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24 學歷

發布於
小九見自己要找的人就在台上……

小九抱著忐忑的心,緊張的跟著前面的人,從後排慢慢的往前走,雖然自己簡單填寫的履歷上,也寫明了自己的來意,不過台上總經理能不能看懂自己的意思這又是一回事兒,況且怎麼說自己也算是個姑娘家,雖然自己身為傳道人,常在眾人面前講經說道,不過那跟現在的處境可不大一樣,至少整個心態上跟這些個來應徵的人,在本質上就有很大的不同的。


來應徵的男女,畢竟都來自不同地方,不論是台上台下彼此之間都不認識,況且來應徵的人心態上總是希望面試官能多認識認識自己,最好是雙眼在自己的履歷表上永久停留,並且留下深刻難以磨滅的印象,自己才有高機率能夠面試成功。


小九則是不同,小九的目的只是很單純的想要面會總經理,最好是低調的不能再低調,好完成今天自己預設的目標,本來一切都蠻順利的,畢竟爸爸說了已經交代完全,也交代偵探乙從中幫忙協助,不過沒想到要事先預約就算了,也不知道爸爸所謂的交代是何種交代,只是沒想到堂堂寇總所謂的交代,卻是讓 小九完全摸不著邊際,沒一個人迎接她也就算了,連個認出自己的人都沒有,更別說偵探乙了,根本連出現都沒出現過。


好在碰到個好事的 鄭課長,才讓自己誤打誤撞的進到了面試的會場,免於白跑一趟,結果更讓自己覺得不知所措的是,自己還得參與這次的面試。


小九拿著簡單填寫的履歷,上頭寫的那是惜字如金,簡直是簡單的再不能簡單了,若是真的來應徵,只一照面肯定會是第一個被請離場的人,不過這對於 小九自己來說這到是無所謂,畢竟自己的目的本來就不是應徵,重點是自傳上寫的東西有讓台上總經理看見就行了,其他的資料生日、血型等等這些個私人資料,小九則是空白一片,畢竟女孩的私人資料是很私密的。


小九起身後緩緩的往前走,途中不小心踩著一旁坐著的人的腳,小九雖然不是穿高根鞋,但是鞋底腳根處還是比較硬的材質所製,這一下踩的那人面部猙獰,一時卻又不敢大聲嚷嚷,可 小九踩著的剎那卻渾然不知,重心一轉移,那人再也受不了了,直接放聲大喊

“我的腳~”


那人猛然將腳抽開,雙手不斷的柔著自己的腳,正想抬頭罵人的同時,卻見 小九不斷的彎著腰對著自己道歉,近距離見著 小九的容顏,感受到 小九身上的香味撲面而來,一抹淡淡的清香吸入鼻中,腳上的疼痛瞬間減了一半,而且眼角餘光發現眾人正在看向此處,一時之間卻是想氣也氣不起來,硬是拿出紳士般的風度,忍著痛不說話表情勉強保持淡定,搖搖手示意沒關係。


這一系列的事故,卻不想竟讓 小九再次成為眾人關注的目標,只見會場所有人都轉頭看向自己,連台上主管也都瞧著自己,自己便覺得不好意思,只覺得兩頰熱的發燙,原本以為眾人只會好奇發生什麼事情,了解後便會轉過頭去,誰知一直到 小九走到台前,眾人的目光就再沒有離開過 小九身上。


“這小姐是誰啊?衣服好美……可是怎麼跟台上面試官穿的一樣啊……是員工嗎”

“這不是剛剛最後進來的那位……髮型復古的那位嗎”

“你看看~這是,難怪我總覺得面熟……連制服都穿上了~我看我們沒希望了”

“咦~對也……青衫黑長裙……你說這如果不是內定我可不信”

“哇哇~弄了半天……我們都是來陪考的……唉~怎麼這樣真是浪費我們的時間”

“是啊~這識別證一掛……根本就是員工麻~”

“真想不道……這麼優質的企業居然也來走後門這套,還是明目張膽的,這手法也太低端了……這制服都提前穿了,我敢說識別證肯定已經做好了,或許等等就直接帶上了”

“唉~想不到剛剛看她進來時的造型,還以為來了個青銅……沒想到卻是個王者……”

“是啊……是啊”


眾人竊竊私語的話語也傳道 小九的耳裡,這讓 小九心裡一時之間很不是滋味,不過想到自己來這的目的時,便也就不在意了,畢竟自己決計不會成為這裡的員工的,到時候這裡對自己有誤會的人皆會明白。


“妳是內定的?”

“噗嗤~”


小九才剛調整好心態,卻被前方那畫素描的小姐,一句問話,差點叉了氣,小聲的回答

“不是”

“嗯~嚇死我了,不過沒關係,真是內定我也情願”

“為什麼……這樣不是很不公平嗎”

“唉呀~公平這東西麻~本來就虛無飄渺,而且大家都不是同一個起跑點怎麼能夠公平,而且妳那麼漂亮,人又那麼親切,這身衣服穿在妳身上簡直是美極了,如果我是面試官,肯定也選妳”


面對這畫素描的小姐沒來由的讚美,小九不免感到害羞,心裡滿滿的不好意思,於是說道

“我又不會畫畫,而且我……我也不漂亮妳別瞎說……”說道漂亮處,自己卻是羞的越說越小聲


“妳太謙虛了~看妳老神在在的,肯定很會畫畫,等會兒就看妳的神作喔~”

話說完,這畫素描的小姐便走上台去了。


這畫畫的小姐一走上台去之後,小九才意識到,馬上就輪到自己上台,更是緊張的緊緊抓著文件,無所事從的樣子,這一舉動卻是吸引一旁站著的 鄭課長。


鄭課長默默的走到 小九的旁邊,小聲的道

“剛剛沒注意,妳的穿著真的好像我們員工制服,妳不會是誰誰誰的女兒吧~讓我猜猜……林經理,不對他單身……那是誰呢?”


