時候奧爾瑟雅才九歲左右,懷特警長就自己一個人照顧着她;跟她的母親一樣,奧爾瑟雅同樣也有一雙藍色的眼睛。

「原來如此……」年輕的警官沒再多說些什麼話。

「您先出去吧。」懷特警長說道,他彷彿知道了什麼事情,不方便讓年輕的警察知道。

對方沒有猶豫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辦公室並且關上了門。

奧爾瑟雅很好奇,走到懷特警長的身旁,輕聲地問:「爸爸這是要捉壞人了嗎?」

「是的,」懷特警長淡然地說:「我覺得這個壞人對大海有一種執念。但白天時我安排手下去海邊沿岸的民居調查,也沒有任何的發現。」他嘆了口氣,翻看不少的檔案,想找出蛛絲馬跡。

「得要盡快在下一個受害者出現前,找到這個兇手......」懷特警官緊皺眉頭,這宗案件已經糾結了不短時間,兇手的行蹤飄忽不定,難以找到他的藏身在哪裏。

奧爾瑟雅看着她的父親因為查案而煩惱,心裏很想幫助她的父親。

當天晚上,正當懷特警長還在為案子而煩腦時,奧爾瑟雅則是在睡夢中;當然,那並不是什麼一場好夢--

在夢裏,奧爾瑟雅看見了一個留長頭髮的男人在城鎮裏徘徊,但她只能看着對方的背影;男人來到了一間準備要打祥麵包店,一個男性店員正在收拾東西打算離開;他就一直呆在門外,在等待着機會。

店員察覺到背後有人,於是轉頭一看,說:「先生,不好意思,我們要關門了,明天要買麵包的話就要早點來。」

男人沒有回應他的話,而是問:「你是......科勒嗎?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的人。」

名叫科勒的店員撓了撓頭,「是的先生,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男人不停地碎碎念,說着:「第十二件祭品......做成麵包......獻給......母親......」

「什麼祭品?」科勒明顯害怕起來了,男人沒再多說,直接從衣服的口袋裏掏出繩子勒暈了科勒。此時的奧爾瑟雅看到這場面幾乎要忘記呼吸,但她還是繼續觀察下去,怕自己會錯過了更關鍵的事情。

男人拖着科勒的身軀拖到城鎮不遠處的山林上,來到了一間小屋。他從小屋裏拿出了柴刀,在刀口上塗抹一些黏液,再三確認科勒還有微弱的呼吸後--男人拿起塗上黏夜的柴刀,把科勒給活生生剖開了。

這讓全程看得一清二楚的奧爾瑟雅想尖叫,她用盡力氣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會驚動到男人;男人發現不了,也無法發現到奧爾瑟雅的存在,他沉迷着把眼前的屍塊弄成像中空麵包,單是想到能夠「獻祭」給海洋,他的四肢已經流露出狂熱的躁動。

男人一手拿着用黑色袋子包好的內臟,另一手拿着另一個袋子。透過山林裏的捷徑,他很快就來到了海邊,他把兩個袋子裏的東西同樣也灑在海邊,祈求海浪會帶走它們--他在沙灘上跪下,嘴裏唸唸有詞的,像是一名虔誠的教徒,而奧爾瑟雅則是只聽到了其中一句:

「......神啊,請救救我。」

正當男人準備轉身時,奧爾瑟雅還沒看清他的樣子,剛好夢醒了。

凌晨四點。

奧爾瑟雅坐在床上,她的額頭上流滿汗水,她回想剛才她所夢見的一切,難免會感到幾分顫慄。

剛好,打算回房休息的懷特經過,看到自己的女兒滿頭大汗,擔心地問:「奧爾?怎麼了?」

奧爾瑟雅心裏有很多話想,但腦子一片混亂的她斷斷續續地說出:「我看到......我看到一個、一個叫做科勒的先生被人殺了!!!」

「?!」

奧爾瑟雅除了遺傳她亡母的藍色眼睛外,也遺傳了她亡母的特殊能力--透過夢境預見未來的發生,而且所夢到的事情均會準確發生。知道女兒擁有這種特殊能力的懷特,並沒有太大的驚訝,反而保密不讓任何人知道女兒有這種能力。

「科勒?」懷特沒在死者名單上聽過這個姓氏,很快地他推斷奧爾瑟雅口中所說的科勒是新的受害者。他沒多想地就快跑去客廳打算打電話去警局,心想要阻止悲劇的發生。

然而,當他拿起話筒撥打給警局,另一頭出現的聲音已經破滅了他的想法--

「懷特警長?正巧想打電話給您,我們又在海邊發現到屍體,叫科勒。」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