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58 左大廚子有把刀

“幻想著妳手中有一塊豬肉,用手先拿進冰箱裡,再拿到桌上,再拿進冰箱,再拿到桌上,反覆數次,最後將豬肉放進冰箱裡,妳看看妳的手上剩下什麼”…剩下油水,厚厚的油水

58 左大廚子有把刀


警衛課課長低著頭回去坐下後,人群裡又站起了一人,身材魁武莫約四十來歲,臉上滿是坑疤並且毫無笑容,且雙眼微微帶著兇光,汪板橋是他的名字,湖中月總務課的課長,掌管洞中大小事務,此人一站起來,現場許多人都安靜了下來,汪板橋走上前,將一疊文件放在 寇小九的面前,嚴肅的說道

“小…咳咳,寇董,妳好,我是總務課 汪板橋,向妳報告,有鑒於我們戶外停車場,長年積水,造成停車的員工在停車上…諸多的不便,上次開會決議翻修,不過礙於工程用地上臨近河川,在建造上又有著諸多的限制,總務課課員們會同轄區各部門,上月進行諸多的會議,也達到了一些共識,所以建請重新規劃,配合河川整治計畫,請建設公司重新設計”說罷居高臨下的盯著 寇小九,表情頗為不耐。


寇小九趁著 汪板橋彙報之際,看了看文件上的內容,尤其是書面報告,不禁滿臉黑線,看著文件上那手寫的字跡,心裡想著

“真是人如其名,字如其人,真是不一般的粗曠”


寇小九抬頭看了對方一眼,也被其目光裡的兇光所震懾住,好在,還不等 寇小九說話,在 小九轉身與 清風四目相對之際,林經理已經側身開口說道

“這問題,我們找個時間在研議,汪課你先回去坐著,我會盡快召開會議”說罷也對 汪板橋使個差不多得了的眼色,汪板橋會意後便不發一語的轉身離去。


緊接著又有一人站起來,這人聳著肩膀,歪著頭走到前面,同樣的將一疊文件放在 小九的面前,小九還沒看文件便被此人的裝扮所吸引,同樣是四十來歲卻看起來像是二十來歲,皮膚白皙紅脣齒白,梳著一頭浪子頭,髮尾飄逸輕揚,會議室雖然打著燈光,卻還不至於需要帶著雷朋黑墨鏡遮擋,此人卻帶著墨鏡,露出說不出來的帥氣,陳志宏運輸課的課長,掌管湖中月對外所有車輛調度與貨物的運輸

“寇董妳好,我是運輸課的課長,我姓陳 跟你彙報一下,這是我們車輛的汰舊換新計畫,您過目一下”


“陳陳課長…你…眼睛怎麼了…”小九看著對方,答非所問的問道。


“我的眼睛…這喔抱歉”陳志宏這才會意的自己臉上還掛著墨鏡,便摘下墨鏡了出了瀟灑的微笑,眼睛不經意的喵了一旁的財務部部長一眼,對方嘴角不經意也露出了微笑,卻故作鎮定的抿了抿嘴,假裝不看對方。


寇小九見其人果然白潤如玉,只是摘下墨鏡後,眼角一處小傷疤,卻成了完美中的一處不完美,寇小九不禁好奇的問道

“你的眼角是怎麼了?”


“嗯…嘿豆…抹重要啦,寇董妳還是看看報告,這金額比較龐大,要仔細一點,其他的事情,有空在跟您細說,不過妳放心,項目及數字絕對清清白白,該有的都有,該注意安全的地方絕對不會含糊,決不私吞公款一絲一毫”志宏眉毛微微抖動忍住尷尬的道。


寇小九聞言也不在追問下去,畢竟每個人都有個人的過往,而且在這個時候問著毫無緊要的問題,實在也不大合適,便側頭看了 清風,見 清風微微點頭,小聲的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你不吃豬肉的”


寇小九聞言微笑的道

“嗯,這事,准了,你回頭與 經理商議吧”說罷側身問道

“什麼不吃豬肉是什麼意思?”


“豬肉理論,妳知道嗎?”


