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夢者

【二創小說】024 垃圾集中地

發布於
序章 - 白霜世界(一)

次日,大約中午時分。

凱恩斯對眾人說到 ”這個時候神殿區主教廣場是最不混亂的時候,因為那些聚集的老鼠都睡飽去找找活幹了,如果羅伯特是被當地的地痞流氓看管著,那這時候會是他們人手最口的時候。“ 說完,他斯吩咐著愛德華家族的執事 - 史考特先生,帶著家族內部勢力的二十名成員前去,自己則是去北面商舖處理昨日貴族的晚宴上的破事。

至於馬克呢?他當然不可能靜靜待在宅邸裡,而是打算偷偷地尾隨著史考特的馬隊一同過去了,他當然知道對方的目的可能就是自己,而且這次出發很可能是作死,但昨晚想了兩,對於來到這世界後,真的將自己當成表哥在照顧的二愣子羅伯特,他還是放不下心。

不過,馬克也不是只有滿腔怒火的傻蛋青年,他打算利用自己在這世界裡最強大的能力 - 鈔能力,解決路上會遇到的一切事情。

想好後,馬克穿上先前在神殿區市集中買到的平民大衣,披上墨綠色的舊斗篷,並塞了好幾袋裝滿銅幣的錢袋進兜裡,隨後緊緊跟著馬隊前往神殿區。

在穿越商業區與神殿區的城門後,濃烈的刺鼻酸臭味依舊撲面而來。”真是來幾次都沒法習慣這種味道.....“馬克一邊抱怨,一邊保持距離在後頭尾隨著隊伍。

沿路上馬克也發現,凱因斯說的沒錯,的確在正午的時間裡,神殿區比想像中反而冷清,反倒是商業區正午特別多人,這可能就跟現代都市裡,白天大家都去大城市裡工作,晚上才回到郊區外的家中休息是一個道理吧!

進入神殿區後的十分鐘左右,馬克就跟來了北面的主教廣場。馬克放眼望去主教廣場的景色.....

”這可真是..... 簡直是台北車站內部的概念啊!攤商、勞工以及遊民乞丐共融在一起毫無違和感!“ 馬克感嘆著熟悉的家鄉畫面。

各式各樣的攤販,沒有規則般擠在一起,有的甚至共用同一張地墊。馬克耳裡充斥著不絕於耳的叫賣聲及還價聲,他想得到和想不到的東西似乎都有看得見。有的商人賣著不知道是轉過幾手的破舊衣物,有得賣著完全變認不出物種的奇怪的器官,還有就直接叫賣說著要販賣自己.....  

”這樣玩也可以.... 賣奴隸的自己當老闆?“ 馬克覺得自己有點三觀被刷新0.0

除了攤販跟買家以外,再來就是一群群在廣場上招工的工頭們,而且那些工頭無一不是滿臉凶神惡煞,或者臉上刀疤無數的傢伙。廣場的牆角邊還有著兩隻手也數不完的乞丐坐臥在泥地上,好似這樣坐著,面前的人就會給錢餵養他們一樣。當然,馬克相信如果生理條件允許,或者這裡是泰國,那些流民乞丐一定會願意跟一旁的妓術工作者一樣,用身體來吃飯。

說道那些妓術人員,他們看上去從十二三歲到三四十歲都有。”唉.... 連雛妓都有,真是心癢,啊呸,是心痛啊.... 這還真是個噁心的時代..... ” 馬克搖了搖頭歎息到。

同時馬克也不自覺想到昨晚侯爵莊園裡,那些在人工精修的草皮上上翻滾打鬧的孩子,又看向泥地上的乞丐;想到穿著光鮮亮麗卻滿腦子壞主意的貴族人士,又看到衣衫襤褸卻願意投錢進乞丐碗裡的平民;還有那些為了臉面擺得滿桌卻沒人動過刀叉的食物,又看見一群群在街邊為了一根發霉到黑的麵包打架爭奪的人們......  

"果然在哪個世界都有著悲哀的貧富差距。不過,世界本來就不是公平的,有人出身就含著金湯匙長大,喔 ! 就像我在這試煉世界中的身份是王子,而有人出生後可能一輩子連母親的奶水都沒得聞過。算了,我做好我自己就好了,我也不是當聖父聖子的料,更何況要是我再不積極點,這輩子估計得活在這悲慘世界裡.....” 馬克謹惕了自己後,趕緊地在廣場上尋覓著所謂的嬉皮酒吧。



幾分鐘後.....

馬克終於看見了一個門上掛著小丑圖像木牌的酒吧!小丑圖案的上方還寫著「嬉皮」兩字。馬克看向門外,他不知道愛德華家的執事到底去了哪裡?明明他們比自己還早到,馬克還看著他們去存放馬克車,怎麼到現在還沒有來。“奇怪,難道他們埋伏起來了?”

此時的馬克卻不知道,史考特執事一行人不是埋伏了起來,而是中了埋伏.....  

本來史考特一行人他們早早就到了酒吧門口,但卻被預先安排好的一群盜匪,用羅伯特的生命安全為由給帶向了別處,埋伏者的目的當然原先是為了馬克,誰知道馬克沒帶到,帶走了一群僕人.... 

而馬克則是等得不耐煩了,徑直地推開門進入酒吧!

