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三百四十一章 原始的戰鬥本能(一)

發布於

織田信長與 若貴花丸站在場中央,兩人面對面,卻是許久未動,場邊的眾人以為會有一場大戰,畢竟人家可是指名要找 織田信長比試的,想必對 信長的實力也有所耳聞,至少不會差於先前那些躺平的人,可就在眾人滿心期待下,兩人卻遲遲沒有動靜。


眾人面面相覷之下,私下也不斷的猜測,場上的兩人會以什麼樣的了方式打開戰鬥之門,當然其中不乏前來暗中觀察 信長的實力的人。


“阿國小姐,妳說誰會贏?”阿草好奇地問道


“嗯~我當然希望哥哥贏…可是…若貴花丸的實力遠不及妳們所見…”阿國回答道


“真的那麼厲害嗎?”


“厲害…能在劍聖手底下撐過百回合而不敗的人…能不厲害嗎…因該說是強悍”


“劍聖嗎…要如何才能成為劍聖”


“據我所知要成為劍聖有三種路線,一是本身天下一的境界,參加天覽試合取得御前比試勝出,挑戰御前劍聖勝利者,由天皇冊封者,這為御前封聖,二為自身境界突破為皆傳境,想當然就地成聖,此為境界上的封聖,第三是最罕見的也是至今為止還未曾有人做過的,就是以力證聖…前兩種都是常見的方式,不過至今為此真能成聖者少矣,尤其是第三種方式…難上加難”


“怎麽說”阿草好奇的問


“前兩種都好說,畢竟是在少數人中脫穎而出,或是境界上的絕對壓制,而第三種方式成聖,則是要以實力證明自己,說通俗一些,就是打到天下武者都服氣為止,到時候舉國上下毫無敵手,就算不成聖也成魔了”


“啊~那 若貴花丸能夠在,劍聖大人手下撐過百回合,實力不就在少主之上”


“嗯…那也未必,信長哥哥怎麼說也是達人境巔峰,只是…如今唉”


“阿國小姐,妳跟少主認識多久了,怎麼好像很了解他一樣”


“那年,我自小便父母雙亡,跟著流民叔叔伯伯們到處避難,輾轉來到了京之町,卻被流浪武士盯上,流民叔叔伯伯們奮力抵擋卻死傷慘重,當時走頭無路時 信長哥哥救下了我,他一人獨自面對十數人,那時哥哥年紀還不到十歲,劍術卻超群,一劍一個,可帥氣了,後來哥哥在京之町照顧了我幾天,之後哥哥要回尾張之前,將我交給當時來到京之町做法會的主持,雖然…”


“阿國小姐…我是問妳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情,好像妳一直都在的樣子,我對少主怎麼對妳的那些事情沒興趣啦”


“額…這個啊~呵呵我會錯意了,那是…忍者,忍者是個好職業,其實是我拜託住持老爺爺幫會尋找救命恩人,老爺爺找認識的忍者幫忙尋找,這才知道當年救我的人原來就是當時跟 城主大人來到京之町的 信長哥哥,所以對於他這些年的事情我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不過看妳跟 信長哥哥關係好像也不錯妳們…因該不會是…”


“打住,我只是內務長,沒別的,妳別瞎說也別往奇怪的地方想”


“喔~是嗎呵呵”阿國掩嘴一笑


場上 織田信長不知道與 若貴花丸說了什麼,若貴花丸的臉色不斷的變換,從驚訝的震驚再到無法置信,後來便不知在想些什麼,表情又從震驚到突然了解的什麼似的恍然大悟,直到臉上充滿興奮及期待。


周遭眾人整狐疑之際,兩人突然動了,兩人紛紛往后一躍,然後各自衝向對方舉倒便砍,啪啪啪啪啪啪,剎那間兩人已經過招不下三十餘回合。


場上 織田信長與 若貴花丸你來我往,雙方互不相讓,劍來劍擋,走位、攻擊、架檔、反擊、閃避紛紛大招盡出,信長使出 連斬改,速度之快遠在 勘十郎之上。


若貴花丸也好不遜色,以快打快硬是跟 信長打得平分秋色,畢竟稍早 勘十郎已經使出慢乙檔次的 連斬改,若貴花丸還記憶猶新,以至於能夠在瘋狂出招的 信長手下輕鬆擋下。


兩人瘋狂的攻防,卻是讓場外其他人看的是滿臉疑惑。


“呵呵呵竟然用這種方式,這小子有長進”織田信秀恍然大悟的道


“主公,少主這是?”柴田勝家也是疑惑的問道,畢竟適才自己才領教過 若貴花丸那恐怖的威壓,如今卻是感受不到任何武者氣息,不明究理的 勝家滿臉盡是疑問


“這小子,居然會用這樣的方式,不靠境界,完全依靠身體本能,順便隱藏自己的實力,呵呵雖然不知道這小子為何要這樣,不過這樣也好…這小子…必贏”


“主公,不可大意,萬一對方使詐,少主恐難以抵擋,對方畢竟是 達人境巔峰,成名已久,少主的境界雖然也是巔峰,不過…”


“勝家,你別擔心,以這小子的實力,我對他還是有信心的,若是以境界兩人勝負難說,不過若是以身體數值來說,信長這小子輸不了”


“…”柴田勝家聞言,雖然心有不甘,嘴上不說,心裡卻明白,主公說的並沒有錯,畢竟自己也親身領教過,織田信長的實力除了 宗次郎以外,織田家沒有一個武者會是他的對手。


周遭眾人又開始竊竊私語,畢竟適才 若貴花丸身上所釋放的威壓及強大的氣勢,都讓眾人不敢直面,歷經五場對決,這無形的壓力,早就讓眾人所習慣,雖然上場的人境界都不比對方,甚至 柴田勝家上了也一樣,以致於眾人先入為主的認為,織田信長該是那個可以與之匹敵的男人,至少境界也因該是一樣的。


誰知兩人卻是不用任何境界上的威壓及氣勢,雙雙只憑著身體最原始的方式,雖然出招頻繁,但是少了境界上的力量,頓時失去高來高去的朦朧美,這些招式在眾人面前,與鄉間孩童那竹棍互毆沒有什麼分別,只是感覺比較厲害罷了。


不過正是這樣無遮掩赤裸裸的出手,兩人所有使出的招式都毫無保留的在眾人面前,三十、四十、五十、一百招過去,眾人只見 織田信長滿世界的跑跳,若貴花丸卻是像被什麼定住一樣,前五十招還可以見到 若貴花丸抽空出手反擊,卻在五十招過後,氣氛丕變,若貴花丸竟只能架檔再也無法出手反擊,八十招過後,若貴花丸只能拼命架檔,幾度露出破綻,險象環生。


如此精彩的對招,讓場外眾人看得更是驚呼聲連連,卻是是讓 織田方熟悉 信長的家臣們紛紛眉頭緊皺,心裡大感不安。


尤其是與 信長有過對招的家臣,心中那份震驚與不安更甚於其他人,甚至隱約有些無力感,一種難以與之匹敵的錯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為雙立志傳 第三百四十章 織田信長上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