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七十八章 飛啊~吉法師

保羅論武,越發的深奧……

保羅見 吉法師獨自望著 五條川,不說一語怔征出神,本無意打擾,因為此時的 吉法師正在消化並且試著明白 保羅所說的武學至深的道理,甚至平時炯炯有神,有股不怒自威的雙眼,此時卻是已然放空,眉頭盡然呈現罕見的平和,顯然是進入了一個奇妙的空靈狀態。


這狀態之下最不能隨意打斷,連貫性的思緒,若是不小心打斷,很難在回到當時的情景裡,畢竟時間才是世上真正的殺手,有些事情錯過那絕妙的時機點,很難再銜接的回來,不管是人或事或物都一樣,一個轉身一個閉眼,當下沒把握住沒了就沒了,即便回頭在想過,試著再次抓住哪個已經消失的點,也是枉然,只是徒然無功罷了,因為錯過的不只是時間,也包含著空間與背景。


也不知是好是壞,或許此時不打擾,吉法師會直接步入天下一的境界,只是此時不打斷是不行的了。


此時 吉法師猶如老僧入定,身在原地,心靈卻已經跳開,恍如站在滔滔泥流之上,手握在太刀上,屏著呼吸蓄勢待發,隨時可以揮出那驚人的一刀。


保羅感覺到後方清洲兵已經步步近逼,沒多久便能走近,至從肉眼便能輕易見到,自己與 吉法師躲藏之處的距離,保羅見 吉法師的狀態,實在是捨不得打斷,畢竟同為習武之人,這感悟的狀態可是千載難遇的機會,一直給自己看見奇蹟的 吉法師,今天還碰到兩次,一次在戰鬥中一次則是這次,不過沒想到兩次的機會竟都如此的不幸。


保羅遙遙頭,正準備開口卻又強忍了下來,將 吉法師的太刀插在地上,拿起身旁的十字木劍,表情突然恢復傲然的道『這難得的機會,竟讓少主碰到兩次,好吧~同為武者這難得的機遇,我保羅可不能讓少主白白錯過,就讓我手中的劍來領教日本的刀』


保羅一轉身便要離去,卻聽見後方 吉法師突然開口說道『傳道,我們走吧』


保羅聞言轉過身卻見 吉法師雙眼無神的看著自己,便知曉這是 吉法師自己強行打斷感悟狀態的後遺症,保羅訝異的道『少主這是何故,只讓我保羅稍微抵擋片刻,今日少主即可突破……為何,你的境界……怎麼』


吉法師拔起插在地上的太刀,緩緩的高舉過頭,怔征的看了手中太刀一眼,月光斜下刀光乍現,雖然 吉法師此時自行打斷,體內氣息猶自紊亂,境界也下降的飛快,本來達人竟界的巔峰,一度暴升到天下一境界,只差臨門一腳就要領悟意,如今在 保羅的感知之下,竟跌落至名人境界,甚至一度還感到非常的不穩,要不是 吉法師天生自帶的氣勢沒有消失,這名人境恐怕也保不住。


保羅本來想開口安慰,卻見 吉法師雙瞳之中那股不服輸的意志還在,雖然兩眼無神感覺很疲憊,但雙瞳之中那不屈的意志便讓 保羅吞下本來想安慰的話語,改口說道『武道之路,能屈能伸,不卑不坑,不強求不豪奪,當斷能斷當放能放,少主今日讓我保羅大開眼界,不過少主……如今前方路途可就更是遙遠了』


吉法師淡淡的道『可惜今日沒時間與 傳道繼續深究,武道之路能走多遠,在下不知,適才在下彷彿站在這江水只中,想以一己之力截斷這水,突然想到這一江水與之寬闊海洋如何,又與浩瀚星空比之又當如何……,你們異國人稱頭頂上這片星空為……宇宙,試問宇宙之下海洋為何物,山河又為何物,人……能為何物,在天下大勢面前,一己之力又有何用,只在武道之上稱巔峰又如何,在浩瀚宇宙下的巔峰又如何……走吧……清洲軍也到了』說罷太刀在月光下舞了段劍花,收刀入鞘,雙眼睜開恢復了清明卻更甚從前。


保羅微微一廩說道『少主,此處正好是兩岸最接近的地方,不過……』


『不過如何』吉法師說這話時已經將身上行頭都繫上,除了面罩還沒摘下之外,身上的氣勢也在太刀入鞘的剎那,回到了巔峰的狀態,絲毫沒有受境界下滑的影響。


保羅見狀心裡更是佩服,佩服能在短短的時間內,擺脫境界下滑的低谷失落感,瞬間恢復狀態,這恐怕也只有 吉法師才做得到,吉法師身為準上位者,在面對緊急的時候,能夠處變不經,以極度淡定穩定的姿態來面對,的確是難得,這心境已經是 保羅生平罕見。


保羅回答道『少主此處距離雖然相當的接近,以我們兩人先前的境界,只輕輕一躍便能躍過,可如今少主的境界……這恐怕頗有難度』


『喔~是嗎……那要如何』吉法師問道


『我將清洲兵引開,少主往東急行,或許可到犬山城附近,到時還請少主委屈,暫時躲一晚,天亮在進町如何』保羅說道


『不……你去引開清洲兵,你的身手及武術的路數,與我們不同,勢必會暴露你異國人身份,況且光是這一劍一盾的,要查還是可以查的到的,到時聚會所恐怕會受到牽連,不如與在下一同殺出去,且戰且走,或許能成功擺脫,況且……犬山城……還是罷了,我們一道走吧』吉法師說道


『少主此舉不妥,少主的境界……』


『沒事,一群蝦兵蟹將,在下還沒放在心上,走吧』 吉法師說罷,清洲兵與兩人躲藏之處,只餘一排樹木而已,保羅見情況危急,實在不能讓 吉法師冒險,自己要逃雖然輕而一舉,可 吉法師的境界實在低的嚇人,掉的有些讓人捉摸不定,如今只能用非常手段。


『少主……得罪了』保羅在 吉法師話才說完之際,突然用劍意鎖定 吉法師,在用境界的威壓,身上氣勢的壓制,頓時讓 吉法師無法動彈。


吉法師見狀,也知道 保羅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便質問道『保羅傳道你要做什麼』


『少主得罪了,我先送你安全渡河,……只有這樣,我才可以放心引走清洲兵,你到時落地後就找機會進町,別管我,明天我自然會安然出現』保羅說完話也不等 吉法師的追問,直接抓著 吉法師的衣領,氣勢突然爆發,腳下一發力,身體扭腰抓著 吉法師,往對岸用力一丟。


『咻~』的一聲『我握了個草~保羅你……可……千……萬……別……告……訴……人……啊啊啊~』吉法師的身影就這樣掠過五條川上空,還伴隨著哀嚎的聲音混雜著滾滾泥流的低吼聲


『什麼人』


『出來』


『前面敵人來襲,布陣』


清洲軍聽見 吉法師的哀嚎聲後,也紛紛穿過樹林前來查看,卻見河畔站著一位,身著黑色斗篷的人,訓練有素的清洲軍立時就擺開了陣式,在 坂井大膳親自調度之下,對斗篷之人展開圍堵。


只見那穿 斗篷之人 保羅,捨棄了木劍及木盾,隨手拾起腳下的木棍,釋放出驚天的氣勢,直接往 清洲軍衝撞而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七十七章 保羅論武(四)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