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夢者

【二創小說】032 幕後主謀

序章 - 白霜世界(一)

“呼....終於搞定了.....“

馬克此刻就像是一個連續經歷了百次高潮後,感嘆著倖存下來的那般刺激 。

"你小子不簡單啊,倒是我小看你了。" 一旁的傑洛特抓著女妖黑灰的頭髮,提起她的頭顱看向癱軟的馬克說道。

”我就說你帶上我不會後悔吧。“ 馬克用著一副我快死但我驕傲的臉龐說道。

”嗯,你倒是真有幾分成為獵魔人的潛值呵呵。“ 傑洛特不吝嗇讚美地說。

”嗯?長得帥?“馬克調皮的說著。

”你要這麼說我,我也不否認。“傑洛特聳了聳肩,贊同了馬克的話。

”呿..... 讚美我自己,竟然爽到你。 ”馬克無語問蒼天的說。

”是說,你那武器到底怎麼做的?那明明是一把匕首,怎麼就那樣炸開了?“傑洛特很是在意的問。

”哈哈哈!匕首形狀的手榴彈沒見過吧?“

”手榴彈?“

”原理很簡單,就是設計一個卡榫,當你拔掉匕首手柄時,卡榫會像火柴被摩擦那般,在內部產生出火花,進而點燃空匕首內的引線,而引線的盡頭雖然只是放了一枚小鞭炮,但鞭炮爆炸時卻會導致整根匕首裡塞滿滿的炸藥粉一起爆炸。而為了對付女妖,我特地將炸藥粉裡填充了許多銀粉,刀身也參雜了銀條。

另外,為了讓匕首的手柄更好脫落,刀鋒還設計了無數的倒鉤,讓對方要拔出匕首時只會拔出刀柄,這武器可是花了我不少金幣啊。“

傑洛特這倒是有聽沒有懂...... 但不明覺厲的敷衍說道 ”嗯,感覺很厲害。“

”算了..... 感覺以後有機會畫圖給你看吧......“馬克看著敷衍的傑洛特,滿臉無奈。




”嗯?有人來了!“本來跟著馬克一搭一唱開著玩笑的傑洛特突然眼神一縮的說道。

”媽蛋!誰啊?這時候來,真會挑時間,想撿人頭也不是這樣的吧?“傑洛特雖然不懂馬克的形容詞,但也不阻礙他理解馬克的意思,隨即笑著問道” 小鬼,你還起得來嘛?“

”你當我是你啊!大叔,強得跟怪物一樣。而且你不會500奧倫都收了,連背一下我都不肯吧.....“ 馬克氣得笑罵到。

傑洛特聽聞後一臉無奈搖搖頭將馬克抱起。”臥槽! 別公主抱啊!大叔!太噁心了......   Shit!!讓那醜怪物的頭離我屁股遠點啊!!“ 馬克一邊吐著血,一邊大聲嚷嚷地說著。

”再吵自己下來走!“傑洛特被馬克吵的好似臉上掛滿了無數的黑線....

兩人朝著來人腳步聲的另一個方向出口跑去,只不過,才剛走幾步路的傑洛特就停下了腳步。

”嗯?怎麼了?“馬克小聲問到。

”被包圍了,四個出口都是人。“傑洛特回應。

此時,馬克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說道 ”喔!看來狐狸尾巴總算願意露出來了。“然後問向傑洛特說”傑洛特,如果他們都是軍隊的士兵,這數量,你一個人跑得走嘛?“

”嗯?你要我拋下你?“傑洛特皺眉問向馬克。

”我自有辦法可以走,但我可帶不了你。“馬克很是有信心地回到。

”是沒問題,如果你確定的話。“傑洛特沒有懷疑馬克,畢竟稍早殺女妖前,馬克就是這麼說的。

”行~那我們聽完老狐狸的哀嚎再走吧!“ 隨即傑洛特抱著馬克,坐到了原本應該裝著雅坦皇后,卻被女妖拿來當床睡的棺材板上。

奇怪的是,此時這畫面就像聖母瑪莉雅抱著耶穌基督那樣,只差背後沒有發聖光。

”我說,大叔,你先放我下來行不?你這動作讓我剛吞下的血又想吐出來欸...“傑洛特聽聞嘴角又默默地抽了兩下,好似在忍耐到底要怎麼樣材能不揍馬克,隨後將其也放在旁邊坐著。



