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30 憤怒青年的反撲

青年齊聲抗議……

    鄭庶泊見眼前這青年,原本那憤怒的模樣,如今只一臉尷尬的站在原地,左顧右看的尋找原來的戰友,誰知眾人中,有的回到位子上低頭整理行囊,有的拿著履歷表奔著餐廳而去,有的一接觸那青年的目光,便突然跟左右隨意對話,有的甚至還突然面露難色摀著肚子說肚子疼之類的,總之當時跟著上前的整群人,如今只剩下青年自己,而剛剛站在自己背後、與自己同聲嚷嚷的那兩人,此時已經退到人群的後頭,當作沒這回兒事似的,有一句沒一句的相互交談,緩解彼此間尷尬的情緒。


只見 青年傻愣站著了半倘,果真無人再搭理那青年,庶泊見自己的技倆奏效,也不想場面弄得太過於難看,畢竟上轎容易下轎難,便主動上前對青年報以淺淺的微笑說道

“年輕人,不如這樣~你把你的問題說給我聽,我能解決就盡量解決,非我能力所及的,我替你向上反應,我們相識即是有緣,即便今日做不成同事,也能做個朋友是吧~況且我們湖中月最近都在徵人,也不差今天這次,以後大把機會有的是~或許我還有幸運可以月月看見你來應徵呢~”


青年聞言小臉一沉,尤其是配合著 鄭庶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青年更是憤怒,於是把心一橫的說道

“別叫這麼親熱……什麼大把機會,什麼月月都來,我才沒有這閒功夫,管你日日來月月來的,別跟我在這裏套近乎,我不吃這套”青年對著 鄭庶泊怒目相對,完全不理會一旁眾人驚愕的目光


鄭庶泊聞言也是微微一愣,雖然年紀較對方長許多,被一年輕小伙子指著鼻子罵,心裡也是起了一股氣,要不是現在是在湖中月裡,鄭庶泊那能壓下心中的怒火,心裡尋思著

“這傢伙,給你點顏色,倒是給我開起染房了,要不是部長交代要好生招待來面試的人,我早就攆你出去了,等等先看你有什麼毛病,我處理不了我還拖不了你嗎,等看熱鬧的人都散了,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鄭庶泊壓下心中的怒火,好聲好氣的說道

“年輕人,火氣別那麼大,和氣生財麻~況且旁邊那麼多人在看,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在吵架呢,你看這用餐時間也快到了,不如將你心中的疑問說出來,我肯定給你滿意的答覆”說罷依然是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對方


青年聞言見會場裡人數只剩下三三兩兩,其餘大多已經走出會場,心下更是著急,倘若人都走出去了,情勢對自己更是不利,於是便刻意將音量放大的喊道

“這裏你能做決定是吧,那好吧,聽好了……我要投訴,面試不公~我要投訴,面試不公~我要投訴,面試不公~”青年不斷的重複喊著,邊喊邊故意靠近人群。


果然,青年這突然大喊著面試不公,立時引起了還未走出會場的人注意,竟都又好奇的湊過來,其中也包含還坐在位子上交談的 寇小九與 楊一二。


寇小九見那青年大聲嚷嚷的,聲音已然壓過 楊一二自我介紹的聲音,聽不清 一二聲音的 小九俏眉登時緊皺,楊一二發現 小九的表情有異,便停下吧滋吧滋說個沒完的小嘴,才剛停下小嘴,便覺得前台那一邊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便順著聲音看過去,便見著一位青年在前台,不知什麼事的與 鄭庶泊發生的口角,一旁還站著圍觀的眾人。


楊一二遍好奇的對著 小九說道

“姐~前面好像很熱鬧,要不~我們也去瞧瞧?”


小九聞言卻只是輕搖著頭說道

“我看還是算了,我們還是早些去餐廳,等會兒還有些時間休息”說罷心裡便又想道

“嗯~或許等等有機會,可以直接去找林經理,這樣就不用花時間參加面試了,可是……我若突然離開這 一二怎麼辦,嗯~傷腦筋……算了等會在想吧”


楊一二道

“沒事的姐~我吃東西老快了,不會耽誤妳休息時間的,走麻走麻~”一二說這話時還輕拉著 小九的衣袖,表情充滿期待的看著對方,那一剎那 楊一二小嘴微嘟,妹妹的角色可是一點兒都不唐突。


小九見狀還沒想到要說什麼,見眼前這還不熟悉的妹妹,竟對自己做出小女孩獨有的撒嬌眼神,便覺得好笑,只稍微微笑了一下,楊一二見狀也不等 小九反應過來,便立刻興奮的起身拉著 小九往前走。


