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三十九章 勝家敗

只見 若貴花丸右手握住刀把,手才觸碰的刀把的瞬間,達人境巔峰的威壓,籠罩在 勘十郎周圍,冰冷地死亡氣息,死死的鎖定對方。


“好強大…難道這才是達人境巔峰的真正實力…”勘十郎拼命的抵抗,想要做些甚麼,卻遲遲無法動彈,境界上的差距,讓 勘十郎只能勉強握住木劍,謹此而已。


就在 勘十郎奮力握著木劍,用盡全身最後的力量,顫抖的雙臂不願放開,那無形的威壓,壓的 勘十郎連站都站不穩,隨著由上而下的壓力漸漸的加大,膝蓋猛然抖動,將要支撐不住之際,勘十郎倒轉木劍插入地下,咬牙的撐住自己的身體,頭髮散亂面部猙獰,已然全無平常公子哥的形象。


就在 勘十郎將要撐不住之時,若貴花丸卻閉上了眼睛,冷冷地說道

“你現在放手,此戰算你贏,比試不是比生死,不用那麼認真,然~如若不然,你必有損傷”


“我的劍不允許我伏首,若要我認輸,拿劍來說話”勘十郎拼命的擠出這幾個字


“如你所願”


話才說完,達人境巔峰的威壓,突然消失,空氣彷彿突然停滯了一般,也讓 勘十郎頓時失去重心氣力放盡,身體便劇烈搖晃,全身破綻百出,此時任何人只要輕輕一劍,勘十郎便會倒下。


眾人正奇怪著,怎能適才那讓眾武者趴下,眾數十內侍女眷昏厥嘔吐的的滔天氣勢,竟在一息之間,消散不見,正感到驚奇之際,突然是氣氛再變,眾人紛紛大聲驚呼。


只見廣場上空,憑空出現梅花的花瓣,伴隨著白雪紛飛而下,頓時寒氣逼人花香滿溢。


“這是…”


“怎麼會這樣,突然覺得好冷”


“是啊是啊~看那飄下來道是…是梅花”


“什麼梅花,是雪…這個天氣…是下雪了嗎”


織田信長眉頭一緊,尋思著

“果然…這 若貴花丸的實力,與天下一境界只查一紙之隔…心、技、體、勢、氣都已經達到圓滿…怎麼就破不了境…難道是…”


勘十郎見身體已經可以正常活動,那壓著自己無法動彈的氣勢威壓依然消散,雖不知為何如此,卻不容得自己是深究,畢竟機會難得,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於是便提起最後一口氣,使出能夠迅速拉近距離還能一招制敵的 星芒閃,筆直而去。


勘十郎這突然的暴起直衝,讓在場所有人緊張萬分,有的人疑惑著 若貴花丸怎麼就無動於衷,有的人卻訝異著 勘十郎怎麼就魯莽著急著出手,可 勘十郎這最後的一擊,卻是將 星芒閃的速度崔到了極致,讓所有人都措不及。


只見 勘十郎單手持劍,表情堅毅,筆直的衝出,劍尖、劍身、手臂、身體連成一直線,在空中劃出一抹驚鴻,拖著殘影直奔 若貴花丸而去。


眼見著 木劍正要刺中 若貴花丸的身子時,眾人皆大感意外,剛剛還釋放出驚天氣勢的 若貴花丸,怎麼就閉眼傻呆著,一動也不動,難道說只是曇花一現。


大夥兒正疑惑的時候,若貴花丸在千鈞一髮之際,雙眼一睜,嘴角上揚,右手瞬間拔出木劍,咻的一聲,空氣彷彿再次靜止,勘十郎停在半空中,卻渾然不知,當時間恢復行走時,眾人又一次驚呼,勘十郎已經躺平昏厥了過去,不醒人事了。


“花田流 奧義 梅花三弄”


眾人還不知怎麼回事的時候,卻只聽見 細微不可聽的聲音,從 若貴花丸的方向傳出,眾人還來不及面面相覷,織田方便衝出來許多人,有的衝向 勘十郎查探傷勢,有的大聲嚷嚷的衝出來,試圖包圍 若貴花丸,討個公道。


