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

码农 in US

我们可以改变什么

我是一位在美的留学生,本科是国内前五名的工科,后来转学到美国公立常青藤名校学CS,毕业后直接留在美国IT行业工作。我曾经是入党积极分子,大学二年级党校毕业,因为出国无法完成背景审查而中断了入党申请。我曾经从未想过留在美国,在我脑海里,国内充满了可能性,蓬勃发展的IT行业。我喜欢中国式的拥挤,喜欢热闹的地方。我讨厌毒品,讨厌枪支,讨厌美国大城市的流浪汉。作为95后,我父母亲身经历过六四事件,我高中同班同学就去支持过占中,但我从来没有动摇过对于国家的自豪感。党和国家,也许有瑕疵,有不好的地方,但中国的发展多么令人骄傲?

改变还是悄悄的发生了。当台湾的同学用半玩笑式的语气和我说“我们已经自称‘中国台北’了,反正以后也没有选择。”;当香港被示威者搅得天翻地覆,泛民主派区议会选举仍然获得超60%的票和绝大多数席位;当大陆不断爆出996、404、251,当我认为最特立独行的《奇葩说》都开始投出“996工作不要886”的结果;我已经丧失了那种自信了。我没有任何力量。

我自认为自己的“出身”在国内来说还算是不错,广州长大,上海读书,朋友圈有不少国内顶尖高校的学生,本科或者研究生阶段到欧美留学的同学更是占了大多数。我还是有跟同学讨论过:

“民主并不一定是好事,人民都过上好日子不就行了吗?”——一位香港读书的党员同学

“因为你心里的标杆是西方的制度所以才对中国感到怀疑,我是中国人民,我支持中国政府”——一位加拿大读书的同学

“我们选择了共产党领导,要相信党的决策,要支持党的领导,这就是我们的体制。”——一位美国读书的同学

“六四事件是死了人,但肯定没多少人,而且都是本来就该被判死刑的人。法律不够高效,不能平息暴乱,香港就是例子。”——同上一位同学

也许这些样本非常少,但至少都是身处墙外,至少有渠道去接触与国内舆情完全相反的信息。那对于依然身在墙内的人,我再也没有乐观的信心。“西方民主”、“司法独立”早就被我党放在了“人民利益”的对立面上,我也再无法看到我所学过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曙光。其实我知道很多同学来了欧美之后就没有任何回国的计划了,美国S386事件也因此在留学生圈子闹得沸沸扬扬。我身边认识的不少家长,不管在国内是否取得了成就,是否积累了财富,都对自己的孩子说:“至少先拿张美国绿卡吧,争取能留在美国。”大家确实一方面说着国内的发展,国内的进步,一方面纷纷疏远。我不知道这到底怎么了。最近两个多月的时间我去问自己,问朋友,在Matters上寻找,就是想知道,我们是否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吗?

今天有幸拜读了这篇《我们可以改变彼此》,有非常多的启发。我觉得如果一切从沟通从头开始,说不定还能有机会去改变些什么。但经历了这半年来的各种事件以后,我发现自己可以接触到的信息,和自己掌握的知识,自己的想法都过于片面,过于狭隘。我希望可以搭建一个信息交互平台,集思广益,共同进步。以下是我随着这篇文章发布的想法和倡议,希望可以得到各位网友的支持和意见。

目的:探讨中国社会当今存在的问题与优势,若有可被证实的问题,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案

方法:

  1. 利用telegram等“弱中心化”聊天平台,搭建学习讨论小组
  2. 小组成员自主学习关于社会性问题的文献,收集不同平台发布的新闻等信息,结果可以整合发布到Matters平台形成文章
  3. 定期整理讨论产生的共识问题,研究可能的解决方案

原则:

  1.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讨论,通过论据辩论
  2. 后续更多原则可以通过民主形式的决策,例如通过投票增补或者删减新的“原则”

对象:

  1. 任何愿意参与讨论的网友

如果对于类似想法有任何兴趣的网友,请直接回复这篇文章,我们可以从选择聊天平台和适合的文献开始,一点一点行动起来。

另外,本文出现的同学观点只是我个人接触到的部分,对于整体圈子并不具有代表性。

我们可以改变彼此 | 非暴力沟通实用指南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