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四百零三章 第二夢境 母親(十六)

布悄然無息的落地後,見那名守衛並沒有回頭,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揣在懷中的手,也緩緩的抽了出來,只是在無意間,但卻不知為何,兩指仍是捏著一根繡花針。


布雙眼盯著對方的背影,靜悄悄地退後,直到再次沒入黑夜中,這才轉身,再次踩著身法離去。


“小心”沙善北戶突然傳音喊道


幾乎是同時,剛剛起步的 布,便正好迎上拿著火把,正上山巡邏守衛的目光。


兩人登時四目相對,瞬間都不敢相信,眼睛所見為事實,雖然兩人距離十來步,但是彼此都意會到,來者不善。


饒是如此,久經沙場的巡邏守衛,怎麼會為了一個,此時不該出現在此地的少年,而失了方寸,即便來者不善,也得將其擒下,交由 刺史張懿,再好好地審問。


為了看清前方情況,守衛左手火把一照,右手正欲拔劍的剎那,張口便要大聲嚇問。


情急之下,布掐指一捏,蓮花一彈,繡花針脫手而出。


守衛拔劍的手才一使力,便覺得喉嚨一緊,那將要出口的喊叫,登時沒了聲響,換來的竟是錐心的疼痛與滿口的血腥。


守衛喉嚨一吃痛,右手哪有時間拔劍,捂著喉嚨,一直奮力的想要發聲,卻是一點聲響也發不出。


繡花針雖然看似,只在喉嚨前後扎出了個一個殷紅小孔,旁人看來好像也僅此而已,但殊不知裡面的傷害卻遠遠大於表面的點點殷紅,即便表面的殷紅小孔,連一滴血絲都沒有流下。


繡花針能輕易的穿過布甲皮膚,何況是高速旋轉又是由內力催動下的繡花針,別說是皮甲,只要條件滿足,連正規軍的鎧甲,都能輕易穿透。


而就是因為有內力的加持,高速旋轉的繡花針,進入體內的剎那,便肆無忌憚在體內迅速的展開破壞,即便轉瞬之間便穿體而過,但造成的傷害卻是隨後而至,讓人措手不及。


繡花針的破壞,除了聲帶以外,也讓守衛的喉嚨塞滿了血液,此時連呼吸都沒有辦法,失去了氧氣及失血過多的情形下,守衛頓時便頭重腳輕,搖搖晃晃手腳漸漸變得無力,只覺得腦中昏昏欲睡,最終臉色一黑,便往旁邊倒下。


說時遲那時快,才因為眼前的事情猶自處於震驚中的 布,見到那守衛即將倒下之際,也顧不得去多想,這繡花針的威力怎麼會如此的強大,情急之下,衝上前去,一手接著正落下的火把,一手將守衛拖至草叢,然後將火把熄滅,以免被人發現。


做完這事之後,布才認真的看著地上的屍體。


見其已經是死了不能在死,如同那數以百計,命喪於自己箭下的獵物一般,鮮血流盡了無生息。


但畢竟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即便是在夢境裡,但經歷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真真實實的一般,此時見到這守衛的屍體,自己才意會到,自己的手,剛剛了結了一個陌生人的生命。


布雙手微微的顫抖,看著自己的手指,在看看守衛的喉嚨,及其張著不斷冒著血泉的大口。


雖然生於戰亂的年代,可那戰爭似乎怎麼都輪不到自己,武士與武士,大名與大名間的爭鬥,都與一般的老百姓沒太大關係,有的也只是在逃命與臣服中不斷的循環,這時代的百姓只能被動的接受,做好隨時換人統治的心理準備。


光是 布有記憶或是聽父親的訴說,尾張國內部或是與其他國之間的動亂,光是大大小小零星的戰爭,就數不勝數。


即便戰爭距離自己很近,但是那也是武士或國人間的事情,至於死傷,根本就不會發生在自己的眼前。


此時 布的心靈,深深的被這屍體所震撼,距離上一次與人打鬥,雖然不遠,但那次自己並沒有傷人之心,而這次卻是親手奪了這陌生人的性命,布心裡實在難以承受,這人命的重量。


沙善北戶察覺到 布的狀態,本來想出言說些安慰之語,但是同為獵人之子,當初第一次傷人時,雖然也是如此的震撼,但是面對敵人,你的心慈手軟,最終反而是害了自己。


畢竟當初在 福爾摩莎,自己也一度放過了自己的敵人,誰知敵人非但沒有感恩之心,反而變本加厲,調來更多更強大的幫手,最終自己魂喪洞的石頭上,連親人都被迫流離失所,不知所蹤。


就在 布顫抖的查探守衛的呼吸,親自確認其真的已經了無生氣的當下,布竟腿軟的坐倒在地上,久久沒有出聲,只張大這雙眼,直盯盯得瞪著那名守衛。


布怎麼也不敢相信,小小繡花針,居然這樣就輕易的奪走了一條人命,雖然稍早之時,自己還曾想過,用手中的箭矢,在被發現的當下,讓對方瞬間失去行動能力,當時,怎麼也沒有想到要自己需要殺人,即便知道箭矢射人,傷人奪命是必然的。


但知道是一回事,真的做出來又是另一回事,何況還是只用手感更好的繡花針,見面、運功、掐指、彈射只在一瞬之間,還未意會到什麼,地上已是一具冰冷的屍體,這讓實際年紀僅僅十三歲左右的 布,驚出了一身冷汗。


不過時間卻不允許 布持續深究下去,遠方又有腳步聲傳來,又有一名巡邏守衛上山,且後頭那轉身的守衛,發現第三名守衛正在打瞌睡,正大聲嚷嚷將其叫醒,此時若是讓他們發現怎麼少了一名巡邏守衛,勢必引起騷動,到時要逃脫就更難。


精神外放的 沙善北戶,發現來巡邏的人越來越近,便提醒 布,儘早離開此地。

“小布,有人上來了,此時不走,都他們碰頭,便會發現少了一個人,到時要走就更難了”


“…我我…殺人了…”布顫抖的說道


“小布,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也知你心裡沒有奪人性命的念頭,不過你剛剛若不攻擊他,此時死的就是你”


“一定要…殺人嗎”


“世事無絕對,很多時候,我們沒有選擇,甚至連選擇的餘地都沒有,雖然有的是不殺人的方法,可惜你還太弱小,並不具備那樣的實力,且此時你也沒有選擇的條件不是嗎,走吧…此時再不走,你得面對更多的人,到時你若不是被敵人亂刀砍死,便是像現在這樣一針一個”


“我…我不想…”


“別多想了,在不走,就走不了了,你還救不救你娘親了”


布聞言立時便收起了充滿疑惑的內心,雖然心裡還是無法接受,但一聽到娘親二字,那救母心切的心,瞬間便壓下這不安的情緒,再次收拾好心情,踩著身法閃入了黑夜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