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子

偶爾紀錄一些關於各種酒吧的23事、威士忌品飲嘗試集,有時間就寫輕旅行、電影、還有心情或一時寫下的文

電影《Akira》感想|日系賽博龐克先驅雜感

發布於



今天早上又複看了一遍大友克洋的《Akira》中文譯名是《阿基拉》。

4k修復版即將在6/24於台灣上映,忠實的影迷們一定不會錯過。

本身我自己電影也都是看興趣,偶爾去昨天的深夜咖啡店裡跟文青們從交談討論中獲得一些新見解而已,並不敢說自己能發表什麼高見,第一次挑這部影響深遠的日本動畫電影來寫心得令我開始慎重萬分。

畢竟和同類型科幻作品探討的議題都是那麼的相似卻又是傳達那樣的深內核,可以討論的細節實在太多了。

它影響日本賽博龐克科幻作品的發展,其中在我最早接觸的動畫《EVA》中處處可見其中的深受其影響的身影。

廢墟、叛逆少年、末世、毀滅、宗教、政府陰謀、人類消失、戰鬥、爆炸、災難、反政府、救世主......等等元素,實在太相似了,還有「新東京」、2020年的臆想。

科幻作品不止一次的提及當人類擁有超越自身能力後產生的結果,阿基拉給出的假設挺符合現實,精神無法駕馭能力時,產生的會毀滅性的能力濫用。

同時牽扯到人類濫用科技的部分,當人類悟性還昇華到神性前,卻擁有神的力量,這必然造成自身消亡抑或是災難降臨。

「阿米巴原蟲擁有了人類的力量,它不會象人類那樣建築,只會把附近的食物全部吃光」這句話簡單的概括鐵雄獲得力量後的狀況。

三個實驗室小孩最後在奧運廢墟上喚醒了阿基拉,希望他帶走鐵雄。


而鐵雄最後也受自身不穩定力量的反噬,最後是悲劇。

與電影《露西》不同的是,鐵雄僅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但卻不具備神性,而露西則是假設人類腦力開發至100%後,同時具備了全知的神性,包括全能的力量,最後昇華,成為人口中真正意義上無所不在的「神」。

影版《攻殼機動隊》中,最後草薙素子也是成為類似的存在而無所不在。


金田


再說說金田,金田一直作為保護者的角色關心著鐵雄,但鐵雄一直認為在金田面前自己是個弱者或說是陪襯,這使他自卑,進而導致自身的悲劇。

金田一直作為領導者的角色,他全身上下一身艷紅,連專屬的機車亦是如此,凸顯他自由奔放的性格。

作為主角,他沒有任何特殊能力,也不似阿婷受實驗三小孩的控制而擁有超能力與鐵雄抗衡。

他幾乎只有一部艷紅的機車作為他的工具,用自己方式欲拯救鐵雄,且又險些喪命。

作為主角,他是唯一不對「救世主」阿基拉的力量有所執著的人,他在電影裡全篇一心一意只想救朋友,回歸生活正軌。

而他和鐵雄矛盾糾結的友誼,既是朋友卻又互相較勁,類似《我的天才女友》莉拉和萊儂親密而暗自較勁的友誼。

他和鐵雄是有點二元對立感,互相對比的雙主角。

烏合之眾

反政府組織與抗議群眾、極端宗教組織,這三者跟從理想、救世的「阿基拉」,Akira 有光明之意,且他是引發31年前東京毀滅的元兇。


裡面的抗議背景與大友克洋年輕時那個極端奢靡的泡沫經濟、學運四起的日本有著很大的關聯。

裡面的抗議者、極端的宗教份子與當今現世的世界卻是有驚人相似,動盪不安的世界與人群,極易受到煽動,而宗教團體更是利用這些機會趁勢興風作浪,在鐵雄展現自己能力在城市肆虐時。

還有反叛份子幾番欲帶出實驗室的孩子以期揭發軍方的腐敗,卻在街頭一隅見到盲從擁有毀滅力量的鐵雄,這一幕是極度諷刺。

他們要求公平,爭取權益,卻又擁戴擁有毀滅力量的新強者,人類歷史何嘗不是重演這樣的景象呢?

日系賽博龐克與城寨


歐美日本的賽博龐克以往都喜愛將九龍城寨視為賽博龐克的最佳典範,而我最初寫這篇時除了想到修復版上映外,也是因為那天睡不著,網癮發作之際興頭一來就開始在YouTube上尋找一切有關九龍寨的資料。

霓虹燈、紅藍相間的雙色打光,這些名詞都是因為認識新朋友的過程裡學會的。

霓虹繁體、日文招牌,破舊的老樓與商業區的繁華成對比的樣子,構成賽博龐克的髒科幻意象。

去年有幸在香港事件尚未達到失控前造訪九龍城,也去了光禿禿的城寨遺址,現已成為公園的地方,那時看著介紹版上城寨的舊照與模型無比震撼,無怪乎當時極力反對拆除的聲浪,雖然城寨的拆除是必然,卻是一個人類史上建築奇觀的消失,雖然它留在當年的那些紀錄片、影片資料中,卻是我輩後世再也無法體深切的歷史。

有時僅能看著這些經典科幻作揣摩人類歷史上少有的無政府奇觀是怎麼一回事。

科幻與現世的預示


相信大家應該都知道這部電影意外準確預言了東奧停辦,也令人驚嘆有些科幻電影情節卻是真的。

其中更重要的是對於人類未來發展的假設,與同類型科幻作品有著相似之處是,預示「毀滅與新生」。

人類歷史就是不斷推翻、毀滅,再重建的輪迴,一直反覆的過程。

再來是對科技發展的結果:

也許將是毀滅人類這一族群成末世,自食惡果。

也許是不斷的謹慎發展後,最後成為「神」,即人類發展到下一個維度,成為更高智慧的文明,肉眼凡胎不可見,會捨棄肉體(有點老高梗了😂,再說下去就很玄幻了)。


對神的揣摩


科幻作品裡不乏能力越強大越冷酷的角色,或說是人越靠近神,情緒波動會越小越理性,負面的說是無情。

而電影中那三個小孩包括阿基拉出於不自願成為全知的存在,但他們卻保有強烈的情感羈絆並且保持善良,出面去對抗危險的鐵雄,犧牲自己救出與事件本該無關的金田。

而鐵雄獲得能力卻是濫用,就像《異形:聖約》的大衛堅信自己能主宰生命奧秘後的狂妄。

兩種形式展現人對神(無所不能的未知力量)的揣摩,一種就是普通人認為的,神是理性的用上帝視角靜觀人類,必要時才出手干預,且是善良無私,沒有太多情緒。

另一種認為神不過是擁有強大力量的另一個民族,他們除了強大的力量外,還是保有「人性」這樣的存在,本質沒有什麼特別,並且力量會展現其自私。

瘋狂科學家

作品裡的博士也是一個典型癡迷科學任由其自由發揮的瘋狂科學家。

為了滿足成就、好奇心,最後死於自己的實驗結果。

科學本身帶著危險,這點在每一部科幻片中不斷被反覆警示「若是科學出現意外.....。」的假設。

滿足好奇心同時更需謹慎科學倫理人道精神云云。

.

重刷了好多遍電影,漫畫版至今還沒看完,期待修復版上映的那天再次感受觀影的激昂。

不愧是32年前的神作,甚至作畫精妙到無法想像受技術限制的年代是如何造出這一部作品,甚至不輸任何美國的科幻。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