幾秒鐘後,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從四面八方的樓梯傳來,隨即就是約莫20人的軍隊,人均拿著一根火把及長槍衝入皇陵中。

傑洛特因為剛才已經從馬克的口中聽到了來人是軍隊,因此也沒有驚訝,只不過他還是不知道軍隊出現在這幹什麼。

”看來.... 果然是王宮禁衛軍啊!就只差正主了。“馬克看著軍隊鎧甲上的圖案說道。

”叩!叩!叩!“一個木製鞋底的腳步聲從正前方的樓梯上傳來。馬克看著樓梯下來的人,後者頭上套著像是深藍色絲襪般的罩子,頭戴皇冠,一席華貴的長袍披在鎧甲上,奇耙的穿衣風格好似怕別人不知道他地位特殊一樣;當然,馬克雖然沒見過,但用膝蓋想也知道來人正是太莫利亞現任國王 - 弗尔泰斯特。

弗尔泰斯特看見一大一小兩隻坐在自家祖先跟老婆石棺上的馬克與傑洛特,先是腦殼上像有個暴怒符號一樣,隨後皺了皺眉頭,語氣不耐煩地問到”女妖呢?獵魔人!“

”國王,看來你騙了我。“傑洛特說道。

”我說女妖呢!“弗尔泰斯特又是一聲問到,但是這次換成了怒吼。

但傑洛特依舊只是盯著弗尔泰斯特,沒有說話也沒有露出一絲畏懼。

”給我說!你們到底把雅坦弄到哪去了?!“

“哦~我好像知道了什麼。”馬克突然露出一副高深莫測又欠扁的模樣說道。

“嗯?你知道了什麼?”傑洛特也沒理會國王,只是看向馬克問著。

“這狗子是在養著女妖玩呢!口味真TM重。” 馬克的一語倒是驚了傑洛特好幾下;同時連帶著一旁幾個不長眼的禁衛軍也忍不住地露出幾個笑聲。

“大膽!!!你小子什麼人!?”弗尔泰斯特怒吼道。

“我?我姓靶,箭靶的靶,單名一個字,拔蘿蔔的拔。”馬克驕傲地認真說道

“靶拔?”國王下意識地直接唸出來。

“乖,叫得真香。”馬克笑著說。

“哈哈哈!便宜被你小子站的方方面面。” 一旁的傑洛特聽的開懷大笑,而禁衛軍們則是又一陣痛苦的憋笑。

“你竟敢......來人啊!給我拿下這大膽的....。”

“等等,我說身為一國之君,你好歹是一個領導,起碼也得向所有士兵解釋一下你為何養著一個妖怪吧!?”馬克伸手示意對方打著,並刻意利用群眾之力加激將法對弗尔泰斯特質問到。

“你好大的膽子!雅坦是我親妹妹,是一國的公主,你竟敢說他是妖怪!” 弗尔泰斯特瞪著馬克說道。

”好吧~那我就當他只是生病,你倒說說她生的是什麼病?還有!為何生病的七年來你都放任他發作?你從實招來坦白從寬!我就把你妹放了,否則我直接一刀直接宰了她!“馬克沒有一點退卻,只是假裝女妖在石棺裡,拍了拍屁股地下的石棺,逼著國王。

”你....你好大膽子..... 敢逼朕!國王咬牙切齒地跺腳說道。

“事實不是擺著嘛?廢話啥!”馬克滿臉不耐煩地說道。他真不懂這些古代的國王腦子是怎麼長得?明明話語權不在他們的身上,還可以講話那麼囂張,擺明欠教訓....

“好! 我說。你最好信守承諾!“ 弗尔泰斯特哼的一聲後,緩緩說道他的理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