一進門,低品質的酒精氣味以及喧鬧的嗓音和叫罵聲就衝進馬克的鼻腔和耳朵,馬克環顧四周,除了送酒的服務員是腰肥臀粗的老女人以外,酒吧裡清一色坐著骯髒且滿是鬍渣的男性,唯一分辨他們差別的方式大概只有服裝跟胖瘦,有得穿布衣、有得穿獸皮,經濟狀況好一點的可以看到一些皮甲束腰。

馬克默默地走到吧台,確保自己的布兜能完整蓋住臉部後,他習慣性地掏出一個銀便士,裝作低沈的嗓音問到 “可否有看見一群身穿統一服裝的男性近來,全都配戴長劍。”

酒保則頭也沒抬地收過銀便士,只是不發一語。

五秒過後,馬克皺了皺眉,不發一語的再掏出一枚銀便士放在吧台上,酒保本又抬手要去拿,但馬克的手壓著錢幣,雙眼盯著臉上滿是紋身酒保說道。“告訴我我想知道的消息,你會得到你想不到的財富,否則小心你的人頭。”馬克左手拉開布兜,展示了腰間的長劍,同時裝腔作勢的威脅說到。

這時,酒保還沒開口,倒是馬克左邊一位同樣坐在吧台的斗篷男人說道“來酒吧找消息的方式是對的,但大手大腳的可不是好事,小子。”

馬克轉頭看了對方看了一眼,可惜對方跟馬克自己一樣一身布兜斗篷又低著頭,因此除了聲音是男的,什麼也看不出來,馬克只是帶有僅戒心地說道“謝謝,我自有打算。“隨後又繼續看著酒保。

這時那名一直面無表情的酒保,也不知道是因為被馬克下著了,還是因為一旁的男人發話了,緩緩開口了說道 “十分鐘前有一群你說的人來,但被鮑迪那夥人給帶走了。”酒保說道。

“鮑迪?他是誰?”馬克接著問。

酒保看向馬克,但馬克披著灰布的布兜,這打扮在神殿區隨處可見,因此酒保看了幾秒也沒看出什麼,只是從馬克並不知道當地的勢力,就說明馬克不是神殿區的人,酒保隨即解釋道 “主教廣場周邊三大勢力之一的鮑迪一夥。”

馬克聽聞後想了一會說 “和我說說看這附近的勢力有哪些,怎麼找到他們。”馬克問完問題又掏出一枚銀便士。

酒保沒有拒絕,收下錢幣後繼續說 “主教廣場主要的三個勢力分別是刀疤鮑迪、瘸腿泰德,以及羅賓兄弟,他們各自有自己的勢力跟生意,刀疤鮑迪主要是經營工地的生意,你可以透過那些招工的工頭們找到他。不過,鮑迪很不好說話,基本上只認錢,而且是個不講理的大老粗。”

“多謝。”馬克說完又遞出一枚銀便士,他沒有鬧事,只想趕緊離開。可惜,馬克並不知道每一枚銀便士雖然在商業區只能買兩瓶黃油啤酒啤酒,但在這主教廣場卻能買十瓶苦啤酒,苦啤酒就是那種微微發酸的發酵穀物酒,用的原料可不只是麥,大概什麼都有,只是苦啤酒雖然苦,但畢竟還是娛樂性消費品,價錢怎麼樣都抵得上三碗麥粥,因此馬克的動作已經讓附近的幾桌的地痞兩眼放光。



馬克這才正起身,準備朝著門走去時,就被一個大肚子的落腮鬍男人伸手擋下,男人說道“兄弟,你看起來像是今天手氣不錯啊?是不是準備去爽兩把?要不帶上我們幾個吧?”一旁的其他同夥見狀也都邊附和邊笑到。

”呵呵大哥,我身上可不夠你們花,不過你們堅持的話....“ 馬克將一袋自己先前準備好,拳頭大的錢袋放在吧檯上說道”今天的酒錢就都算我請客吧!這些會夠你們用的“ 馬克早就想到會被威逼搶錢的狀況,所以出發前就準備好了兩三袋拳頭大的銅幣,畢竟自己的長劍基本就是裝飾,用來嚇嚇路邊的小狗小貓還行,遇到流氓.... 還是乖乖納稅吧.... 

而那位腦滿腸肥的鬍渣男看著馬克很識相,心情一好正好想放過他,卻被他後面的同夥立馬拍了一腦袋罵道”你傻啦?他那麼簡單能拿出一袋,就代表能拿第二第三袋。“隨後那人像是獅子盯著獵物一樣看著馬克,舔了舔手中剛喝完啤酒的杯子說道”今天我就要把這傢伙吊起來抖乾淨,看看他兜裡有多少的硬幣。“

”唉....“ 怎麼就那麼麻煩呢... 隨後馬克又裝作可憐並且很窘困的樣子掏出另外兩袋銅幣,還抖了抖布兜示意的說道”大哥們,這已經是我全部了,都給你們行了吧?“

可惜,馬克小看了這些地痞的腦袋,地痞們看見馬克那雖然刻意換過,但依舊算得上乾淨的布衣,自然能猜到馬克不是神殿區的人。”小子,今天你走運了,來到這地界,當了我們羅賓兄弟團伙底下的客人,好好準備寫信叫你家來贖人吧!“

正當馬克表情開始凝重,想著要如何逃跑時,他身後傳來一道男聲。”我幫你解決麻煩,一袋歸我,如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