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過法律,走過哲學,使用藝術 現在最關心的是要如何溝通,讓不同領域的資訊交流

霸王別姬 2018數位修復版

(雖然是1993年的片了,但還是提醒下面有雷,已經幾百年沒在這種超級冷門時段看到電影院爆場了)

更迭的時代太過複雜,拚命的從一而終顯得迷人珍貴,就像戲裡一直提到的「如需人前尊貴 必得人後受罪」,業火最終還是煉成了金,就算只是一場上台前的對練,程蝶衣也已經成了自己。

對比戲中所稱的人前人後,老調「台上十分鐘 台下十年功」似乎就單純許多,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是更貼近程蝶衣瘋魔(或是說純粹)的狀態,彷彿這一切就是政治、是時代在染指他心中的京劇,一直到劇中文革的呈現,我認為也是傾向於這樣的解釋。

不過事實上,藝術從來就不會只是藝術,現實中還是那句「人前尊貴與人後受罪」,還是那些尊與卑。

若問到蝶衣有愛小樓嗎,雖然有很多說法認為愛著小樓的,是穿著虞姬戲服的蝶衣,但我始終還是認為蝶衣應該還是愛著小樓的。

小樓處處的表現,都顯示他是一個不成氣候的假大王,若只是單純的把京戲當成自己的命,沒有必要如此堅持做他的虞姬,而且我想他是不會容許這樣的污點出現的。

再來是最後一幕、也是第一幕,他們是在空無一人的排練場對戲,就算沒有任何的觀眾,但是只要有小樓在,他就願意做那個自刎的虞姬。

他的一生在被切斷的那一刻,就是向著小石頭而活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