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然flaneur

错置。游荡。务虚。

换句话说,我更不舍得想象意识上传了 | 2019 问卷

 一些问题足够有趣,果然还是想记录下来。
  1.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一年多来一直看一家中文世界的媒体,今年意外看到招聘消息,遂投递简历。已经开始实习工作了。此外从文学少年变成科学少年。有试图“改变”,例如多读诗,多听坂本龙一。一个人的直觉和逻辑应当互相博弈,并彼此启发。我们需要理性探究到的复杂性,也需要美学上欣赏到的复杂性。
  2. 說一件在2019年讓你覺得最無能為力的事。你有沒有試圖改變它?如果改變不了,你是如何與它相處?
    我们可能到了世界的更年期。强烈的危机感从人的体内破土而出,互相传染。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是气候变化、政治动荡、经济下行的复合作用下,像是没吃好没睡好从而自然心情不好那样的症状;又或者是一种预兆的人的直觉。
    历法最早是帮我们弄懂自然的规律的工具,那时古人回溯以百为单位的时间,琢磨按照人的生老病死自己正处在世界的哪一个生理阶段。今天我们可能处在一个大病的阶段,因此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清晰回忆起病得不重的时候有多么好受。
    我们知道,生病是件需要时间、需要耐心的事。但我认为如果是绝症,需要的就是毫无保留、毫不节制耐心的行动。
  3. 在2019年,獲得了什麼讓你最有力量感?
    获得了更多的实践,更多的身体经验和书写经验。警惕知识超过经验、矮化经验。
  4. 描述今年遇到的一個让你想起就感到温暖的人?
    足够近,也足够远。人在这样的距离像是隔了一道卷帘,不清楚,却反而更亲近。
  5. 有沒有什麼時刻讓你意識到時間消逝,你會不會對此感到慌張?
    新的一代高三学生进入大学。我为他们感到兴奋不已。
  6. 2019又被稱為割席年」,在这一年,與朋友、親人、愛人保持親密,对你来说,是更容易还是更困难了?
    保持亲密是很难的事,但似乎更容易了。对话,对话,再对话。但对话有时不会让人更亲密,一起大笑可以。
  7. 相比一年前,你與身体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更能够感受到身体想舞动的,想运动的,有欲望的时刻。比起以往,我会说我更接受我的身体了。换句话说,我更不舍得想象意识上传了。
  8. 你喜愛你現在所在的城市嗎?你會如何描述你和她的關係?
    我喜爱这里。她是没有圣殿的大广场,我是自在地徘徊在边缘的守望者。
  9. 過去一年,你能說出一個被他人改變的觀點嗎?
    虚拟现实不是最有潜力和激动人心的,增强现实会是。因为具身的生活很重要。
  10. 請填空:2019,__ matters
    2019,participation matters. 首先此前的每一年,此后的每一年都很重要,我们不应当因为一些年比另一些年更多惊人的事就说一些年比另一些更重要、更 groundbreaking。日历是人的分类,给历史分期曾经是合理化权力更迭的手段之一。让日历回归到为人服务吧:2019年发生了什么和2019年本身并不重要,你在这一年创作或者影响了什么——参与了什么——才是你的2019年,这更重要。
  11. 最後,能否分享你在 2019 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或最大的一個腦洞?
    这首曲子适合在无雨的地方听,它会下起雨来。分享坂本龍一/Brussels Philharmonic的单曲《Rain (From "The Last Emperor") (电影《末代皇帝》原声)》http://music.163.com/song/443070379/?userid=333063880 (@网易云音乐)
    噢,有一本书叫《爱因斯坦与柏格森之辩》,让人恨为什么不生在19世纪一二十年代,那时候有真正的 great minds。
我以为回顾是发觉丧失才做的事,现在才明白回顾就是丧失。


2019,matters | 我的年度問卷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