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夢者

【二創小說】027 越來越深的水

序章 - 白霜世界(一)

馬克一行人回到主教廣場,並來到了那名胖騎士說的,門口有獅子木雕的一間大妓院。

"我們進去吧。”馬克帶著頭說道。他如今手邊有人,又有高手,可沒在怕的。

“客人,需要找..... ”一名看起來像是媽媽桑的濃妝老女人,本來看見馬克這名衣著乾淨的年輕人進門正要歡迎,但一注意到他臉上的血跡,以及後面幾個提刀架在人質脖子上的家僕後,雙眼瞪得老大,硬是把本來的歡迎話給憋了回去。

“馬克只是看向老女人說道 “我找你們老闆鮑迪,你是要讓他滾出來呢?還是帶我們去見他?”

“這....客人要不您們稍等,我去通知老闆。” 濃妝老女人諂媚地說到。

“通知他好讓他離開嗎?帶路吧!” 馬克一眼看出老女人的目的,沒有多說什麼,命令他帶路。

妓院中的其他護衛看著人多勢眾的馬克,沒敢亂來,只是圍著他們。而老女人被馬克逼著帶路上樓,一群人跟著來到二樓一處門前,馬克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類似羅馬公共衛浴的澡堂。幾名紋身的男人泡在澡堂中央的大浴缸中,一旁還有幾個裸女邊服侍邊陪泡澡。

隨著們被推開,一名浴缸中肩膀上有著紋身的男人轉頭看過來說道 “鮑迪,你的人斯乎不太懂規矩啊?”

那名被他稱為鮑迪的男人,是一名臉上有著額頭到下巴的刀疤,並滿臉橫肉的傢伙,一看就是流氓臉那種。他看了一眼馬克帶進門的老女人問到 “白婆,你最好有要緊事。”

那名被稱為白婆的老女人發抖著,正要向前回話就被馬克伸手攔住,馬克看了一眼浴缸中的幾個男人,皺眉頭問道 “刀疤鮑迪?”

“有事?”鮑迪沒有從浴缸起身,而是維持著他那一左一右懷抱美人的姿勢抬頭看向馬克。

“白薔薇讓你們看著的人在哪?”馬克直接問到。

“原來是為了這破事。”鮑迪似乎有些不耐煩的回到,然後繼續道 “小子,我在談生意,如果要找人,去主教廣場的後街吧!人在那裡的木屋裡,就說是我讓你們去放人的。”

“哦?你似乎不想阻止我們找人?你不是替白薔薇做事嗎?”馬克有些疑惑問到。

“哈哈哈!替他們做事?他們是有點勢力,但也要看跟誰比,人總要往高處走。”聽完鮑迪的話,馬克看了一眼剛剛一開始轉頭看向門口的那名男人,似乎曾在艾斯侯爵的莊園看過他。“我們走吧!” 馬克只是看了一眼後就帶著自己人離開了妓院。

“就這樣放他們走了?”刀疤鮑迪對著那名肩膀上有紋身的男人問到。

“讓他們去亂吧!他們越是亂,對我們越好。” 那名男人笑了笑,咬了一口懷抱中女人的酥胸說著。鮑迪見狀也是笑了笑並沒在說話。



而此時馬克跟著鮑迪的手下,來到了廣場後街,找到那間破舊木屋。

馬克示意讓愛德華的家僕們開門進去。兩名家僕敲了敲門,一名光頭大漢開門問到“你們幹嘛?”

“鮑迪讓我們來拿人的。”馬克看向一旁那名帶他們來的鮑迪手下,鮑迪手下對著開門的光頭大漢點點頭說“放人吧。”

光頭隨後便開門讓馬克他們進來。馬克剛進門就看到那被五花大綁捆在木椅上的人,不是羅伯特還能是誰呢?

羅伯特見到馬克後,便用他那不知被哪來的破布塞住的嘴大聲疾呼,而看到羅伯特還能這麼精神的嗚聲求救後,馬克此時才真的鬆了一口氣。

馬克讓人上前替羅伯特鬆綁,並無奈的表情開口說道 “你要是再不聽大舅的話,自己亂跑,我絕對揍爆你....”

“不敢了不敢了,表哥啊!你終於來了!我愛死你了,我就知道你們會來的。” 一鬆綁的羅伯特,彷彿戲精般地跪在馬克腳邊哭喊著。

“死開.....” 馬克微微抽慉的嘴角罵道。

羅伯特看見馬克握緊地雙拳立即見好就收,乖乖站起來說道。“咳咳,表哥,為了感謝你的救命之恩,我決定以後你說東我絕不往西。”羅伯特一臉正經,很是認真的說道。

馬克見他這麼有誠意,便故意問道“你很有誠意啊?”

