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夢者

【二創小說】030 噩夢般的差距

序章 - 白霜世界(一)

馬克光是站在樓梯口,就已經能聽到從黑暗的地下室中,傳來的那陣陣嚎叫聲與刀劍批砍在的聲音。

馬克吞了口水,嘗試的在褲子上擦了擦自己手心的汗水,繃緊了每一根神經走下樓梯。

進入黑暗中,除了那以燃燒瓶為圓心方圓三公尺的距離之外,基本超出就是一片黑暗。“Shit.... 真不知道傑洛特到底是怎麼看見東西的,難怪都說獵魔人是變態.... ”想著剛才傑洛特連個火把也沒帶就進到地下室中的畫面,馬克一邊摸索著前方一邊罵到,好似這樣可以讓自己不那麼害怕一樣。

馬克聽著自己強烈的心跳聲,他知道自己終究還是無法克制生理上的恐懼感.....  



“砰!”前方突然遠處傳來一道東西飛出撞到石磚牆壁上的聲音,馬克可以聽得出來,那是類似人體的物質砸到牆上才會有的沉悶聲,伴隨來的還有石牆倒塌後碎石落在地上滾動的聲響。

“磅!” 又是一聲巨響,但這次卻是鐵器或利刃撞擊在一個如硬塑膠殼上才有的聲音。

"傑洛特?" 馬克試探性地發出問聲。“啼!” 他還沒得到回答,突然只聽到一陣刺耳嚎叫聲又他正前方約莫十公尺處傳來。

但當馬克還沒好好想清楚高頻的叫聲是怎麼發出來之際,身體就被一股伴隨聲音而來的詭異力量硬生生撞飛五公尺之遠。

同時,才剛落地的馬克除了被正面衝擊的胸口痛以外,更是一陣頭痛欲裂,即便在黑暗中,他也能清楚感覺到雙耳跟雙眼鼻子似乎都已經滲出了滴滴鮮血。

而那些原本拿在手上,以及背在身上的燃燒瓶都被噴飛,摔破一地。慶幸的是,那灑落一地的酒精,卻也讓火焰頓時點燃馬克周遭方圓十尺的所有面積。

火焰中馬克,感受著頭暈目眩的效果,好一會才緩過頭來,但張開雙眼再次看向周圍的馬克,卻發現在他眼中,所有的事物幾乎都化為了疊疊重影,他極力地試著透過四周的火光去尋找傑洛特與女妖的聲影,但卻一無所獲。

“待在火圈裡別出來!” 大概是左方,喔不,也可能是右方,馬克試著判斷著傑洛特喊聲傳來的方向,他這才發現不只是視覺,腦袋中已經暈眩的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處了。

雖然馬克本來就有過心理準備,認為女妖大概很厲害,但沒想過自己連對方的樣子都沒見到就被一陣搞得連站都站不穩,看都看不清.....  

馬克透過火光,看見右方的遠處似乎有著數個重疊且不斷揮舞著長劍的人影。“那應該是傑洛特了,但女妖呢?“馬克忍著頭疼好奇地自問著。



”嘻嘻嘻嘻!”一個像是女性尖銳地笑聲輪流從四周傳來,對,就是四周,馬克也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失去了辨別方向的能力,還是對方真的能在一秒內從不同方向傳來聲音。“可惡..... 這就是所謂噩夢級試煉嗎...... 看來是我太看得起自己了..... 馬克一邊感受著嘴裡溫熱的鮮血,一邊想起了當初試煉的評級。

面對這樣的無力感,一種好似不甘心,卻又說不出口的感受,就像是身處在高樓上遇見地震時,知道原來生命從來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時的樣子。

聽著四周的女性笑聲與傑洛特的吆喝聲,以及夾雜著金屬或利刃切割在皮膚上的聲響,馬克也不知道是傑洛特砍傷了女妖,還是女妖劃破了傑洛特。



“你就這點本事嗎?女人!”在馬克分不清方向的遠處,傳來傑洛特再次吆喝的聲音,這除了讓馬克知曉戰鬥還沒結束以外,也提醒了他自己應該重新振作起來...

