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過法律,走過哲學,使用藝術 現在最關心的是要如何溝通,讓不同領域的資訊交流

三輛貨車與那些被矯正的「戀人」

針對中國的同性戀扭轉治療,藝術家武老白與同志警察林壑發起了一個名為「戀人」的藝術計畫,並且在電影《意外》( 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的啟發下開啟了以下這項行動。

《意外》是齣由真實事件改編而成的電影,講述一位單親媽媽如何藉著在公路旁的三塊看板買廣告,向大眾媒體控訴警方不公的故事。

在2019年1月11日,帶著「三塊廣告牌」的三台紅色貨車從上海出發了,他們要去探訪中國各地仍在進行同性戀矯正措施的醫療診治機構;而這三塊廣告牌的內容分別是「為一種"不存在的疾病"治療」、「《中國精神疾病診斷標準》仍保留”性指向障礙”」以及「19年了,為什麼?」。

https://vimeo.com/312078707

三輛貨車1 @上海20190112

這是由藝術家武老白針對中國當地同性戀扭轉治療所主持的《戀人》計畫,以三輛紅色貨車載著三塊廣告牌,分別是「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以及「19年了,为什么?」。


「為一種"不存在的疾病"治療」(cures for an illness that does not exist)
三輛貨車駛至上海中華藝術館。(攝影/王彥鵬)
三輛貨車駛至上海中華藝術館。(攝影/王彥鵬)

「為一種"不存在的疾病"治療」這句話是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美洲地區辦公室於2012年發表的一則聲明,強調同性戀是一種自然的現象,改變性傾向在醫學上是沒有意義的。

同性戀,有愛、有戀,牽扯到心就是一個神祕學,所有的判斷都只能針對外在現象進行討論,但我們還是未曾放棄嘗試理清這團粉紅色的毛球,對它操作各式各樣的拆解(現在還是如此);有時一個結走到底,末了或許能順利被迎刃而解,很多時候那個結在拉扯之中,就變成了一個死結再打上死結。

走了快一個世紀,我們知道,性別議題其實一直還在路上。

同性戀從被認為是一種不能被說出來的病徵、需要被強迫治療,到現在有越來越多面向的研究與討論,已經有更多人逐漸能「接受」、理解這是一種無法被改變的自然狀態,也明白任何改變性傾向的療法不僅沒有效用,更是一個在嚴重傷害同志的行為。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通過15年,2017年經大法官釋憲確保同志婚姻權利,儘管在2018年公投選舉遭逢挫敗,由保守人士提出的婚姻專法及反對性別平等教育的公投案大獲全勝,台灣面對性別議題的態度(近幾年尤其針對婚姻平權),相較於亞州周邊其它國家,還是略顯較為自由、開放;但實際上在性傾向矯正治療的部分,台灣也是到2018年2月,才正式以函釋的方式明文禁止任何類型的扭轉治療,而早在2016年,衛福部就曾預告將提出相關法案,卻因多方反對聲浪阻擾,以這樣會剝奪同志就醫權利等為由,拖延了一整年。

# 衛福部確定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違者最重判刑3年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

#衛福部擬禁「性傾向迴轉治療」護家盟:剝奪同志醫療人權(風傳媒)

在微博上,中國網民針對這項行動的回應。(畫面截圖)
在微博上,中國網民針對這項行動的回應。(畫面截圖)

性別霸凌與歧視總是會在你沒有防備的時候以各種形式反撲回來,隨時可能就在你我身邊發生,而且不分地域與膚色。


「《中國精神疾病診斷標準》仍保留"性指向障礙"
三輛貨車在上海一家醫療院所前面停等。(攝影/王彥鵬)
三輛貨車在上海一家醫療院所前面停等。(攝影/王彥鵬)

中國雖然在2001年已經將同性戀(條文式)給去病理化,但時至今日在《中國精神疾病診斷標準》裡仍保留了「性指向障礙」(性傾向障礙)相關條目,將因為性指向障礙與社會發生心理不協調的焦慮症狀特別標示出來。(《中國精神疾病診斷標準》簡稱CCMD-3,由中華醫學會精神病學分會編撰而成,沒有明文的法律效力,卻是許多判決的重要判斷標準)

