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五十一章 餘威難消

“小布”


“小布兄弟你怎麼了”


“…”


眾人見 布絲毫沒有受到預期的影響,不但沒有暈眩,還成功的將拉烙刀一次性的拔出,不過眾人還來不及讚嘆這刀的鋒利,盡皆著急的盯著坐在面前,低頭看著拉烙刀遲遲沒有說話的 布。


眾人試著叫喚了幾聲,布這才回過神答道

“啊喔~沒事,我沒事,這刀…好鋒利,你們看看,這上頭這四個漢字是?”


信長回頭看了看 保羅,見 保羅微笑點頭,便知道是安全的,信長也報以點頭示意,便徑直拿出酒葫蘆,拔開塞子,搖了搖聞了聞,張口便飲,即便眼前的拉烙刀已經顯出真正的面容,不再是那一把滿是血繡的陳舊物件,信長不但不看拉烙刀一眼,反而是靜靜地看著眾人,一切與自己無關似的自顧地享受,酒葫蘆帶來的濃醇香。


而猛然回過神的 布,見 池田恆興及剛剛才回來的 瀧川一益,充滿好奇地看著手中的刀,布便將手中的刀,平放在眾人眼前,卻只見 信長似笑非笑的喝著酒葫蘆,其他人則是猶豫不絕,怎麼也不敢伸手,最終在互看幾眼後,這才轉頭看向 信長。


織田信長則是笑著道

“這刀現在是 布的,你們看我做什麼,布讓你們看就看摸就摸,一把刀而已,怎麼能讓你們嚇成這樣,這傳出去還得了”


“少主…不然,你先看看,這刀怎麼說你也是第一手,就算不是,你也是帶它回來的人,不也是得你先看看,才輪到我們的嗎”


“是啊是啊~”


信長聽見 池田與 瀧川兩人一直在嘴上一搭一唱,就是不敢真的伸手,便不削的道

“囉嗦~真膽小”


信長低聲駡了一句後,不等 布將刀遞上,直接便往前彎腰,沒有絲毫猶豫的單手將刀拾起,拿在手上左右把玩,看了看然後感慨的說道

“好刀,果然是好刀,這上頭的四個漢字,寫著 沙善北戶,就是這把刀原來他主人,他的事蹟…配得上,這真是一把好刀,布,明國有話是這樣說,好刀配英雄,希望你不要埋沒它”


“少主…其實這把刀你可以收回,沒關係的,我也不太需要,我就一把隨便的小刀,就可以了,我們獵人常常在森林裏穿梭,這長刀我用不太習慣,恐怕真的會辱沒它以往的威名”布認真的道


“沒事,雖然刀的前主人戰功赫赫,這刀的確也是把不可多得的好刀,不過…一把沒有主人的刀,在鋒利也只是個擺件,安心收下吧,沙善北戶本來就是個獵人,他可以帶著這把長刀穿梭在叢林中,我想…這因該也難不倒你…嗯真是把好刀”信長說完,便把刀往旁邊遞


誰知 池田與 瀧川根本不敢伸手接刀,還一昧的往後閃躲,深知道這把刀厲害的 池田立馬就激動的搖著雙手說道

“吉法…信長少主,我不…你你還是先給 瀧川大人瞧瞧吧,我看他挺好奇的”


瀧川一益聞言雙眼一睜,不可思議的看了 池田一眼,然後見 信長拿著刀看著自己,又見 池田彷彿鬆了一口氣,在一旁拍著胸脯彷彿逃過一劫的放鬆模樣,心裡突然沒來由的吹起一陣寒意。


瀧川正想說話的時候,見 信長眉頭一緊,又見手中的刀漸漸的靠向自己,正想勉強的接下,卻又想到之前拔刀的那一剎那,自己可是當場就暈了過去,那彷彿實質一般的殺氣,登時就讓自己感到害怕。


信長見 瀧川一益遲遲沒有伸手接下拉烙刀,便故作不悅的道

“難不成,時常在暗地裡工作的忍者,也會被一把刀嚇得連刀都不敢接”


“是啊是啊~瀧川大人,你就別謙虛了,想當初你可是拼了命在外圍保護 少主啊,那可是不分早上晚上的啊~現在就拿出你當時的勇氣啥的,不過份吧,不就是一把刀嘛~你剛剛不也是才摸黑送人家回去又一個人摸黑回來的馬~這份勇氣,我恆興反正是沒有”池田恆興一付死豬不怕開水似的刻意挑事的道


瀧川一益此時已經是想殺了 池田恆興的心都有了,不過礙於 信長在場,自己也不好發作,不過面前這刀自己是千萬個不敢接下,於是便機靈一動的順著 池田的話說道

“啊~我怎麼就給忘了,我剛剛送人回去,回程的路上拐到了手肘,現在還疼得很,恐怕連拿刀的力氣都沒有了,少主啊真抱歉,不是我不敢,而是我手不方便,你看看這關節都腫起來了,你瞧瞧”說罷還將手肘關節露出了,指著剛剛被蚊子叮了一大包的地方,煞有其事的說道


“你那是蚊子叮的吧,我看看”信長疑惑的道


“不不,少主這小傷不勞煩你親自查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只不過恐怕也沒有拿刀的力氣了”瀧川說這話的時候,還可以加重刀那個字


“哎呀怎麼這麼剛好,要不要給 路加醫生診治一番”池田恆興突然開口說道


瀧川一益聞言更是心裡恨 池田恆興恨的牙癢癢的,又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有祖傳秘方,治療這樣的小傷口還蠻有用的,我等等自己上藥就行了,不麻煩 路加醫生了”


信長聞言也不勉強,雖然也知道是推託之詞,也不戳破,便轉頭看向 池田恆興說道

“喔~是嗎,池田你…”


信長話還沒說完,便見 池田突然大喊一聲

“哎呀~少主我忘了,我中午跟 若貴兄弟比試的時候,弄傷了手指,現在好痛的很,恐怕也是無福賞刀了”說罷將手指伸出來


信長見 池田恆興的手指,不知何時便滿是鮮血,疑惑的問道

“你…這傷還在滴血…不會是剛剛才弄傷的吧”


“是嗎~可能是剛剛又裂開了”說罷,池田恆興默不作聲的將剛剛剝離的指甲壓在屁股底下,忍著痛就是不願接下 信長手中的刀。


然而 池田恆興與 瀧川一益兩人的舉動,怎麼能瞞得過 織田信長,信長笑了笑,便將拉烙刀交還給 布,然後嚴肅的說道

“你們兩個,也別跟我來這套,害怕就害怕,有什麼不好承認的,回那古野後,看我怎麼整治你們,現在這裡都是自己人,無關顏面,若是在別人面前,你們敢這樣唯唯諾諾的,丟我織田家的顏面,看我饒不饒得過你們”


“是…少主”兩人見算計被戳破,便低頭的認錯道


“去一邊找 路加醫生診治”


“是,少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五十章 拔刀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