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走,劍法留下

信長擺擺手,看也不看拉烙刀,反而一副老師傅的態勢說道

“小布啊~明國有言,武道之路,大道也,非艱即辛,而且兵器乃大凶之器,學起來肯定有難度,在下也知道你武道之路正要起步,但是不是我小瞧你,我當初為了要順利拔刀,也練了不少時日,你這才不過一下子,怎麼就這麼沒有耐心呢,聽在下一言,在多練,多練幾次,別氣餒”


布眉頭一緊,站在原處看著,織田信長,思考了一下說道

“少主…難道不是因為這刀造型不一樣…”


此時,神識中的 呂布與 沙善北戶早已發現這個問題,兩人,一個是戰神一個是劍術高手,怎麼會看不出這其中的道道,只不過兩人都想以此來測試一下 織田信長與 布武道資質的深淺。


果然經由這一件小事,兩人便知道 信長與 布資質的深淺


織田信長,天生的武道天才,有膽有勇,意志堅定,無所畏懼,可惜生在這個天地靈氣稀缺的年代,不然武道之路他難有敵手,不過缺點就是,缺少個領他進門的是師父,習武心得皆憑著自己或與別人切磋所得,所以眼界難免受限於人,以至於連 布為何無法順利抽出拉烙刀的關鍵問題都沒有看得出來。


換句話說,就是空有天才的資質,卻沒有天才般地眼界,好在目前走的路子還不錯,因緣際會下又有 布以基本內功心法相贈,不然也就是這樣,即便有 保羅的提點,也只是心得與技巧上的提升,對實力的提升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幫助,不過如今有了內力,配上異國的外在體術及橫練的體魄,日本意志操練心志的堅定,加上明國的氣與力的結合意與心的相容,三者同修,互相補足,呂布跟 沙善北戶都能看見未來的超級高手就在眼前,可惜,天道妒英才,織田信長未來的成就受限之處太大,練到極致,也是與 沙善北戶實力相當罷了。


而兩人對 布的評價,不約而同的道

“武道白紙,小白一個”就這八字,不能在多了


“阿布啊~你說,這麼簡單的事情,那小子怎麼會看不出來呢,我看他資質不錯啊,這怎麼可能?”沙善北戶藉酒裝傻充莽夫的說道,連稱呼都硬改成阿布阿布的叫,完全不怕 呂布怪罪


呂布望了神識外的那兩人一眼,這才緩緩的說道

“拉烙刀刀身筆直,似劍非劍似刀非刀,小布身體還未長成,別說拔刀,非用雙手想要達到那小子拔刀的效果,恐怕很難,況且,他們慣用的刀具,有著些許的弧度,那看似不怎麼樣的弧度,配合著抽刀的動作,恰恰能讓手腕不轉動的情形下,瞬間將刀拔出,然後從容對敵,當然若是有特別相應的功法支撐,這所謂的拔刀術,某看來…或有攻其不備的奇效,不過在某面前…切”呂布說罷,滿臉不削


“行了,知道你厲害,不用特別強調,不就是內力強悍到尋常刀劍已對你無效了嗎,都已經是個超越高手的存在,也不用特別強調吧,況且,人家有人家的武術,都是強身健體,幹嘛硬要分個高低”


“你說錯了,不只是刀劍,這世上的功法,火人或物,都傷不了某半分,只要某不允,近身者…死”呂布默然的道


“…”


空氣一陣凝重,感受的周圍空氣突然下降,沙善北戶打了一陣哆嗦後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唉~對了,你關係跟他那麼好,又在他神識中,還用內力苦苦幫他撐著這本是他不該擁有的神識空間,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呂布沉吟了一下,看了 沙善北戶一眼,並沒有回答,只是安靜地喝了一口桃花釀,便無視 沙善北戶的疑惑眼神,看向神識之外


“你身高至少也是我兩大步甚至三步以上…那個外頭的什麼什麼 小布的,身高也沒那麼高,因該沒什麼親屬上的關係…兒子不對,身高差太多,表情神韻眼神雖然都相似,不過…光是身高就不行,孫子嘛…因該也不可能,不對,阿布你說你存在千年以上…那只能是你的後代…嗯嗯這樣就合理了,血緣淡了,弱了也不意外”沙善北戶雙手一攤,嘆息這道


