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七十一章 沙善北戶論劍(三)

呂布一招後旋踢雖然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但是 沙善北戶畢竟是以一人之力獨戰異國數萬大軍的男人,甚至在竹林間深山裡幾度殲滅異國討伐隊的男人,憑著獨特的劍法及迅捷的步伐,在叢林裡來去自如,取人首級如同林中摘葉般地愜意。


沙善北戶知道處於空中必定是避無可避,好在知曉對方沒有使用內力,便使用拆招卸力中的受身來轉移力道及趁機轉移自身的位置,否則在有內力的加成下,這一腳指定是不能受的。


然而 沙善北戶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沾沾自喜,畢竟稍早已經親自體驗過 呂布的恐怖實力,那極其恐怖的戰鬥意識,曾經讓自己多麼地無力,於是受身逃離後,還未落地便見地上一片陰影,抬頭一撇,果然,方天畫戟在頭上不遠處,以剛猛之勢拍了下來。


沙善北戶全身汗毛倒豎,毫無疑問的,這雷霆萬鈞不一拍,若是拍在自己身上,自己肯定重傷而敗。


此時 沙善北戶猛然一見,呂布那嘴角微微上揚,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前面那兩招不是主菜,後面這一拍甚至這一拍以後的,才是主菜。


沙善北戶這才驚覺,自己一受身脫離之后,自己卻落在 呂布最有效的攻擊範圍之內,也就是這距離內自己打不到他,而他卻可以隨心所欲的攻擊,任何一招一式都會對自己造成不小的傷害。


“不行…距離絕對不可以被拉開”


沙善北戶心思極細,立時便想到這利害關係,以短擊長,距離本就是關鍵中的關鍵,若是被對方拉開距離,只要 呂布不願意,自己想要近身是很難做到的,況且 呂布對自己也沒有殺心,至少從這一招是用戟面而不是用戟刃切下來,就可以得知,呂布的確是處於切磋的模式,如此一來,沙善北戶便可以大膽的出招,想到此處,沙善北戶便不再留手,決定毫不保留的出招。


沙善北戶頂著上方壓力,微微一蹲,口裡輕喚一聲

“九劍歸一”


錚~


拉烙刀彷彿知曉主人一般,竟產生一共鳴聲,與主人相呼應。



沙善北戶手腕一轉,雙眼一凝,雙腳一踏,不理會頭上那拍下的方天畫戟,反而直刺 呂布的胸膛,順便拉近彼此的距離。

果然是藝高人膽大,沙善北戶這一招,雖然沒有內力的支持與加成,但是憑著速度上的優勢,這一手看似兇險,但卻是無害,不僅僅能夠拉近彼此的距離,也能試試對方的反應。


呂布見狀,微微一笑,畫戟還在在空,便直接橫移猛拉,以小月牙倒著直指 沙善北戶的後心。


這戟來的猛烈,沙善北戶眉頭一緊,卻沒有徹手,手腕一轉,立時便直指 呂布握戟的右手,企圖逼他放棄攻擊。


呂布見狀也不閃避,手肘一轉強硬的停止方天畫戟的攻勢,腳下輕輕一踢,揚起沙塵,再用戟桿上台的瞬間,以戟桿撞向眼睛受沙塵影響他 沙善北戶。


沙善北戶眼睛受沙塵的影響,手中的攻勢便難以繼續,但是戟桿卻硬深深的撞向自己的懷中,沙善北戶機靈一動,倒轉刀把雙臂環繞著 方天畫戟,在此借力使力,身體在戟桿上轉了一圈,落地前反手就是一刀。


呂布見對方反應靈敏,心中讚嘆之餘,手中畫戟再次攻向對方。


沙善北戶落地後,總算是沒讓 呂布成功拉開距離,但是幾會總是來的快去的也快,背後冷風颼颼,便驚覺呂布果然對自己發動下一波的攻擊,且更加的猛烈。


沙善北戶知道兩人間的距離絕對不可再拉開,立時便轉身對方天畫戟刺出猛然的一劍。


方才兩人第一次交手,無內力之下,呂布不知 沙善北戶的劍法是如此的精妙,讓自己小勝一籌,而後自己用內力及劍意,讓自己對起招來都處於上風,其實那是 呂布刻意相讓才如此,而如今 呂布已然知曉對方劍法上的精妙,且為了找出破綻及應證,雙方都沒有留手的可能。


兩人短兵相接,互不相讓,呂布霸王戟原本走的是剛猛的路子,而如今完善過後,在其原來的基礎上,又加陰柔的路數,進而互相互補。


而 沙善北戶以快打快以動制靜,將身法劍法發揮到了極致。


兩人展開一連數百招的攻防。


戰鬥意識強大的 呂布,往往出招果斷,一招連著一招,霸王戟中本無連貫招式的路數,但是 呂布出招果決,各種方向方位的出手,往往都有著後著,讓 沙善北戶難以招架。


沙善北戶奮力對了數招後,立時便發現,怎麼樣都找不到多方招式中的破綻,這幾乎是沒有破綻的戟法,可是自己生平未見,與長兵器對招,自己也不是毫無經驗,當初異國武士威廉騎士那攻防一體的長槍,也被自己迷人的身法及超強的劍法所破,且異國大部隊持長槍者居多,沙善北戶在與長兵器對決的經驗並不少於超一流武將。


可眼前這 呂布,一副畫戟在手天下我有的態勢,那是 沙善北戶對 呂布不認識,要是呂布此時騎著小紅赤兔馬,沙善北戶才會知道真正的絕望為何。


正規的長兵器使用方式,都有著其慣用的手法,雖有變化但萬變卻不離宗,有招就有破綻,即便變化再多,招式中的破綻仍然存在著,只是換個角度存在而已。


雖然 沙善北戶劍指的方向往往都是招式破綻之處,可就當劍指之際,呂布卻早一步改變攻擊的手法及方向,總是讓 沙善北戶措手不及,可見 呂布對於自己的戟法相當的有自信及無比的熟悉。


無奈之下 沙善北戶一邊輸出攻擊,一面在在腦中強力的運轉,知道對方的戟法不比其他長兵類的武器,只能早一步洞悉對方下一步,在伺機反擊。


“師父說過,普天之下沒有破綻的招式並不存在,如果沒有就是自己實力不如,如果不是那麼就將他打出破綻”沙善北戶心裡尋思著,乾脆用快劍逼其漏出破綻。


於是 沙善北戶一改被動防守的姿態,以主動攻擊來換取 呂布出招間的僵直,只要招式連著招式出現僵直的情況出現,便是 沙善北戶一劍定輸贏之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