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舟遠航

寫字的地方

溥仪的面目

發布於

溥仪的前半生是不自由的。很小的时候他便当了大清朝的皇帝,也是在很小的时候,他的大清朝便覆灭了。从此,复辟清朝,再次当皇帝成了他的梦想,他的负担。他在故宫里有过一段快活的时光,在天津也有过一段快活的时光,可是自从他要真正去实现他的政治理想的时候,快乐消失了。或许,这就是他称帝的代价。他在满洲十四年,出任了执政,当了皇帝,可是又能如何呢?溥仪还是不能做主,无论是国政,还是取个妃子,亦或是继承人的问题,他都得看日本关东军的脸色。他当儿皇帝十一年,最快乐的时光或许是第一次访日的二十几天,让他感受到了皇帝的尊贵与显赫,在此之后又没有了。

有人说他是傀儡皇帝。确实,他发布的诏书、敕令,无不要经过参议府之咨询,要经日本人官吏之手。但他又不是个完全的傀儡。见过溥仪的人都讲,即使说不上帝王气象,也是有绅士风度。就是这样一个有着“高贵气质”的帝王贵胄,在关东军的卵翼,唯唯诺诺地活着,表现得比日本人对日本还要忠心。

关东军一完,到了苏联,溥仪又换了一副面容。

溥仪是会审时度势的。他又拿出当年奉承关东军司令官那套奉承苏联,拍斯大林的马屁,装模作样信仰共产主义,甚至提议入籍苏联,加入苏共。他的愿望最终落空了。等待他的将是“人民共和国”的改造。

溥仪被改造之后,确实脱胎换骨了,连同他那“高贵的气质”也给洗掉了。或许,溥仪审时度势的本领仍顽强地存着着。当“日满亲善”是政治正确时,他可以表现得“一德一心”,甘愿作日皇的赤子,称呼日本为亲邦。当苏联掌握着他生死时,他一改当年反共反苏的论调,吹起了苏联的牛皮。当歌颂共产党、毛主席已是“新中国”的潮流时,他也顺势而为,公私之间都不曾忘却“党的恩情,毛主席的恩情”。

面具戴久了,就成了本来面目。溥仪前半生是不自由的,后半生其实也不是自由的。我们这些看客,何尝又有过自由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