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41 清風早知道

眼見會場裡一個一個被叫出去,在 楊一二也離去後,終於輪到 寇小九……

寇小九看著眼前的 陳語焉,卻是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只露出淺淺的微笑點個頭,起身隨手抄起隨身物品,離開座位並沒有向前門走去,反而是先將空的咖啡杯丟至後方的垃圾桶裡,才走向前門的方向,全程 語焉臉上都掛著微笑,不催促也沒露出一絲絲不耐的表情,只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候。


小九走過 語焉身旁時,兩人短暫的對視,各自都能從對方眼中看見那真誠與友善的眼神,兩女彼此點了頭也沒有對話,只給予對方一抹淺淺的微笑。


走出了面試會場的前門,語焉將門輕輕關上後,便主動走在 小九前頭,回頭說道

“那……跟我走吧”說罷便領著 小九往前走。


小九靦腆的點頭回應後,便跟在 語焉的身後,腳步輕鬆的往電梯的方向走去,電梯中庭距離面試會場也不太遠,兩者都在洞窟最深處的地方。


進了電梯,語焉按下五樓的按鈕,電梯關上了門,隨即緩緩上升,小九這才發現,這電梯四周都是特殊強化玻璃的材質,而且用了特殊的方法,可以從裡面看到外面,而外面是看不到裡面的,這樣的設計不禁讓 小九耳目一新,要不是電梯裡還有別人,好奇的 小九都想往電梯邊緣往外瞧。


或許是 小九好奇的眼珠子不斷的左右來回打轉,被一旁的 語焉所補捉到,語焉忍不住的輕笑了一聲,小九聽到這輕輕的笑聲,便尷尬的輕咳了兩聲以此來強作鎮定,卻不想怎麼也藏不住臉上的緋紅。


陳語焉見 小九的狀態,便知剛剛自己的輕輕笑聲竟還是讓 小九聽見了,為了不讓 小九誤會,覺得自己無禮,便主動開口說道

“抱歉,我剛剛是被妳靈活的眼珠子……不是笑妳……妳別誤會”。


小九聞言遙遙頭說道

“沒事,我只是覺得這玻璃看的到外面,感覺好特別,我長這麼大沒見過這樣的電梯,抱歉,這因該是我見識不足,算我無禮了”。


語焉聞言急忙搖頭說道

“不不,是我無禮……咳咳,不如我介紹一下各個樓層都有著那些部門吧……”。


小九則是微微笑著點頭算是回應,於是在 陳語焉簡單的介紹下,小九也稍稍瞭解了各部門所在的樓層,兩人也因為這樣短暫的對話,彼此間的隔閡也消除的差不多了,甚至到達五樓的剎那,兩人都相視一笑。


“叮咚”一聲,電梯來到來了五樓,語焉率先走出電梯,領著 小九前往 林清風總經理的辦公室,語焉敲了敲門,便將門微微開啟,便對著 小九微笑示意,便轉身離去。


小九見 語焉的背影漸漸遠離後,這才輕輕將門推開,走了進去。


一走進 經理辦公室,便見 林清風經理正埋頭在公文堆裡,並沒有第一時間的理會自己,對此 小九也不在意,迅速的左右掃了一眼,只見這辦公室擺放的陳設是相當的簡單且整齊,竟沒有任何感覺上很私人的物品,沙發桌椅上竟乾淨的一塵不染,上頭什麼也沒有,門旁一排書櫃上頭竟是一些企業的介紹書籍或是商業雜誌,上頭也不乏一些成功商人的自傳等等,而書櫃旁的牆面上掛著一幅畫,卻不像一般成功人士常掛的八駿圖也不是什麼山河城池水墨畫,而是讓人想不到的竟是掛著 Miss M的照片,而且還是在直播間或是試音間裡,不小心補捉到的畫面,一反尋常拍雜誌的擺拍,而是呈現一種自然不造作的美,發自內心的笑。


小九疑惑的看了一眼,心中登時來了疑問,卻不是問為什麼是她,而是覺得這樣的照片是怎麼拍下的,正當 小九沉浸在 Miss M自然的笑容當中,林清風終於開口說道

“誰在那裡”。


小九聞言這才從照片上將魂拉了回來,看向 林清風的方向,卻見其還埋頭在公文裡,並沒有抬頭看向自己,小九無奈只好開口說道

“經理你好,我是……”小九話還沒說完,卻見 林清風筆停了下來,將頭抬起看了 小九一眼,放下筆站了起來,隨手將公文抱起,站到一旁恭敬的說道

“不知是 董事長到來,怠慢之處請 寇董見諒,寇董您請坐,我這裡平時沒有什麼人來,所以沒有預留茶水來招待,您站了那麼久口渴了吧,不如我請人去準備茶水咖啡什麼的,不知 寇董喜歡什麼飲品”。


小九聞言則是愣了一會兒,見 清風將桌子清空只留一台電腦,這才突然開口說道

“你剛剛叫我什麼”。


“寇董”清風回答道。


“你早就知道我姓寇”寇小九疑惑的道。


“是的,前幾天,寇總裁已經來電跟我說過了,而且我一早就在路口雜貨店看見你在那裡,還看著妳走進來,正想下樓找妳,卻找不著妳,怎麼知道妳居然會參與面試,真是抱歉……妳那畫作我會讓人好好保存的”說罷 林清風便退到了一旁,為 小九讓路。


小九則是揮揮手說道

“不用讓坐,我坐沙發就行的,就坐那裡好了” 小九指著沙發說道。


林清風聞言也不勉強,卻是先走到辦公桌那兒,拿起辦公電話,按了幾個案件,對著電話那頭小聲的說了些話,然後才走來沙發處,將剛剛那疊公文放在一旁矮桌子上,才對 小九說道

“董事長剛剛畫的那副大作,已經給 寇總傳訊息過去,寇總交代說要表起來,臨摹兩份一份掛在門口與 梁董掛一起,一份寇總說他要留下來做紀念,還說真跡就放在我們湖中月裡,讓我們好好保存”


寇小九聞言則是連忙搖手說道

“我那那是畫,根本是胡亂塗鴉,你剛剛還說畫的好,還好我自己知道我不會畫畫,不然剛剛那場面,換做是別人恐怕得直接走人,不對……你既然已經知道我,怎麼不阻止我,還讓我上台……”說罷輕輕搖著頭。


林清風聞言也不接話,直接拿出手機,點開訊息畫面,放在 小九的眼前,小九見狀登時就傻了,上頭卻是自己父親與 清風的對話,竟是寫明著

“放手讓 小九畫~她指定行的,拿過獎狀的,沒問題的,肯定讓會所有人驚艷”


小九遙遙頭害羞的說道

“拿過獎狀……不就是幼稚園的時候嗎~我真服了我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我、妳,怕了嗎? 40 第二階段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