“我不懂,是買的嗎”小九不解的道


“幻想著妳手中有一塊豬肉,用手先拿進冰箱裡,再拿到桌上,再拿進冰箱,再拿到桌上,反覆數次,最後將豬肉放進冰箱裡,妳看看妳的手上剩下什麼”


“手上…手上,用手拿著豬肉放進冰箱在拿到桌上…嗯…油油的…都是豬油啊”


“聰明,就是豬油…準確的來說…就是油水”


“原來如此”寇小九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陳志宏回座後,緊接著又是一些瑣碎的提案,有的被 清風經理當場搖頭否決,有的則是日後再議,整場會議也越開越沉重,眾人也開始竊竊私語,矛頭都指向經理 林清風,大多看的出,決定事情的權力,還是在經理的手中,見 寇小九對 經理言聽計從,也礙於 寇小九的存在,眾人只能敢怒不敢言,僅此於私下的搖頭議論,聲音也壓的低下,直到左大廚站了起來,會議壓抑的氣氛也來到了最緊繃的時刻。


左大廚一頭蓬鬆亂髮,身披著潔白的白色廚師大袍,左胸口繡著大大的紅色左字,字繡得是龍飛鳳舞,猶如鋒芒側露一般,令人不敢直視。


腰上繫著二戰留下來的戰術腰帶,雖舊而不敗,雖殘而不破,上頭滿是歲月的痕跡,歷經無數歲月更替風霜血月。


腳下踏著五金行花九十九買雙送雙的雨鞋,腰背上隨意用水管壓制成的刀鞘,插著一把黝黑難看的剁骨刀,據說是千年寒鐵所鑄,削鐵如泥吹毛可斷,刀面上還卡著一顆彈頭。


據說還是 左大廚的祖上參加過二戰,當時就用這把刀身擋過無數顆子彈,救下許多無辜的老百姓,其中就有一顆卡在上頭,卻一直沒有拿下來,卻不想這便成了 左大廚的行動商標了。


左大廚走了出來,沉穩的步伐,冷漠的氣息,冰冷的殺意,令在場的人都不忍側目,紛紛低頭避過,直到左大廚走到 寇小九的面前,用著流利的台語口吻說道

“董仔,我沒讀過什麼書,我不懂電腦也不會寫字,妳別騙我,妳今天公布的下午茶計畫,我對這個很有意見,妳要不要聽聽看”


寇小九正想說話,林清風便站起來開口說道“左大廚啊~這場合怎麼能帶刀呢…要不你先把刀解下來…”清風話還都沒說完。


“岑”的一聲,左大廚右手反手向後一抓,竟在 林清風眼前一晃,反手又將刀插入腰後,冷冷的道

“刀在人在,刀落人亡”左大廚這一手,讓在場所有人嚇得閉上了嘴,也紛紛閉上的眼。


林清風正想發作,卻見自己桌上落下一隻蚊子,手腳還猶自抽動,都還沒仔細看,卻聽 左大廚已經開口說道

“不用看了,我剛剛幫它割了雙眼皮,你要不要也試看看,嘗試一下我刀的鋒利,放心我剁骨如劃線,切肉如滑冰,肯定讓你毫無知覺”


“我說說而已,你別生那麼大的氣,凡事都可商量,是吧…語嫣”林清風說罷還向站在 楊一二身旁的 陳語嫣使個眼色。


陳語嫣會意,立時走向 左大廚身側,開口說道

“老師,您別生氣,您慢點說,別傷了和氣,寇董…額…梁董的後人在此,別嚇到人家,老師…不如我幫你持刀,您可以放心了吧”


左大廚嘴上雖不說話,臉上卻還是一臉不願意,陳語嫣俏眉微舒微微歪頭甜美的笑著道

“老師,您就把刀解下,放心交給我吧,難道學生還會害你不成”


左大廚聞言,見 語嫣漏出難得的無辜嬌羞樣,一下午憋著的氣,立時便煙硝雲散了,左大廚輕歎了一聲小聲的說道

“唉~妳怎麼老護著人家,我才是你老師,他是外人,我真拿妳沒辦法,我這是養老鼠咬布袋啊,我黑面菜了啦~唉拿去”說著說著便解下腰上的刀,無奈的雙手奉上,慎重的交到 陳語嫣的手中。


陳語嫣甜甜一笑的道

“誰叫我是你乖徒兒,我知道老師您最疼我了”說罷便在左大廚面前,俏皮的輕吐舌頭,轉身後又恢復清冷的模樣,雙手托著刀走向自己的位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我、妳,怕了嗎? 57 在其位,謀其事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