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三十八章 勘十郎請戰(五)

發布於

果然,就在 織田信長小聲的呢喃落聲之後,一直站著的 若貴花丸終於動了。


若貴花丸腳下猛然發力,啪的一聲,直接往前衝去,高速的移動之下,只看見其飛快的黑色人影,跳上跳下的迅速穿梭在 勘十郎攻擊而來的劍招之間。


見木劍彷彿擊中在劍招中的黑影身上,噗噗噗獲獲獲的響聲,不斷的響起,只見這邊黑影消散,那邊黑影又起,明明木劍一劍一劍都掃中那黑影,卻又好似撲了空一般,看得眾人一陣驚愕喊出一陣驚呼。


勘十郎使出的奧義日輪斬,由四面八方的襲來,對其灑下如同天羅地網般的劍網,卻沒有一劍真的擊中 若貴花丸,嚴格來說擊中的只是其移動中的殘影。


奧義日輪斬共十二連斬,是速度與力量的極致表現,要達到其完整的攻擊威力,必須得將速度及力量達到一個平衡,甚至推至極致,是 信長三招奧義中最具有威力的一招,不過因為是 信長自創的招式,也只有他本人使用才能發揮其獨特的威力,即便是親弟弟 勘十郎使出這完美的奧義,卻還是差 信長自己使出的,猶如十萬八千里,所謂只有被模仿卻不曾被超越,沒有 信長那自帶的王霸氣勢,這招誰使都不好使。


一瞬之間,十二連日輪斬連番使出,眨眼之間,彷彿過了好久好久。


“結束了”信長再次呢喃道


就在 勘十郎招式使完之際,若貴花丸最後的身影定格在 勘十郎的正前方兩步的距離,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底著頭看也不看向自己。


突然一股冰冷地寒氣,由 若貴花丸身上散發出去,緩緩的朝向四方,感受到前方綻放一絲絲的死亡氣息,冰冷地朝向自己,像是猛獸鎖定目標一樣,那無形的威壓,死死的禁錮住自己,讓 勘十郎瞬間感到煩悶不堪。


若貴花丸低著頭,渾身散發的死亡氣息,一自己為中心,冉冉的向外推去,周圍一干人等,感受到這冰冷的死亡氣息,迎面撲來,承受不住的人,漸感壓力大增,紛紛側頭不敢與之目視。


而織田方的一干重臣,也察覺到情況的不對勁,這氣氛的丕變,已經遠遠超過比試時該有的氛圍,但礙於主公 織田信秀沒有什麼舉動,只能警戒著,手握著身旁的太刀,隨時就要衝向前去,做好要救下二少主的準備。


突然 若貴花丸,抬起眉毛,橫眉倒豎,膝蓋微蹲,身上整個氣勢再次提升到另一個高度,一個遠遠高于名人境的高度,氣勢凝結到極度的緊實。


勢,是武者進入名人境的標誌,是天下武人由初識武道,一路走來揮盡了風華,斬斷了歲月,是歷經無數次的揮擊,數以萬記的基本動作斬劈刺,由內而外甚至容於自身,一種虛無縹緲難以形容的東西,心技體的昇華。


而達人境巔峰,勢已經達到了實體,甚至可以用於創造有利於自身的戰鬥環境與氣氛,舉手投足之間傷人於無形,讓敵人難以近身,尤其是有些自身自帶特殊氣勢的武者,在勢的運用上更為強大。


織田信長感受到對方身上的氣息後,小聲呢喃道

“好強大的氣勢…這死亡氣息,雖不如那人…但是這感覺…到底要殺了多少人才能有這樣的死亡氣息…勘十郎,希望你能挺住”


“喔~聽 信長哥哥這樣說,怎麼好像很利害的樣子,可是你身上的氣息,感覺沒那麼強大啊”阿國疑惑的道


“阿國小姐,妳也能感覺的到那什麼什麼…氣勢啦實力還是境界什麼的嗎?”阿草揍過來問道


“當然啦~我本身也是習武之人啊~”


“哇哇~那麼厲害,阿國小姐是什麼境界呢”


“我啊~還好而已,境界不高,防身沒什麼問題啦~都是練習後,閒暇之餘的休閒活動而已哈哈”


“是嗎,阿國小姐好厲害,那妳能看出我們 少主的境界嗎”阿草好奇的問道


阿國聞言,看了 信長一眼後說道

“哥哥的名氣在武者裡那麼的大,還能自創招式,這當然達人境巔…峰咦不對…信長哥哥怎麼才,不可能…這是名人境…氣勢那麼飄,感覺剛升上來…怎麼可能…哥哥難道你…”阿國疑惑的看著 信長


“怎麼可能,少主有達人境…不可能,跟場上的人差那麼多,少主絕對沒有達人境,上次才看過少主打架,頂多跟二少主差不多吧~是吧 信長少主”


“…”信長並沒有回答,依然沉默的看著場上


此時 若貴花丸前腳輕輕抬起,輕輕放下,放下腳的瞬間,身上的氣勢瞬間拔高,直衝雲霄,那冰冷的死亡之氣撐著一股風勁瞬間向外噴發,在場所有境界在名人境以下的人,不論武士內侍凡夫俗子老弱婦孺,通通感到一陣心悸,那腐朽難聞的死亡氣息也瞬間讓眾人噁心難耐,好些人,尤其是女的都忍受不住,紛紛衝出廣場,瞬間嘔吐聲四起,空氣中也飄起各種食物摻雜在一起的味道。


感受到對方氣勢丕變,那無形的威壓壓在自己身上,眼前的 若貴花丸彷彿無限般的放大,那鄙夷眾生的眼神,由上而下的盯著自己,勘十郎不甘示弱的釋放氣勢,想要反擊,卻不堪一擊的消散在自身衣服的表層。


柴田勝家見狀,終於按捺不住,迅速來到 信秀身旁,小聲的道

“主公,情況有點不太對,要不要我出手阻止他們 ”


“不用,比試而已,不用太過擔心”信秀小聲的道,眼睛卻依然興奮的看著場上


“可…二少主明明實力就不敵,這樣下去恐怕會傷了二少主”


“勝家,勘十郎竟然選擇上場,他就必須做好心理準備,比試總有輸有贏,重點是能否在其中得到有益於自身的東西,況且對方是達人境巔峰,勘十郎這樣的境界能用他對決,這本身就是一種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想 勘十郎已經做好準備了”


“主公…我是怕對方萬一動了歪念頭…以在下的實力…我沒有把握”勝家瞪著大眼,皺著眉頭說道


“放心吧,他怎麼說也是個高手,這樣的事情,他不會做的,武者有武者的底線,沒事的,人家是有求與我們,這過河拆橋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況且你有把握打敗他嗎”信秀認真的道


“沒有…可是…二少主”勝家還想再說什麼


“好了,別擔心,別妨礙我看比試,這麼精彩的比武,我才不想錯過,搞不好我這垂暮老者也有破境的機會”信秀說完就大手一揮,柴田勝家這才不甘心的退至一旁仍然不放心的警戒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