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an

sea horse

吊儿郎当五毛转变史

       首先,抱歉我的中文写作水平十分底下,且长达二三十年没写过,思路不清不楚,估计能保持初小水准。大家全当灌水笑话即可。

       我本爱国,爱党,超级五毛。遥想97香港回归,仪式肃穆。记得升国旗时候我起立行礼,高唱国歌,回头发现我爹躺在沙发上抠脚,搓灰,看电视,不雅之极。我气的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打死你这老卖国贼,然后就被回了一个大嘴巴子。我俩伴着国歌,战成一团,刀光剑影,你一招黑虎掏心,我就一招猴子偷桃,好不热闹。结果爷俩都被赶来的老娘罚去买菜了。

        初中调皮捣蛋,不学无术,考试倒数,体育除外。老师搞民主投票选第一批团员,本帅给全班同学偷偷写了一个张纸条,上面写着“本帅名字这么写”。从此团员加身,横行班里,鱼肉同学,好不快活。当时感觉身为干部,爱国,爱党,可真好。

        转眼大学,先见学生会竞争对手为会长之位献身师兄,真是急得我抓耳挠腮,我男的啊没法献身啊!!又见党支书,官僚专制,玩弄权术,威逼利诱,欺压学生。再是老院士用自己出资奖学金,被学校老师咒死时没钱发送。最后毕业前差点因食物中毒死在学校食堂里,学校答复吃校外食品所致,学校概不负责。总之大学生活万分精彩,堪称玄幻小说,以上所述内容不及百分之一,可开一专题共看客品玩。当时我评价政府是好的,学校领导水平有差;社会很滑溜,进步但有点慢。

       第一次转变来自一群老工人迫于生计街游行上访,企业希望企业和政府帮助,政府推脱无钱,无粮,无人力,自行解决。而后企业自行筹钱救助上访群众,又被政府阻止。缘由是老百姓一上街,就给钱,政府显得很懦弱。万一给别有用心人学去,都上街游行怎么办。继而群众继续闹腾,企业继续无法生产,官老爷继续每周三听小曲吃喝玩乐好不快活。方知政府不过如此。

     来年春节大年初三,从姥姥家怀抱压岁钱喜滋滋回家,路经法院,数百老人跪在法院门口地上无言抗议。问之才得知刚买没几年的证件齐全房屋被强拆,赔偿款不足当地二手房价格一半。还亲眼所见法警当场踢了老人,骂他们快滚 。又后来旧时玩伴,认了法官干爹,摇身开了律师事务所,混的风生水起。才知法院也是混蛋。

      冥思苦想,终得真理,原来地方皆混蛋,中央大大们才是好的。转头入京,后小心侍候,谨言慎行。后得一小领导酒后点化:你傻啊。你看看XX资源部,X改委,哪个领导孩子还在国内啊。方知道原来从小我就拜错了码头。从此拜拜了不用送。

       海外几年,四处漂泊,吊儿郎当,半穷不富,偶遇海外爱国人士都说国内大好,不似从前,前途无限,遍地黄金。余大喜,相约一起回国发财,走前突然想起多问一句: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见您带子女一起回国发展啊,我们有钱一起赚啊。 对方随断线,拉黑,绝交,老死不相往来。

       感慨万千,我这么一个大好的五毛怎么就给硬生生逼成了美狗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