根據中國LGBT權益組織蒐集同志求援資訊與藝術家武老白和策展人鄭宏彬所做的資料整理顯示,在中國現今還有近100家的心理諮詢與醫療診治機構在進行同性戀矯正治療,而他們進行矯正治療在理論上的立基點也就是CCMD-3。

在中國,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觀念依然深重,同志與家庭之間的衝突在適婚年齡往往更加劇烈,「在上海這邊很多比較年長的男同志都有結婚,但還是會出來找玩伴,只是跟那些年輕男同志到一定程度後,就會跟他們說『我跟你現在都是玩玩的,你之後還是要出去找個人結婚生子去。』」,針對LGBT處境與一名男同志討論時,他這樣說著。

這是一種惡性循環的焦慮,在如此的社會氛圍下,兒女出櫃、父母入櫃,變成一個雙方都痛苦的結局:如果可以選擇,可不可不要這麼多痛苦,但是如果真的可以選擇,誰又想要愛得這麼辛苦。於是這樣的焦慮在同志與家長之間雙向流轉著,心理諮詢與醫療機構在這時應著這個市場需求趁勢而起,他們號稱能解決這個問題,但他們所做的其實也就是「解決」同志與這個社會需求相衝突的不協調—「性指向障礙」。

三輛貨車於上海繞行時所訪問到的一家診療所,對於同志矯正治療所採取的就是這個態度,他們認為現在所做的行為都是在幫助大家,是一個「調解者」,讓同志理解父母的苦心,可能放下某些堅持、進而緩解同志與父母之間的對抗心理。


19年了,為什麼?

社會氛圍難以在短時間內重塑,但是當這些家長與同志抱以焦慮求助的時候,身在第一線的醫療與心理諮詢機構,不該默許並助長這樣的風氣,應盡到為「專業」把關的責任。

這是揹著那三面廣告牌的三輛貨車,在小小的貨櫃內所乘載運送的請願。

三輛貨車抵達南京。(攝影/網友 一鸣)
三輛貨車抵達南京。(攝影/網友 一鸣)

現在這三輛貨車已經在1月14日抵達第二站南京。他們除了會繼續籌款繞行其它城市以外,也在微博上創立關鍵字,分別是 #三辆货车與 #被矫正的恋人,希望能將這兩個關鍵字頂上熱搜,這是他們知道在中國的主流媒體基本上都被不同程度的「禁言」,才不得不嘗試通過熱詞來撬動輿論。

19年了,從同性戀在中國去病理化。現在,他們也還在那條路上努力著。

他們再來的下一站將會是濟南,如果你想協助在這條荊棘路上的夥伴,你可以這樣做: (1) 微信捐款(微信支付)贊助他們,讓他們可以繼續往下走前往下一個城市(詳見附圖與連結) (2) 在微博上協助搜尋兩個關鍵字,使其衝上熱搜 #三辆货车與 #被矫正的恋人(請記得是簡體字版本) (3) 告訴你身邊更多的朋友,邀請大家一起關注這件事。

#三辆货车 #被矫正的恋人

更多細節與連結: 恋人 | 一个针对同性扭转“治疗”的抗议计划 /武老白的微博

有次我們在眾多關鍵字中進行挑選,正愁無法決定,活動發起人之一武老白看著台灣公投時所做的那張「一起站在愛的那一邊」,嘴裡嘀咕「這句話倒是講的挺好…」,一邊用手機拍下電腦上的貼紙。(攝影/黃晧芸)
有次我們在眾多關鍵字中進行挑選,正愁無法決定,活動發起人之一武老白看著台灣公投時所做的那張「一起站在愛的那一邊」,嘴裡嘀咕「這句話倒是講的挺好…」,一邊用手機拍下電腦上的貼紙。(攝影/黃晧芸)
1 篇關聯作品
艺术行动8同志21藝術行動20藝術47同性戀18
58
58

回應0

只看衍生作品

評論區域升級啦!

現在「回應」包含了評論和關聯本作品的衍生創作,你可以選擇「只看衍生作品」。

還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