“…”


沙善北戶見 呂布沉默無語,便又接著到

“他幹嘛要學拔刀術,這樣吧,你叫他進來,我教他拔劍,反正我都要走了,留幾招讓他學起來,也不枉我來過此處,受你們熱情的招待”


“不用,他學戟足以,不需學其他的武學,雜而不精喂之廢”呂布冷哼一聲的道


“你這人怎麼這樣,我這也不是為了報你桃花釀之恩嗎,況且我都要走了,我這劍法乃師父所傳,生前怪我自己不夠認真,技不如人怨不了別人,就此離開這世界本就是順應天道,不過可惜師父所傳的劍術,想到這劍法就要就此斷了後人,我心中難受的很,可惜了”


“…”


呂布見 沙善北戶一副哀戚的某樣,便說道

“後面隨便找幾塊石板,你刻在上頭吧”


“喔~真的嗎,達啦蓋門壞術啦,喔喔就是,真是謝謝你的意思,唉~不過怎麼刻…我不識字啊…”


“不識字…名字怎能刻上去的”


“我師父用劍意刻上的,我不識字不會寫”


“…”


“用畫的吧”


“喔喔~那也行,我用畫的,等等…我怕他看不懂…”


沙善北戶不虧是劍術高手,將劍法心得,用象形的方式,一筆一劃的刻在石版上,呂布見一個個石板上全是圈圈叉叉直槓橫槓的,不禁看傻了眼


“汝這是胡亂畫的啥?”


“劍法啊~你看,這是人,圓圓當是頭,小圈圈是拳頭或手,直直地是手臂或腿,你看這樣拿著劍然後…”沙善北戶手舞足蹈解釋的道


“…這圈圈是手,手裡拿著劍朝上刺…我能理解,不過這下面這短短的黑線是什麼…尾巴嗎,汝莫不是將吾等看作那猴孫之輩呼”


“什麼猴子什麼尾巴,那是那個那個嘛…哎呀那不是重點,我這樣畫只是為了凸顯前後,方便識別正面或背部,這很重要的,免得到時候練錯走火入魔,可別怪我”


“那也不用這麼樣的凸顯,某還道是持著雙劍呢”


“不是…我是按著我的樣式…”沙善北戶理直氣壯然後卻是越說越尷尬的道


“…”


呂布鄙夷的看著 沙善北戶的某處,冷冷地道

“天道不喜說謊,汝就不怕天打雷劈魂飛破散嗎”


“好好知道了,我擦掉一點行了吧”


“太長”


“可以了啦,再擦就沒有了”


呂布右手一抬,右手一握,方天畫戟便握在在手中,冷冷地看著 沙善北戶,緩緩的說道

“需要某幫你擦嗎”


沙善北戶乾嚥了一口口水後說道

“不用不用,我擦我擦我就留一點,這樣可以了吧”


呂布仍是盯著 沙善北戶,眼神充滿這閉眼及冷漠


“不行啦,再擦都沒有了,你好歹也留點顏面給我吧,怎麼說我也是個絕世高手,你要是如此羞辱我,我還不如不畫,哼~我就隨便畫,反正你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到時你那小子練錯, 走火入魔真不關我的事了喔,你可要想清楚啊~”


“…也罷,就留那一絲絲吧”呂布方天畫戟輕輕一掃,果然石碑上的畫,那多出來的部分,真的都被 呂布掃的只剩一絲絲,勉強可以看得出來,對於分辨前後沒有大礙。


呂布這一舉動,嚇得 沙善北戶緊緊握著拉烙刀,雙手一上一下的擋在褲襠處,呂布每掃一下,褲襠便涼一下,一連掃過好幾個石板,這涼颼颼的感覺不斷在褲襠裡遊蕩,好不難受,硬是讓 沙善北戶臉色發白嘴唇發紫,臉色及其難看,連雙腿都快站不住,距離的發抖,一副將要倒下的模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