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六十九章 玩心機你玩不過我

傳說忍者 服部半藏果然厲害……

吉法師右手雖然被踩著,無法動彈,面對 服部半藏居高臨下極度鄙視的眼神,但這些看在吉法師眼裡,並不能起到打擊信心的作用,因為自己早已習慣這種眼神,比起 服部半藏對自己的鄙視及武家一眾家臣輕視的眼神,遠不及親人的無視及輕看。


但是此時必須慫一波,為了放鬆 服部半藏的戒心,就必須放大其內心的優越感。


於是 吉法師急忙用著害怕的口吻說道『慢著……別殺我……我我上有老母,家裡還有妻小要養……你此時殺了我,家人恐怕難過今年冬天~求求你』


吉法師見 服部半藏仍然冷冷的看著我,腳下仍然微微蹂躪著 吉法師的右手,吉法師再次說道『別別~求求你……我我真的不能死……求求你我我死了我那年幼的妻子決計不會出家的……到時到時就得讓人給端了去啊拜託你,我那老母親年邁如何照顧的了襁褓中的孩子,恐怕都會挨餓遭凍……到時肯定會成了山中惡狼的是嘴下肉牙尖骨』吉法師嚎啕大哭聲嘶力竭的道


『怎麼……你……害怕了,你這種人還有妻子孩子……你也配,你那妻子怎麼來的……』服部半藏冷冷的道


吉法師聞言便知剛剛的一波哀求的操作,終於有了效果,便變本加勵的道『是是是……我不配不配……我那妻子是是我……』吉法師說道此處便之之嗚嗚不在說下去


『說下去』服部半藏腳下加大了力度冷冷的逼問


『別別~我我說我說……我那妻子……是我搶搶的』吉法師痛苦的道


『搶的……哼~那裡搶的』服部半藏不削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是那家的女兒,我趁著她父母外出闖進她家將她……將她……打暈……然後然後』吉法師如此斷斷續續的作態讓 服部半藏相當的不耐煩,於是腳下的力道又再次加大,逼問道『說』


『別別……我說我說……我就將她帶進山裡……行那……嗯嗯之事……』


服部半藏聞言憤怒的打斷了 吉法師,再也忍受不住的喝斥道『畜生……看來給你個一痛快反而是一種禮遇了,像你這樣的淫賊,就必須受盡折磨而死』服部半藏說罷抬起了另一隻腳,猛力的往 吉法師的胸膛上踹。


此時因著蒙著面的 吉法師,嘴角都已經上揚,趁 服部半藏抬腳之際,左手往下一拍,身體順勢往右一翻,雙腳猛然出力,弓著背直接往 服部半藏的胯下之處撞去,這突然的舉動任憑 服部半藏怎麼也想不透,頻頻像自己示弱服軟甚至痛哭流涕乞求饒命的 飛天淫賊,居然會突然暴起反擊,而且還是在自己抬腳的瞬間。


只見 吉法師弓著背撞向 服部半藏的瞬間,半藏直覺腳下一滑,立時就失去了中心,抬起的腳怎麼也踢不下去,身體一傾斜便要倒下。


可 服部半藏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倒下,只見 半藏身體傾斜之際右腳微微彎曲,雙手往 吉法師的背部猛力一拍,吉法師背部一口鮮血再次噴出,卻不願收手仍然往上一頂,半藏卻藉機腳下一蹬,身體往上一帶,咻的一聲立時便離開了 吉法師的身體。


吉法師知道 服部半藏已然跳開,忍著痛利用身體的慣性,翻身中反手使出由下往下的奧義 月牙斬,速度雖然沒有巔峰時期的快速,但是犀利的程度卻也不差,當然這一招掉了檔次的月牙斬,對於 服部半藏是毫無殺傷力可言,至多就是逼退他而已,畢竟如此近的距離,半藏也不敢托大。


