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六十章 獨戰下忍(十七)

瀧川一益終於見到了池田恆興……

  稍早之前 吉法師原本已經悄悄的往外移動,想藉著幾乎所有下忍,都前往發出警示音之地集結時,偷偷穿過樹林往清洲町移動,卻沒想到途中遇到兩名不知是何處的下忍,吉法師貓在小樹叢前,將隱身布完全的蓋住自身,如此天衣無縫的偽裝,卻因為其中一名忍者,臨時起意不想從樹上掠過,便由樹梢上跳了下來,想要由地面採低空的方式前往集結地。


  誰知這名忍者選擇落腳的地方,卻恰恰是 吉法師的肩膀,就在這一瞬間,眼看著便要踩到 吉法師肩膀之時。


  『奧義~月牙斬』有一呢喃聲無聲發出,似有若無的捲起一道銀白色的灣月弧線,由小樹叢往上劃過,直掠那名忍者的身上,忍者閃避不及,心裡只覺的是一道閃光,便無所畏懼任由那一閃光過自身。


  可惜這到底還是下忍而已,年輕人終究還是年輕人,社會歷練實在是太淺,刀光劍影的日子不曾遇過,怎能知道這一道閃光,其中所蘊藏的必殺之意。


  只見那名忍者身體都還在空中,眉頭突然一緊,還未感覺到恐懼及疼痛,身體卻突然微微一窒,雙眼猛力睜大,下一刻身體便攔腰分為兩半,往兩旁落下,霎那之間血霧紛飛,體內所有臟器液體流落至地面,空氣中瞬間交雜著各種氣味,噁心惡臭的味道難聞至極。


  緊跟在其身後的忍者,目睹著同伴身體分離而死,都還未來的及反應,腳已然踏出邁向死亡的一步。


  『連斬~改』吉法師月牙斬剛剛使盡招式,在先頭那名忍者身體被自己斬為兩半之後,身體分離的瞬間,眼尖的他見其同伴跟隨在後,已然跟著樹梢上躍下,吉法師嘴角一揚,手腕迅速一轉一帶,立時對著其同伴使出連續斬擊,出招之迅速勘比餓狼撲虎一般的猛烈,毫無破綻一刀接著一刀,瞬間刀光乍現,數道光芒朝著那名忍者身上斬去,盡是封鎖其上中下路,完全不給對方任何活命的機會,吉法師勢在必得只求一舉拿下。


  忍者見狀深知自己必然命喪於此,竟在危急之際雙手突然握住數枚飛標,往前方甩出,只見飛標一脫手而出,卻不是往 吉法師的身上招呼,反而是往警示音的方向掠去,吉法師見狀大感不妙,危機感自心底油然而生,在忍者身體分為數段噴散四方之時,顧不了停下腳步查看這兩名忍者的出身,便頭也不轉的直接衝出樹林往田野奔去。


  果然僅僅幾秒鐘的時間,數十名忍者由樹梢上一躍而落,見兩名死狀悽慘的忍者,現場盡都是大片大片的血泊,屍體散落一地,卻沒有打鬥的痕跡,眾忍者中一名同里的忍者認出是自己同伴後,難忍心中的憤怒,雙手緊握著拳頭怒道『混帳東西~這到底是誰做到事』


  『天啊怎麼會這樣』一旁同里的忍者震驚的道


  『嗯……看這犀利的刀法,身體幾乎都是一斬而斷,雙眼呆滯的模樣……』根來眾忍者互相看了一眼說道


  『說~到底是誰』


  『如果我沒有猜錯……我們同伴也是死於他手,嗯……我們剛剛看他逃走的身形,與懸賞上的飛天淫賊並無二致』


  『什麼??』


  『真是飛天淫賊』


  『飛天淫賊……怎麼會有如此了得的身手,怎麼跟我們在出里之時,得到的訊息不一樣,我們首領還說只是一介尋常野武士而已,怎麼……』這名忍者來自透波里,死的這兩名正是他們的同伴。


  這群下忍在出忍者里之前,各里肯定會詳細的為他們做任務提示,無獨有偶的、每個里對於懸賞上的人物,飛天淫賊的情報,盡都大約一致,都是懂攀爬翻牆、皮毛武術等等,甚至比野武士還要不如,總之各里都認為此飛天淫賊的實力,滿打滿算也不過是武術上手之竟而已,是那只憑著一兩名下忍便可以輕鬆拿下之流,誰也想不道先後死了九名忍者,想到此時眾人此時的心情異常沉重。


  而這名說話的透波里的下忍,卻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就怕說出來會嚴重打擊眾人的士氣,因為自己已然看出來眼前同伴的死狀,與之前聽根來忍眾所描述的情形來看,深知這幾人都是死於一種極快極強的刀法,而且用刀之人果斷毫不遲疑的出手速度,才能在極短的時間取人性命,且一招斃命,此時此景自己若是把心中所想告之眾人,勢必會照成恐慌,畢竟雖然大家都同為下忍,但是個人修行的時間長短不一,有的修行了數年,想藉此一舉輕鬆晉升中忍,而不少的則是各忍者里派出來歷練,增廣見聞中順便起到幫襯的作用,這些下忍機乎都是近期才升下忍的,其戰力簡直是可以不計。


  想到若是是說出的話會帶來恐慌,而恐慌便會對現下所有下忍帶來滅頂之災,於是便將喉嚨的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看了眾人一眼便又開口說道『各位莫慌~我適才分析了根來眾的朋友所說的話,又從我那枉死的同伴身上來應證,飛天淫賊劍術恐怕沒有情報中那樣的不堪』


  『啊……這怎麼辦啊』


  『這太危險了吧』


  『我看我們還是先撤退吧』


  透波忍眾的一襲話,瞬間在眾人間造成小騷動,不少意志不堅定的下忍,立時想要撤退,個人害怕的眼神絲毫不隱藏的顯露了出來,也盡都收入了站在前方說話的透波忍眾『果然』心中微微一喜,卻不料,人群裡突然傳來口氣頗為不削的說話聲


  『你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你們透波忍怕了,我們軒轅忍還真不怕呢』一名自稱為軒轅忍眾從一群忍眾中走了出來,看起來因該是軒轅忍眾中的帶頭忍者。


  『喔~閣下有何高見』透波忍者饒有興味的問道


  『不過是死幾個不張眼的傢伙~你們至於怕成這樣嗎~在我看來都是自己學藝不精~怨不了別人死了也是活該,生為忍者早就因該將生死看破~這點能耐都沒有……唉~可惜』


  『你說什麼』另一名透波忍者對說話的軒轅忍者怒目而視的道,而先前說話的透波忍者卻一把將生氣的同伴攔在後頭,沉聲的道


  『喔~想必閣下肯定是有制敵之法,不如說與眾人聽』透波忍者說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五十九章 獨戰下忍(十六)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