小九突然被 楊一二這麼一拉,放在桌上的隨身攜帶的物品都還來不及收,便已經被對方拉著並且離開了坐位,小九嚇得急忙說道

“一二等等,我收個東西妳別急……”


楊一二會意到自己是急了些,便急忙停下腳步,轉身回頭幫忙著 小九收拾桌上的物品,滿臉堆滿著不好意思,見 小九微笑不語,一二便朝著 小九附上特有的笑容,露出的單邊小虎牙及嘴下的小痦痣特別的突出,讓此時的 一二顯得特別可愛特別討人喜歡。


小九見 一二這模樣,也是被其逗了樂,便放下適才心中所想的,小聲簡單的說道

“沒事~走吧”


兩人一前一後的來到了前台,楊一二拉著 小九本想從眼前的人牆中,找個空隙硬穿過去,小九見 楊一二左瞧右看的,沒多想便知道 楊一二的意圖,果然 楊一二猛然瞧見一空隙,便拉著 小九的手想要穿過去,小九立時將 楊一二拽下,並且對著 一二搖著頭。


楊一二見 小九認真的模樣,便也壓下好奇的心,安分的站在 小九的身旁,只不過才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楊一二便按奈不住好奇的心,左搖右晃的墊起腳尖伸長脖子,想要一窺前方的究竟。


只見前方那憤怒的大聲嚷嚷的青年,指著布幕對著 鄭庶泊說道

“你自己回頭看看布幕上的名字”


鄭庶泊聞言也順著青年所指的方向,隨意看了一下便回頭疑惑的說道

“怎麼啦~這名單我對過,完全沒有問題”


青年又道

“這名單是誰擬定的?”


鄭庶泊道

“名單是設計部擬定,再由總經理親自確認,然後第一時間一份交給資訊課公開在布幕上,一份交到我手上,這中間是不會有問題的,請你們放心”


青年聞言冷笑的道

“所以是再三確認無誤了嘍~你真的看過”


鄭庶泊沉吟了一會兒,心裡想著

“這年輕人到底想說什麼,難道是對名單有意見,莫非想要親自對名單不成,我得小心應付”然後對著青年禮貌的說道

“嗯,這名單是我再三確認的,我雙眼親自一字一字的對著,不會有誤,當然如果你想親自看名單,我也可以拿出來”


青年說道

“不用,我只有幾個疑問,你們面試是看能力還是其他的”


鄭庶泊想也沒想便說道

“除去其他同一標準以外,當然繪畫能力是至關重要的,我們湖中月要的是人才,當然大家都很優秀,沒通過第一階段,是我們湖中月的遺憾,我深感抱歉”鄭庶泊這場面話,說的倒是讓在場沒通過的人,心裡受用了不少。


青年聞言也是笑了笑,卻指著布幕說道

“包含這後面兩人?”青年指著布幕上最後兩個人的名字


鄭庶泊順著青年手指的方向看去,登時愣了一下,便知要遭,那兩個人的名字,赫然就是 楊一二與 王九,見到這兩個人的名字,鄭庶泊想也沒多想的,竟當著眾人的面前,伸手從衣服裡拿出一公文信封,然後拿出隨身攜帶方便拆信封的的小鐵片,迅速的將信封拆開,抽出裡面的名單。


只瞧了一眼便見上頭果然有著這兩人的名字,這才會意過來,這兩人不就是今天肯定會被淘汰的那兩人麼,一個學歷沒過的 楊一二,還有一個不會畫畫的 王九。


青年見到這一幕,一陣冷笑,眾人見狀更是一陣騷動,竊竊私語著道

“不是一字一字的對過嗎”

“剛剛說有對過是在哈囉嗎”

“公然說謊是哪招”

”是啊是啊~現在是怎樣~怎麼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這太誇僵了啦~”


鄭庶泊這時才意會到這青年想投訴的理由,正想解釋的時候,身上的電話卻突然響起,鄭庶泊拿起電話看了銀幕一眼,當下便閃至一旁,身子站的直挺挺的,背對著眾人接了電話,也不知是誰打來的更不知說了什麼,只見 鄭庶泊恭敬的站在那兒,言語中卻沒有過多的字句,只不斷的點頭稱是,態度有多恭敬就有多恭敬,語氣有多簡單就有多簡單。


鄭庶泊短暫的與電話那頭說了一些話,不一會兒便轉身,眼睛不經意的瞄了一下天花板某一角落,然後對著青年,尷尬的咳了兩聲說道

“咳咳~嗯……剛剛我也……也看過了,上頭的名字……的確與我手上的名單相符……相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我、妳,怕了嗎? 29 大忽悠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