但是這正是 吉法師要的效果,只見 服部半藏在空中猛然挺身往後一翻,恰恰閃過月牙斬的刃芒,吉法師一咬牙忍著手指傳來的劇痛,小劍花一轉手腕一翻腳下一踩,咻的一聲使出奧義星芒閃,單手持劍筆直的往 服部半藏後徹底方向飛去,這瞬發的星芒閃,因著傷勢速度足足慢了一倍,原本在空中的身形是殘影,如今卻可清晰的見到 吉法師出招後的行進軌跡,讓原本絢爛奪目華麗的飛身直刺,如今只剩下型卻失去其神韻,徒留太刀原本的刃芒。


當然面對這兩招威力大不如前的奧義,服部半藏怎麼可能會看在眼裡,後翻閃過月牙斬後還未等 吉法師招式使老,便已經往後猛力一徹,足有三丈之遠,以至於 吉法師瞬發的星芒閃,形成空放的局面。


當然這一切也都在 吉法師的預料之中,服部半藏這一連貫的後徹,瞬間拉長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只見 服部半藏普一落地,早已落地的 吉法師突然太刀往上一甩,無銘太刀在空中旋轉之際,間接的也吸引了 服部半藏短暫的目光,正狐疑眼前這淫賊此番又是什麼操作之際,吉法師雙手從懷裡一掏,四枚飛標在手,瞬間往前一甩。


飛標一出,咻咻咻咻的往 服部半藏直直射去,服部半藏見狀心裡卻是冷笑,『哼~在我面前射飛標……果然是傻了』冷笑過後的 半藏,隨手飛標一甩,只見 半藏只用兩枚飛標竟盡數將 吉法師射出的四枚飛標統統擊落。


『錚錚錚錚』四聲金屬聲前後響起,六枚飛標也不知散落在何處,只見一鋒芒突然出現,吉法師竟在甩出飛標之後,自己的飛標與 半藏所設的飛標還未交擊之際,右手順勢接下落下的太刀,吉法師大膽的直線向前突刺,太刀直取 服部半藏。


如此大膽的舉動,卻是讓一向都掌握著戰鬥節奏的 服部半藏,愣了一下,就這一下的失神,太刀已然到來,服部半藏眉頭一緊,側身閃躲,從容的閃過這突然的一刺,順勢抬起膝蓋用力一頂,正中 吉法師的肚子。


吉法師一吃痛右手太刀瞬間脫手掉在一旁,雙手摀著肚子倒下,服部半藏見 吉法師賴以反擊的太刀已經脫手,見其已然失去反抗的能力,即便再有反抗自己也有把握可以面對,可以說自己對 吉法師的攻擊已經摸透,便無所畏懼毫不在意的緩步向 吉法師。


服部半藏雙手默默的拿著苦無,邊走邊冷冷的道『我承認,你的確讓我太意外了,你這身手當淫賊實在是太浪費了,有這般身手堂堂正正做個人不香嗎~有人不作偏偏要做這畜生的勾當……』話說到一半已經來到 吉法師的面前,正要繼續說下去的同時,卻見彎腰撫摸肚子的 吉法師突然抬頭,手上拿著馬上銃,火線已然點燃且即刻便要燃盡。


原來這一切都在 吉法師的算計當中,所有的攻擊手段,月牙斬、星芒閃、甩太刀射飛標、直線突刺一直到肚子吃痛徹劍倒地,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一手,前面的舉動都是為了無形之中放大了 服部半藏的絕對自信,用徹劍讓自己處於必敗的絕地,換來一點兒的時間拿出馬上銃點上火線,在 服部半藏見自己手中無劍毫無反抗的時候,無防備的接近自己。


果然 服部半藏見到馬上銃上的火線正要燃盡,自己卻來不及做些什麼,如此近的距離吃下這一彈,避無可避閃無可閃,只能賭命,心裡不禁對眼前這飛天淫賊的城府感到訝異,可惜沒機會在嘴他幾句,火線便以燃盡,只能眼睜睜的見 吉法師用另一隻手向自己搖手,口裡說著『拜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初代 服部半藏 見參!!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