“二少主~你這混帳東西,怎麼下得了手,他還是個孩子啊,我今天必須得讓你知道,織田武者不是好欺負的”


“混帳東西,竟敢下此毒手,看我繞不了你”


“盛次不可魯莽”


佐久間盛次與 佐久間盛重見到 勘十郎倒地不起,顧不得 同族兄長 佐久間信盛的阻止,拿著太刀,直接就拔刀衝向前去。


若貴花丸反手便是一劍一個,碰碰兩聲巨響,便見 拿著太刀衝向前,執意要將 若貴花丸砍在當下的 盛次、盛重人,竟不敵拿著木劍的 若貴花丸,兩人不約而同的躺在地上便不醒人事。


一旁的 柴田勝家見狀,不等 信秀開口,便奮而提刀上前,達人境後期的 柴田勝家,狂暴的氣勢瞬間放出,只往前走三步那氣勢便以震驚在場的眾人,勝家沒有等 信秀開口,便已經衝上前去,舉刀便是一刀力劈山河劈向 若貴花丸。


柴田勝家這一手,有先聲奪人之勢,站著兵器上的絕對優勢,且趁著 若貴花丸正收招之時,企圖一招出其不意將 若貴花丸斬於刀下。


而 織田信秀關心著 勘十郎的傷勢,並沒有注意到場上的變化,在 平手政秀與 林秀貞回報 二少主無恙的當下,一回過神便見 佐久間盛次與 盛重已經倒下,正想出言阻止,腦海裏念頭才轉,便見 勝家早已經衝了出去。


場面上瞬息萬變,從 勘十郎出手到 柴田勝家衝出去,其實才過了幾秒鍾的時間,這瞬間的變化,讓眾人看的是膽戰心驚。


就在眾人以為 柴田勝家會一舉得手之際,織田信秀與 信長父子卻同時出聲

“住手”


可惜這一聲遲來的阻止,並沒有阻止 勝家那迫切殺人的心。


但眾人只見 勝家的勇猛,那手中的太刀閃著耀眼的光芒,那森然的殺氣,赤裸裸的透著,刀未至殺氣依然臨下,可謂是恐怖至極。


眾人立時便聯想到,這可是 織田的大將 柴田勝家啊,眾人歡呼之餘,卻忘了 勝家是領軍之將,是武家之子,本就依靠著自身的勢力而生。


而身為野武士的 若貴花丸依靠的不是背後勢力,而是本身的實力,那可是刀尖上走過來,穩妥妥的 達人境巔峰。


個人戰畢竟不是團體戰,兩人此時比的不是行軍打仗,而是個人武道間的對決。


眾人看熱鬧的人不知,信秀與 信長父子怎能不知,可惜出聲阻止已經晚了。


兩人的阻止聲才喊出,卻見 若貴花丸反手就是三劍連發,柴田勝家膝蓋、手、脖子三個地方接連中劍,。


柴田勝家因為衝力過猛,殺人心切,舉刀砍下的時機抓得洽到好處,本以為可以趁著對方收招之際,來個奇襲,誰知 柴田的刀快, 若貴的劍更快。


“中”


柴田勝家先是膝蓋中劍後便吃痛,猛然向前一跪,然後手部一痛,手中的劍瞬間脫手落在了地上,脖子一緊,便見 若貴花丸手中的木劍,劍尖抵著自己的脖子。


木劍的彼端傳來的森然殺氣,另 勝家久久不敢亂動,饒是久經征戰的 柴田勝家,也被對方那實質的殺氣,逼的自己也不敢側目,尤其是對方自始至終,連一眼都沒有看向自己。


這是威脅赤裸裸的威脅,鄙視明白白的鄙視,彷彿是在笑自己的無知,此時 柴田勝家才發現,自己的魯莽出手,那想要撿頭的舉動與念頭,本身就是一種錯誤。


在絕對強大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個雞肋,尤其是見識過那境界的強大,還要出手偷襲的,簡直就是在茅廁裡點燭火,找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三十八章 勘十郎請戰(五)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