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小水母

The world is fucked up. So what?

次要感受|读书笔记:糟糕的语言

Cathy Park Hong说她小时候有收集文具的习惯,长大了,她喜欢收集糟糕的英语表达。

比如:

Please No Conversation, No Saliva

I feel a happiness when I eat Him

Roasted husband

I’m Bubble Tea! Suck my Balls!

但在把这些表达变成她创作的灵感之前,她的记忆中是另一些细节。

她父亲在美国试图融入的经历:

早先,我父亲意识到在美国,你必须学会表达情感,这样才能成功,于是,他养成了一种不分青红皂白就说“我爱你“的习惯,对他的女儿们、雇员们、客户们和机组工作人员都照说不误。……“谢谢您的订购,” 他会在挂断电话之前说,“哦对了,科比,我爱你。”

她自己上学前,母亲翻箱倒柜找了一件印着兔子的衣服让她穿上。到了学校之后,所有白人孩子都指着他笑。很久以后,她才意识到,那是花花公子的经典兔子标志。

她经常害怕和母亲出门。当别人用对待孩子的口吻回答她母亲时,她早早地学会了替母亲说话。

每次打电话,听到印度口音的英语,她都会格外不耐烦。听不懂!她会想,他们的英文难道不能更好一些吗?


语言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学习中文写作是一个让人窒息的过程。我是说,学校里的中文课。

把字句,被字句,反问句,排比句

为了考试,你一遍又一遍地训练自己在几十分钟里写出标准的作文。

写到后来,你不知道那是自己真的想说的,还是有一个无形的声音让你说的。

为了祖国

为了美好的明天

为了……什么?


Cathy说,她把英文当作一种权力斗争的工具,为了斗争,她需要把这个语言撕碎、拼接、重新组合。

她和英文搏斗,写得爽的日子里,她就是一只占了上风的章鱼。

Oldboy 电影


但是,她说,她唯独不知道如何用英文来表达爱,仿佛那是对自己家庭的一种背叛。


语言,斗争,爱

可是,英文曾经是我公开保密的唯一方式。

从标准的英文转换到糟糕的英文——至少家里没人能知道我写了什么。


糟糕的语言,真是一个有趣的东西。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