“看來他們還在戰鬥,我還得為亨利報仇呢.... ” 馬克用袖子擦拭了鼻腔與嘴裡流出的鮮血,穩緊了匕首劃破自己的右手掌心,想讓疼痛使自己稍微清醒些。

此時,馬克閉上雙眼,決定不再用模糊的視線看東西,他清晰地感受到周圍的火光似乎在蠢蠢欲動。

“你在幹什麼!不要主動吸引他!”遠方傑羅特急促地罵到。馬克當然知道他的意思,自己手心滑落的血液味道對女妖簡直就是黑夜裡的太陽那般有吸引力。

但此時的馬克彷彿進入無人之境,像是四周的時間停止了一般,仔細地感受周遭溫熱照映全身的火焰。



“啼-----” 突然又是一聲鳴叫,馬克沒有睜開雙眼,他也不清楚聲音是哪個方向傳來的,但他卻能清晰地感受到正後方本來灼熱的火焰的溫度,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阻擋了一個瞬間,這個瞬間,他知道女妖從後方來了!

女妖穿過火焰正對著他襲來!馬克既沒有閃躲也沒有蹲下,而是快速地轉身然後睜開雙眼,嘗試看見女妖的身影。

“磅!!!”一道劇烈的震動與聲響傳進馬克耳中,他知道自己被女妖攻擊了,那是一記快到他看都看不見的攻擊,連他的雙眼和瞳孔都來不及閃躲和閉合,不過,他卻一點事也沒有,反倒是意外地見到自己周身突然出現了一顆黃色球體般的屏幕特效,只是屏幕只出現不到半秒就隨著爆裂的聲響碎裂開來。

馬克明白剛剛那瞬間,自己是激活了那枚界珠!

隨即,馬克沒有浪費這得來不易的反擊機會,他看著被屏障爆裂後反作用力微微震開的女妖身影,抓準了對方一擊未果又尚未隱身的時機,朝其胸膛刺去。

可惜,即使馬克幸運地扛著了女妖的第一招,他仍舊不明白,自己的動作在女妖眼裡,慢得就像是舊時代的電影幻燈片一樣..... 女妖只是一個閃身,就消失了在他的面前。



正當馬克抓緊匕首揮空之際......  

“砰!!”馬克好似又聽見一個撞擊聲和骨裂聲,不過這次聲音卻是從自己的背上傳來。

隨後,馬克只覺得眼前一花,以及一陣錐心刺骨的劇痛從後背傳來,他感受著疼痛,嘗試睜開他那持續流出不知是血還是淚的雙眼,驚訝地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飛離了火圈的中心,還摔在了一面破碎的只剩基座的牆邊,就是不知道這面牆,到底是是他剛剛飛出時撞碎的,還是本來就碎的。

背後的疼痛讓馬克全身無法發力,甚至連想站起來的力量都使不上來,他只感覺到頭暈噁心與不斷嘔吐的感覺,然而吐出來的除了鮮血之外還是鮮血。

“小鬼!”傑洛特在遠處叫到。

只是馬克似乎什麼都沒聽見,他帶著有氣無力的身軀趴在地面上,火光映照在他的瞳孔中,同時也將傑洛特的身影照在他眼中。

此時的馬克唯獨聽到的只剩下自己一下下越來越緩慢的心跳聲......  就在馬克以為自己像是要死在這的時候,他好似感受到一股不知名的聲音在腦海中叫著他.....



“天行!馬天行!醒醒!”

“嗯?這裡是?” 一道刺眼的陽光照進他眼中,他感覺自己好像剛從一頓很長很長的睡眠中甦醒了。

視野中,一個模糊的臉龐逐漸清晰,那是一個他既熟悉又陌生的美麗笑容。

“你怎麼搞得啊!在自己家裡也可以睡覺睡到二級昏迷,你知不知道阿姨擔心你擔心的不得了啊!”

“你是......依..... 依蓮娜?我這是在做夢嗎?你不是在上海公司工作,怎麼突然在這裡?” 天行疑惑著問。

“當然是聽到你車禍重傷,又一度陷入昏迷,擔心所以回來啊!”依蓮娜嘟著嘴氣呼呼地說道。

“可是我明明就.......” 馬克瞬時滿臉矇逼。

“什麼可是不可是的啊!我回來看你欸!不好嗎?”依蓮娜用疑惑又擔憂的表情說著。

“呃....也不是,就是慶幸,呵呵,慶幸自己竟然還活著。”天行傻笑著說道。

“什麼跟什麼啊!你待著吧!我去叫阿姨跟叔叔他們進來,他們可擔心的要命。”依蓮娜說著後就要離去,天行卻伸手抓住了她,說道“依蓮娜,別走,就這樣,陪我一會。”

