臻荔
臻荔

愛吃臻果,沒吃過荔枝的一條魚 常在半山腰上眺望平原、躺在石頭地板上看星星的女子

心情隨筆|即將赴京,我與父親

十一天後,就要飛往距離家鄉1650公里的北京待上一段時間。

期待大半年的時間,直到現在日子近了卻開始緊張起來,因為家裡將只剩下快要退休的父親和一隻唯有聽到「吃飯」或「散步」才有所反應的米克斯。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有許多時間在家裡與父親相處。漸漸地,他開始變得如孩子般依賴,時不時說出「人老了,沒用了」或者「以後會不會說我是糟老頭就不要我了?」等話語,並且隨時都要知道我在哪裡、在做什麼,諸如此類的自暴自棄與控制行為使我倍感壓力,甚至開始覺得將父親照顧的無微不至是我的責任。


工作重要,還是父親優先?與家人討論後仍無法想通,在掙扎徘徊時期,非但沒有打理好自己,家裡也搞得一塌糊塗,分身乏術的我只留下疲憊與無助。


有天朋友談到:發現控制訊號後,不需要反抗或爭吵,而是找到方式對應,讓別人不要控制自己的意願,既不會讓自己感到不適,他人也不會因為得逞而反覆操作。後來閱讀了一些相關書籍,並嘗試運用在人際互動上,包括與父親的相處。儘管還是會擔心接下來不在父親身邊,他能否照顧好自己,但走到這樣的歲數,決定如何生活是他的選擇,非本人無從干涉。


只有自己才能選擇要不要改變。

這趟去到北京,把握機會學習、追夢才是我最優先也最該上心的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