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小水母

The world is fucked up. So what?

面對疫情期間的排華/反華情緒,我們該怎麼辦?

1624年,倫敦瘟疫蔓延,約翰·多恩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沒有人是一座獨立的孤島……任何人的逝去都是我失去的一部分/因為我是人類的一部分/因此,無需問喪鐘為誰而鳴/喪鐘為你而鳴“

2020年初,武漢因疫情封城。李文亮醫生吹響了警報,但卻來不及聽到為他而響起的喪鐘。

全國,似乎都籠罩在一種巨大的無力感之中。


與此同時,世界不同地方也出現了各種與疫情相關的排華/反華情緒。

和朋友聊起這個,他苦笑說:現在世界上排華最嚴重的人是誰?華人。排華最嚴重的地方在哪?中國。

我無力反駁。

但是,同樣無法回避的,還有交錯纏繞的鄙視鏈。武漢人、大陸人、中國人、亞裔——誰知道,哪一天,這個標籤砸在自己頭上,是否承受得住?

一百多年前,加州中國城被當作瘟疫滋生之處的記憶難道很遠嗎?二十一世紀初,非典期間的種族歧視呢?

喪鐘,該為誰而鳴?


我和朋友lili,一個困在浙江,一個囿於德國,一個在圍城邊緣,一個在圍城外。我們想儘自己的能力紀錄一點東西,既有負面的,也有正面的,還有那些需要親歷者和旁邊者共同構建意義的事件。

這是我們的網站:https://sites.google.com/view/sinophobia-tracker/home

網站首頁


如果你有什麼信息或故事要與我們分享,請在這裡留言或者給我們發郵件:[email protected]


紀錄,記憶,拒絕遺忘。

特別致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