小九聞言見說話之人,心裡不由得警戒了起來,敢情是剛剛在前廳,這人居然用雙手推著自己進來,心裡對他還存有結締,於是只簡短的回答道“不是”


鄭課長聞言,心下卻是認為 小九對自己不冷不熱是因為還在緊張的緣故,於是又開口道

“台上這人妳認識嗎,我告訴妳,她不會過的~”


小九聞言疑惑的側頭

“不會過?”

“她啊~我們都認識她,畫畫是畫的不錯,可惜……”

“可惜什麼?”小九疑惑的問

“我們要的是美術設計,楊一二就只會素描,怎麼跟的上我們瞬息萬變的計畫”

“美術設計……素描不行嗎,我剛剛看過她畫的,超好的呀”

“嗯~畫的在好也沒用,她連學歷都沒有怎麼可能過”

“學歷?”

“這 楊一二啊~是外邊那雜貨店的孫女,從小便由奶奶帶大,兩人也相依為命,聽說啊~從小就立志要來我們這上班,可惜自己卻不是讀書的料,於是便專攻畫畫,可是雜貨店的收入怎麼能支出她學畫畫的學費,她只能自己學,瞧~她只能臨摹也只會臨摹,這幾年我每天到她們店裡買東西,都看她在畫著Miss M,或許吧~一直都在畫畫,便放下了整個學業,於是就只有高職畢業的學歷,唉~別提她畫的如何,光是學歷這一關就難了,要不是她是路口那雜貨店老闆的孫女~她啊連大門都進不來”鄭課長輕輕搖著頭說道


“原來是雜貨店老婆婆的孫女,高職學歷?她這麼努力……”

“有些事情是即便是再努力也沒有用的,尤其是在學歷面前~”鄭課長聳聳肩膀說著

“這怎麼可以……這也太不公平了……”小九這時才明白剛剛 楊一二所說的,沒有所謂的公平論


“公平~學歷才是王道,這時代有學歷才能跟世界接軌,沒學歷再有才華也只是曇花一現罷了”鄭課長說道


小九聞言不免為 楊一二感到氣憤,於是脫口說道“誰規定的……”這話說的是理直氣狀,卻沒注意自己目前的身份,此時自己的身份是別人眼中的應徵者,用此身份說這話,而且還是跟人事課課長這樣說,這可是直接的懟上了。


鄭庶泊聞言愣了一下,心中對眼前這讓自己對她頗有好感的女子,這下子更是蕩然無存,便不削的道“這我規定的,不設下這學歷的標準,還以為我們這時隨隨便便都可以進來的嗎~咦~說了那麼多妳有大學畢業嗎,可別告訴我沒有,不然我可是會請妳出去的,當然如果真是某人的……那個啥,妳現在可以小聲的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安排”


“不用”小九將文件抱的更緊,冷冷的回答道

“喔~沒關係,反正妳們面試的資料等會兒都會到我手中,到時候我還是看得著~”鄭課長說完便自己退後一步,不在說話。


小九趁著剛剛和 鄭庶泊說話的同時,也同時在觀察台上的動靜,卻見 楊一二將履歷交給 林總經理之後,總經理拿著履歷的瞬間,雖然沒有什麼表情,可那眉頭抖動的瞬間,確讓一直在觀察的 小九眼尖的捕捉到。


只見 林清風看了 楊一二又看了履歷,台上氣氛瞬間凝重了起來,楊一二也滿是不安的看著總經理,自己面試的成敗就在這幾眼之間就能決定。


林清風看了看 楊一二,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頭微微一點,楊一二便好似勝利了一般,微笑著走到畫布前,看著熟悉的海報,拿起了白板筆開始作畫。


可惜天不從人願,白板筆怎能跟畫畫的鉛筆一樣,必須耗時間的素描又怎能在這時限內完成,果然五分鐘的作畫時間,楊一二卻是畫的七凌八落,五分鐘已然過去,林總經理看著時間卻沒有喊停的意思。


台下眾人已經議論紛紛,甚至已經開始竊竊私語,言語詞彙盡是要 楊一二下台的說詞,楊一二感受到眾人不善的目光,自己又畫的不盡人意,內外交迫下,巨大的壓力終於將自己壓垮,一次的失誤竟讓整副畫全毀於一橫一豎兩筆之下。


林總經理見狀,搖搖頭輕聲的說道“可以了……先下去吧”

只見 楊一二愣了一下,退了一步,見眼前的畫與自己臨摹多次的畫,差距甚巨,楊一二輕輕嘆了口氣,轉身向台上面試官行個禮,便轉過身走下台。


下台見到 小九關切的眼神,卻是微笑的對著 小九做個加油的動作,然後瀟灑的走向自己來的位子,小九見狀心下便做了個決定,便用筆在自傳上多些了幾個字,然後便從容的走上台,當然這些個舉動沒有人看見,也沒有人看見 楊一二走到位子時,坐下的瞬間不經意的伸手畫過眼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我、妳,怕了嗎? 23 寇董小九女士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