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八十六章 明國藥浴(五)

吉法師交代任務後就領著 阿草上街……

大街上 生駒吉乃不斷的在後頭追問,前方 吉法師卻是隻字不題,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入了居酒屋,一走進居酒屋,阿草便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畢竟居酒屋裡的環境及出入的人比較複雜,大多是武士、賭客、酒客、風塵女子、野武士等等等,都是來這把酒言歡或是尋歡作樂的地方。


生駒吉乃生在商賈人家,家裡雖然不乏野武士的出沒,平時家裡也不少見到野武士群聚在一處,喝酒作樂的模樣,雖然當時自己作為 生駒家的財務話事人,管的雖然緊,但是偶爾還是會開放一下,讓家裡的僱傭或野武士能夠輕鬆一下。


只是類似這樣的場合,阿草打小以來卻是見都沒見過,見著居酒屋裡頭滿是人潮,裡頭形形色色的人物分桌而坐,有幾個人一桌呼來喝去的一口茶一口饅頭的,也有兩個人一桌互相交頭接耳低聲交談,當然也有坐在角落左擁右抱上下其手的,總之這一大清早居酒屋居然就聚集那麼多人,也是讓 阿草長見識了,只見兩人進門後便在門口站了一會兒,也不見有人來招呼,只是 吉法師好像不以為意,似乎對此情形早已見怪不怪。


於事乎 阿草便緊張兮兮的跟在 吉法師的後頭,小聲的問道『怎麼帶我來這種地方,這裡感覺好可怕,少主……我們還是走吧……走了走了大不了我不問了不問了行不行,那有這樣你親了都親了還不讓人問,問了還生氣帶人來這種地方,我真是服了,不問了我不問了好嗎,我們走吧』說罷還抓著 吉法師的後腰帶,輕輕的拉扯著,竟主動彎著腰將頭從 吉法師的腋下探出去,仰臉看著 吉法師,而當事人卻是無動於衷。


阿草話才一說完,擁擠的走道深處便迎來一位樣貌媦瑣尖嘴猴腮瘦小男子,阿草一見狀嚇得立時將頭縮了回去,緊緊將臉藏在 吉法師的背上,雙手緊緊抓著 吉法師的腰,躲在身後瑟瑟發抖低聲的道『少主少主我錯了我錯了……別把我賣了求求你求求你』。


『呦吼~是少主大人,歡迎再度蒞臨,今天店裡人比較多,沒有第一時間出來迎接你深感抱歉』那媦瑣之人一臉歉意的說道。


吉法師點點頭說道『沒事,今天怎麼那麼多人,一早就這麼熱鬧』吉法師說罷環視了一下四周。


媦瑣男子笑著道『可不是麻~這你就不知道了,他們在這裡聚集可是有原因的,主要是那個那個咳咳咳……』媦瑣男話只說到一半卻沒有說完,反而是乾咳了幾聲然後伸出右手,拇指跟食指不斷的搓揉著,雙眼瞇成一條線,左右嘴角大幅度的上揚,偶爾眉頭還抖動幾下,然後用左肩輕輕搖晃幾下。


吉法師見狀露出不悅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媦瑣男,冷冷的道『你不想活了嗎』。


媦瑣男歉聲的說道『少主您誤會了,我怎麼敢向少主做這卑鄙的事情呢~只是這幾個消息對少主您來說,很重要的而且您肯定會有興趣的』媦瑣男眉頭微微抖動暗示的道。


『喔~是嗎……你怎麼知道在下會感興趣』吉法師冷冷的道。


媦瑣男聞言便小心翼翼的注意左右有沒有人看向這裡,確定沒人注意後才靠近 吉法師,小聲的說道『別的不說,其中有一條是關於 宗次郎的這 少主因該有興趣了吧』說罷便刻意退後半步,小心翼翼的看著 吉法師。


吉法師聞言便死死盯著眼前這媦瑣男,尤其是聽到有關於 宗次郎的事情,更是勾動心中那莫名的火,開什麼玩笑 宗次郎可是自己的兄弟,而且昨天才從他家裡離開,怎麼也不因該會發生什麼事情才對,只要 宗次郎手中拿著槍,誰都傷不了他,這不是過分自信,而是事實,不過既然提到 宗次郎,吉法師怎麼也不能大意,於是伸手向後頭的 阿草討錢袋。


在 吉法師身後的 阿草,突然感覺到有一隻手伸向了自己,嚇得立時向後退了一步,見是 吉法師伸的手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卻還是不放心防備的道『少主你想做什麼……你你可別亂來喔……』


吉法師聞言白眼一翻的說道『妳這一大早都在想什麼亂七八遭的事情啦~真受不了妳,錢袋拿來』說罷便作勢就要伸手就往 阿草懷裡搜。


阿草見狀嚇得是花容失色,連忙退後說道『我自己掏自己掏……你的手離我遠一些』說罷便轉身伸手從懷裡掏出錢袋,轉身卻直接交給 吉法師,反而用雙手將錢袋握緊揣在心窩邊上,皺著眉頭看著 吉法師,小聲的說道『要多少』


吉法師見狀便笑著道『狀態恢復的真快啊~本以為妳會直接嚇得交出來的,看來錢才是妳的命門啊~』


阿草見 吉法師還在跟自己說笑,便認真的說道『少跟我打哈哈,認真點,要多少』


吉法師說道『就兩三紋錢吧』


阿草聞言又道『兩三紋錢……是兩紋錢還是三紋錢,說清楚點,別給我打馬虎眼,我們口袋緊得很,得算清楚』


『就三紋吧』吉法師道


『太多』阿草說道


『那……兩紋』吉法師又道


『嗯……一紋吧就只能這麼多了,要不是提到 宗次郎,要我掏錢~沒門』阿草直接從錢袋裡拿出一紋錢放在 吉法師手裡,然後直接將錢袋綁緊,又塞進了懷裡,然後咻的一聲繼續躲在 吉法師的身後,不一會兒又開始一個人瑟瑟發抖。


吉法師遙遙頭,手指夾著一紋錢,轉身看著那媦瑣男,冷冷的道『聽到了吼~夠不夠』


猥瑣男本能的想要皺眉,卻突然見到 吉法師左手稍稍碰了太刀一下,然後又見到 吉法師那毫無情感的眼神,立時便收下那一紋錢,然後識相的說道『這裡說話不方便……不如我們換個安靜的地方』說罷還用奇怪的眼神看著 吉法師。


吉法師聞言皺著眉思索了一會兒,雖然不知道這媦瑣男的意思,不過卻是無所謂冷冷的道『隨你,不過你可要保證你所說的東西值得一紋錢,不然那一紋錢就是送你上路的錢,聽清楚了嗎』。


媦瑣男聞言深深吞了一口口水,雙眼接觸到 吉法師那冰冷的目光,瞬間頭皮發麻背脊發涼,只能硬著頭皮說道『曉得曉得,少主你們跟我來吧』說罷便走在前頭,領著 吉法師與 生駒吉乃往二樓走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八十五章 明國藥浴(四)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