“當然。”羅伯特抬著頭驕傲回到。

“那你把你自己的救人費給繳清了唄!” 說完要他看向一旁的傑洛特。

“呃這..... 這位是?”羅伯特小心翼翼的問到。

“利維雅的傑洛特。”

“啊?你就是那名表哥一直在找的獵魔人?”羅伯特驚訝的表情和提到的話倒是讓傑洛特留了心眼看向馬克。

“一直在找?小子,你到底有什麼事要找我?”傑洛特問向馬克。

馬克沒有正面回答,倒是指了指面前的羅伯特,然後說道“我們剛結束的這樁生意,後續的款項你找這傢伙結清吧!“馬克一臉不想讓羅伯特佔便宜的表情,隨後繼續說道”剩下的事情,等你見完治安官完後,去廢墟堡前我們再來談,不過最好是明晚之前。“說完話後,馬克沒有等傑洛特開口回答,徑直地朝門外走去。

”喔對,第二筆生意值500奧倫,你可別遲了。“馬克頭也不回的說道。

”呃.... 獵.... 獵魔人先生,剛剛我表哥說的費用....?“羅伯特似乎很是害怕面前身上還有著血跡的傑洛特。

"200奧倫。"傑洛特想也沒想的說道。

”啊!?我賭馬就輸了200奧倫,現在還要我在給200奧倫.... 可惡的馬克....“ 羅伯特咧嘴的罵得越來越小聲。

”那個.... 我現在身上沒有,您方不方便陪我跟下人們回去家族宅邸拿啊?“ 



”看來,白薔薇已經被利用完了..... 雖然羅伯特的仇還是要報,但現不是時候,明晚任務的最後期限,現在可沒時間再繼續陪那傢伙玩躲貓貓,這次只能先放過他們了。“馬克在回程的馬車上思考著後續的計劃。

”表哥,表哥,你在想些啥呢?是說我們回去的路上買點吃的吧!我已經兩天沒吃過人類的食物了.....“馬車上一旁的羅伯特看著沈思的馬克問到。

”哦?那你都吃啥?“

”除了水跟白麵包還能有什麼!?那群傢伙根本虐待啊!“羅伯哀嚎說到。

馬克一臉無語的說”麵包都是白的了你還嫌..... 有得吃就不錯了。“馬克伸手玩笑般地揍了羅伯特肩膀一拳,隨後又問 ”那天他們到底怎麼突然帶走你的?“

”我哪知道那群傢伙一點賭品都沒有,贏了還綁我,是我輸欸!輸了整整200奧倫還被綁架,而且這兩天我一直說要吃雞腿,他們只給麵包,氣死我了。“

”....... 所以你TM痛苦的是兩天沒雞腿吃.... “馬克聽著不知為啥很想認真的揍面前的羅伯特。

”反正我是不知道他們幹啥綁我,但聽史考特說了,家族這兩天處境很不好。“羅伯特臉色凝重了起來問到。

”是,大舅為了保下你,讓了很大的利益出去,北面商鋪聽說幾乎砍去了一半。“馬克嘆氣說道。

”這群傢伙..... 查出是誰幹的了嘛?“羅伯特問。 ”不知道,只能確定一定有艾斯侯爵跟白薔薇騎士團介入,不過我估計他們兩方大概率週只是槍手。“

”哦 ? 先前你不是說應該是白薔薇那群傢伙嗎 ? ”

"不,先前從他們的小動作看來我是這麼想的,甚至今天一開始我抓到白薔薇的人時,那種感覺更強烈,但是,最後見到刀疤鮑迪和他身旁的那位男人後,我總覺得,白薔薇或許也只是跟侯爵一樣,一群被當槍使的白痴罷了 ! "

"啥 ? 誰那麼有本事把貴族跟騎士團當槍使 ? 難道是..... " 羅伯特好似恍然大悟地看像馬克。

"不清楚,但按照目前的情況看起來,你懷疑的對象機率很大,雖然我也不懂他們動機為何,不過這水真深啊 ! ” 馬克感嘆道。

回答完羅伯特後,馬克又突然想到什麼,探出馬車跟駕車的跟史考特說 “晚點請你幫我跟那獵魔人把救羅伯特的尾款結清吧 ! 就跟家主說是我的意思,然後今明兩天,他應該還會來家族宅邸找我,再麻煩你留意一下了。”

“您客氣了。” 史考特回到。

其實馬克在史考特眼裡壓根就不像一個王位繼承人一樣,不是說他不沒有資格,而是身為一個未來的王,對屬下卻是極致般的禮賢下士,反倒是自家本來的少爺羅伯特,就是一個財閥的二代卻總是頤指氣使,不過慶幸的是羅伯特總是對著他這個表哥馬克馬首是瞻,而馬克算得上是既有腦子又有禮的人。

如果馬克知道史考特心裡怎麼想一定會白眼翻到後腦槽說 ”拜託.... 我好歹也是新時代的碩士文憑生,拿來跟這個只知道天天賽馬泡妹子的傢伙比......" 



眾人回到了家族宅邸,凱恩斯已經在家等著眾人,他看著出現的馬克與羅伯特,他可真是又心累又無奈,這年頭的孩子一個比一個還不聽話,重點一個是自己的獨子,捨不得打罵;一個是家族未來的保障,打罵不得,讓他有時候都在懷疑到底誰TM才是家主..... 

在史考特交付完拯救羅伯特的尾款後,傑洛特人就離開了,因為他能感覺得出來這的家族其實除去馬克之外,其餘人跟一般人也差不多,自己沒需要自討沒趣留下。

而馬克、羅伯特與史考特三人在晚餐後,則在宅邸大廳裡分別說了自己在主教廣場的遭遇,隨後凱恩斯也凝重地說出了家族商業的現況。

針對目前檯面上的棋盤,在馬克看來,或許騎士團根本沒那麼聰明 ? 而愛德華家族也只是剛好被當靶子罷了,所有的緣起的確來自於自己一意孤行的行動, 唯一令人疑惑的是為何要對外宣稱廢墟堡裡的是鳥妖啊?難道那女妖其實的確是公主?這說不通吧.... 馬克一邊思考一邊YY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