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三月,陽气動,靁電振,民農時也。物皆生,凡辰之屬皆从辰。

從豐縣到香港,我們在抗爭什麼?

發布於

今天,港人正從港島兩邊夾擊,入夜後,人們設置路障,隨後散去,這似乎已經形成了一種模式。

大陸這兩個月以來也形成了一種模式,支持香港的,與反對香港的,每天等待著新的消息,警察的過分舉動,抗議者對大國威儀的損害,形成雙方爭奪的基礎事實。

但今日猝不及防的,被江蘇省徐州市豐縣的一樁“小事”,徹底帶走了注意力。事情本身並不複雜,豐縣一對教師夫婦,因為女兒在學校受傷事件與校方難以達成一致,因而有上訪舉動,隨後受到當地教育部門和警察局的刑訊逼供、無端處罰、長期監視、限制自由,終於難以忍受,準備以死博得關注。

對大陸瞭解的人會記得,大概10年前,2009年前後的微博上,每週都會有這樣的新聞。隨2012年習近平(天,現在我才發現是多不習慣直接打出他的名字,我會慢慢習慣的)上臺後,此種新聞銷聲匿跡。當然今天我們知道,銷聲匿跡的原因並非因為暴力截訪不再發生了,而是因為暴力截訪作為新聞不再允許報道了。

到此,我們明白了兩種罪行,暴力截訪,新聞審查。

當然,我們要抗爭的,遠不是這個。

微信上有人開始和我有了爭論,我其實十分驚訝,這件事竟然還有別的道理可講。此人的理解是:

(以下部分為了安全緣由譯成英文,安全緣由是避免被搜索聊天記錄,我會作出如此荒唐的事情,也可以當作大陸已經是個多麼可怕地方的例證了吧)

“Their kid were hurt by other kid, instead of seeking compensation from the parents of the perpetrator, they turn to school and education bureau and blackmailing for money. These guys are not good.”

我回覆:“Even they are wrong, they should be sentence and punish by law.”

他的回覆非常“老練”,是:“It's because you are not familiar with grassroots.”

我回覆:“So you mean the government have no choice but to do this?”

他的回覆更加的“老練”:“I'm disapprove violence towards citizen, but I also against unruly pursue of compensation, they are both wrong.”

我接著問:“Doesn't any party have a more principled, fundamental mistake? Both of them are have an indentical serious mistake?”

他回覆:“I think that both sides have same level mistake. If the parents go through proper civil procedures, they can avoid all the misfortunes in the text.”

請讀者耐心一點,我當然會說到與香港大有關係的方面。

在這位的回覆中,我們看到一種常見的邏輯,或是一種常見的“捍衛官方”的方式,那就是“受害者其實也有錯”。可能在劉強東的案件中,這也是捍衛劉強東的方式,那位女生似乎也有錯。在這裡,這件事與香港的問題建立了聯繫,很多大陸人在講:我們支持抗議,但我們不支持暴力。“暴力”成為了抗議者的道德瑕疵,也就成為了捍衛當權者的有力證據。這背後,與這位對話者有相同的邏輯,天下的“錯事”無大小高低之分,“錯就是錯”,錯誤前後的因果關係未必重要,錯誤的劇烈程度未必重要,只要找到“雙方都有錯”,那麼就可以各打五十大板,同時,提出問題那個人(香港抗議者,豐縣自殺者)的主張,也就沒有支持的立場,因為你也犯了“錯”。

到此我們明白了三種罪行,暴力截訪,新聞審查,犬儒主義。

還沒完。

從2012年習近平上臺開始,暴力截訪新聞就銷聲匿跡,何故今天這篇文章到現在還在微信朋友圈上好好的,收穫超過10萬的“在看”(這還是我第一篇看到的“在看數”超過10萬的文章),這其實非常蹊蹺。按照日常審查強度,這篇文章早就刪了。

除非一種情況,體制並不想保護豐縣教育局或警察局,更大的可能性,體制並不想保護徐州市,或者江蘇省的某位,或某些官員。在“掃黑除惡”的大背景下,這些官員若本就要遭到懲處,有這件事作為民意的基礎,一旦動手,肯定萬劫不復,說不定要上新聞聯播謝罪的。

引發眾怒,將其當作懲處官員的基礎,也並非新鮮事。到時候中央鐵拳降臨,老百姓們又覺天恩浩蕩,黨是真的關心人民群眾。至此,在全國各地,這場其實是壓制基層反對情緒的“掃黑除惡”運動,又可以更加順利的在各地實施。

到此我們明白了四種罪行,暴力截訪,新聞審查,犬儒主義,虛偽正義(其背後是人民對“好權力”的期待)。

嗯,到這裡,幾乎已經形成一整套“管制術”,暴力解決問題,選擇性事實控制局勢,犬儒主義消解矛盾,虛偽正義贏得統治的正當性。在香港,就還差最後一個。

而這場名為『時代革命』的抗爭,當然抗爭的不僅僅是限制暴力,新聞自由,社會真相。不是換個特首,絕不僅僅是落實雙普選,然後市民各回各家,各得其所,選出議員,重回世界最發達的官僚社會。

在抗爭中已經形成的這股力量、組織方式,更重要的,所有人的心態,對社會的重新關注,壓制抗爭中的私慾和衝動,並廣泛的爭取社會一切人的關心和參與,形成的這場夏日風暴。要我說,真正抗爭的,是犬儒主義,和等待天恩浩蕩的軟弱。是一次課堂上,書本中都不可能有的“政治哲學教育”,將徹底培養出一代有擔當,在長期持續的抗爭中歷練的年輕人。他們當然不僅僅是更勇敢了,更關心社會,更懂得怎麼運用社交網絡組織一場運動。他們徹徹底底成為了更好的人,或者說他們至少擁有了徹徹底底成為一顆更偉大靈魂的機遇。

而這樣的靈魂,才能徹底的克服犬儒,克服晚期官僚文化對於“責任”的逃避和對於體系的依賴。真普選給我們好的“民主”,但“民主”的問題我們也看在眼裡。但誰說,這一代香港青年,在真正長期戮力抗爭,克服了暴力,克服了貪婪,克服了惡政後,不會真正徹底的克服犬儒主義,克服我們對系統化官僚體系的依賴,克服我們對“分工社會”的必然想象,在這個700萬人的城市,真正走出人類的下一步。

我想,這場革命的真正內核,其去中心化的特徵,和之前口號中蘊含的一切,不僅僅是一場對暴政惡政的反對,更是站在後資本主義文化的心臟——香港,對於現代性中蘊含最深的文化疾病的一次徹底抗爭和克服,在這場暴風之後,可以展望的,是個遠大於“雙普選”的新世界。只要每個人克服了他內心難耐的虛無和犬儒,對責任的恐懼和逃避。

那麼這場『時代革命』,就不僅僅是對香港的復興了。

----------------------------------------------

這兩個月感慨良多,也很羨慕港人,最近嘗試在這裡多寫一些文章。

香港加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