“嗯,好。”依蓮娜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用他那甜美的微笑著點頭答應著,而天行安靜地詢問著依蓮娜這近乎兩年來在上海的生活、工作、朋友,以及那些好似對他有意思的男性,天行只是靜靜地聽著,笑著,感覺著依蓮娜的聲音與美好,此刻天行感覺時間似乎停止了一般。

“大致上就是這樣...... 其實上海的生活跟台北其實差不多,如果你哪天來了,除了文化上可能要適應一下每個地方的不同,起碼食物不太需要適應。”依蓮娜笑著說道。

“嗯,有機會的哈哈!”天行笑道,隨後似乎想到什麼,問到“你父母呢?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回去看一下他們吧!在妳離開台灣前。”

天行記得自己五年前曾答應過依蓮娜,等他畢業後兩人就去上海找工作,依蓮娜在上海有著一間自己夢寐以求的公司;而天行,雖然他只想繼續讀讀物理生物研究人生,但沒辦法,有時候為了自己的愛人,工作賺錢好似也是一種生活,反正學習怎麼樣都能學。

“好啊!等你出院吧!不過..... 你的腳.... 算了,我先跟你介紹一下我朋友吧!” 話說著,門外剛好就進來了一位男士,男士穿著一身寶藍色西裝,有著一頭帥氣的金髮,更有趣的是....他的臉龐讓天行感到既陌生又親切。

“他是這次陪我回來的朋友,他是我部門的同事..... "

"羅伯特 ? ?"馬克矇著一臉,睜大眼睛直直盯著對方,下意識地說出了自己夢裡表弟的名字。是的,面前的金髮男士,長得一臉就是那富二代羅伯特的臉龐。

"嗯?你....你們認識??” 依蓮娜滿臉詫異,完全不理解天行是怎麼認識對方的。

”呃,不認識哈哈...哈哈,可能是以前透過朋友的臉書看過他的檔案吧?“ 天行立即否認解釋到。

“喔喔這倒是有可能,因為他其實以前也在台灣長大,父親是台灣人,不過母親是英國人,聽著我要回台灣一趟,順便一起回來了。”

“啊?真的是羅伯特?” 馬克看著眼前西裝筆挺又談吐得體的男士,簡直越看像自己夢裡的表弟.... "臥槽..... 他不會某種意義上真成為我表弟了吧...." 馬克突然感覺頭頂有點涼,那是一種男性生物本性帶給他的威脅感。

“呃,你好,羅伯特是吧?謝謝你陪依蓮娜回來一趟。” 馬克尷尬地笑著說道。

“沒事,我很開心能陪她回來。”羅伯特謙謙有禮的說道。

“天行,你們先聊!我去叫阿姨他們進來。”說完,依蓮娜就出去了。

隨後,看著依蓮娜離去,那名男性笑著看向天行說道 “我相信,你知道我為何陪他回來,我就不多說了,我現在是依蓮娜的朋友,也是他的追求著,你一直都沒出現在上海,放著她一個人在那待著那麼長時間,你應該也早有心理準備了吧?”

“這..... ”天行沒說什麼,因為此刻他還在被自己那夢境裡的記憶混淆著,看著面前的這張臉,想著夢裡的傻表弟,馬克搖了搖頭,此刻他真的有點矇。不過回過神來後,馬克吐了口氣,靜靜地看著病床上自己的雙腳,他能發覺到自己的雙腳一點感覺都沒有......

羅伯特見馬克一直搖頭,以為他是不服氣,便繼續說道 ”你好好躺著想想吧!你也不需要去上海了,即使去上海,你這殘疾的身體收入,養得起依蓮娜嘛?你是要滑著輪椅載他上下班?還是滑著輪椅每天送便當?”馬克聽聞羅伯特的話後,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

“不用這麼看我,這世界就是這樣,本來就是不公平的,這就是你的命運。”面前的男人笑著說

“我說表弟,呃....不是,是羅伯特。首先,也許對依蓮娜而言,理性上來說,目前你的確是她目前更好的選擇,但他在我心裡仍舊最特殊的一個存在,至少在這一方世界,至今為止,他都是唯一。”天行果斷而堅定地說道。

“哦?是嗎?既然你這麼說,那證明給我看吧!首先你倒是站起來給我看看啊!連一個站都站不起來的男人,你還想說什麼?哈哈哈.....” 天行聽著面前的男人那尖銳而刺耳的笑聲如同利刃一樣一劍劍刺入天行的內心。

”起碼羅伯特絕對不是你這種陰陽人的笑聲....“ 天行聽著聽著,腦海裡泛起了一陣無奈。



“快啊!站起來啊!站起來給我看啊.........哈哈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