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06 母親

小九回到了生活十八年的地方,白媽媽老太龍鍾的模樣,讓小九心疼不已,而小九嬌小的身子板也讓 白媽媽難過……

    06 母親


    白媽媽見 小九神情落寞的模樣,想要說些什麼,卻見 小九對著自己慘然的擠出微笑,只搖頭不語的瞇著眼笑著,白媽媽心裡感到莫名的一揪,便輕拍 小九的肩膀,轉身離開,背對著 小九,白媽媽心疼的淚水默默的滑落。


小九坐在沙發上,等著大門開啟後又關了起來,這才起身走向那間離家前,還是主臥室,此時卻只是父親睹物思情的空房間。


站在房門前,小九猶豫了片刻,好不容易提起勇氣伸手抓著門鎖,卻始終沒有勇氣將鎖轉開,腦海裡複雜的情緒湧上了心頭,往日的種種記憶,關於母親的一切,竟不自覺的在腦海中不斷的播放、不斷的倒帶、也不斷的消失。


記憶中那些片段有些模糊,恍如身在水中往外看的一般,隨著水面上漣漪散開,畫面便忽遠忽近忽大忽小,怎麼也看不清,有些片段卻清晰的讓自己刻骨銘心,好似正發生在眼前,可即便就在眼前卻抓也抓不住,摸也摸不著,那些陳年舊事如同盛開中的桃花般,一朵一朵的綻放,既短暫卻又美麗,又好似秋天尾巴的楓葉般,一片一片的飄落,越飄越遠越遠越模糊。


小九站在門前,緊緊抓著門鎖,發覺自己還是沒有勇氣將門鎖轉開,心裡想著

“萬一裡面不是自己想的那樣,而是堆滿紙箱雜物的時候,我該如何,雖然 白媽媽說還保持著從前的模樣,可父親都已經搬上十二樓與小姨同住,這空蕩蕩的房間真的還會跟從前一樣嗎,即便沒變,恐怕也只會剩下母親的東西罷了,夫妻間的情份難道真的就隨著一方的離世而消逝嗎,我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嗎,我該如何面對這樣的父親”想到此時,便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正想轉身離開的時候,誰知袖子卻捲起了鎖頭,咯的一聲,門便應聲而開,開了一道門縫。


小九見門已打開,門縫中閃出一道光線,小九便知道這肯定是 媽媽床邊的窗簾沒有拉上的緣故,小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懷揣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輕輕的將門推開。


房門開啟,映入眼簾景象,不禁讓 小九楞在了當場,久久不能自己,一切是如此的熟悉,沒有雜亂的箱子,沒有隨處擺放的衣物,沒有隨意放置在地上那,包裝好的私人物品,眼前這場景居然與記憶中,任何時候任何時間打開這門所見的場景,一模一樣,難得可貴的是,明明是一間空房,卻打掃的一塵不染,東西擺放整齊不說,竟跟 母親平時如何擺設的,別無二致,一看便知曉,這房間是一直都有人出入的,並不是一間空房而已。


在 小九的印象中,母親一直都是清雅素裝,不論是衣服裝扮或是家裡的擺設,都非常的簡單樸實,家裡雖然日漸富裕,卻依然沒有任何改變,總喜歡在家裡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過點簡單自在的生活,為家人煮三餐為家人洗衣燒水,夜晚安靜的等候丈夫歸家,雖然有 白媽媽陪伴,卻還是親力親為,平常除了假日上教堂外,其餘時間便都待在家裡,小九的成長也是在這樣的生活上漸漸長成,是以母女倆有著許多的相似之處,個性穿著甚至是喜好,都極為相似。


可這些留在 小九內心深處的形象,卻與周遭長輩口裡相傳的俠女形象,相差甚巨,印象中 母親安靜溫柔,總是笑臉迎接每一個人的目光,感覺好似沒有脾氣一般,每每集團有大形活動時,每個元老級的叔叔伯伯阿姨們,盡都是對 母親必恭必敬,表情只有崇敬與敬畏,神色自然毫無虛假,難道這就是電視上演的,姐雖不在江湖,江湖卻到處是姐的傳說,真是這麼一回事嗎。


走進了母親房間,卻見坪數不大,一樣簡單的古老雙人木床,上頭鋪著薄墊子,薄被子折疊好放在床尾,兩顆竹子編織的枕頭,置於床頭,淺色系的床單,樣式樸素上頭沒有花紋,木床僅靠著牆壁,床邊窗台玻璃明亮透澈,彷彿空的一般,一樣是淺色系的窗簾拉至兩側,讓陽光輕易跳進房裡駐足,給房間帶來些許溫暖,木床下空無一物,床下地面竟無一點灰塵。


床尾的衣櫃敞開著,或許是刻意為之,讓陽光輕撫著衣物,保持乾燥與溫暖,衣櫃裡上頭掛著幾件淺色系列的長短上衣,不帶任何花紋滾邊,幾件黑色的長裙也是 小九的最愛,珍藏的粉紅色旗袍,據說只穿過一遍便高掛於最內側,更讓 小九訝異的是,上頭還掛著幾套西裝,樣式從新到舊,最近的一件居然是最近流行的妨日式的防風大衣,讓人不禁懷疑

“這難道還有人在住,難不成是父親”小九心裡想著

“是啊……肯定是父親,也只能是父親啊……我竟誤會了”小九見到除了西裝及大衣外,衣櫃下方折疊好的男用內衣褲,領帶及襪子,心裡更是確定了。


梳妝台上,依然空無一物,小九與母親一樣,薄薄的粉底淡淡的五號口號,這就是母女倆身上會放的化妝品,隨身攜帶不站空間,便宜又好用,大大的圓型大鏡子,中間上頭還貼著一張囍字,記得是母親說過那是外祖母親自貼上的,是隨著母親嫁進來時就貼上的,三十多年過去,雖然褪下了它原本的喜紅色,卻依然保存良好沒有太大的破損,鏡子周圍還夾著母親、父親及自己的照片,照片中母親 梁十三素顏到了極致,簡單的將頭髮束在腦後,卻依然美若天仙甜美可人,優雅大方清新脫俗,渾身散發著滿滿的仙味,試問這等尤物還需要任何庸俗水粉來包裝嗎


牆角的四方桌,放著母親生前的讀物,喜歡讀書的母親,閒暇之餘都會讀一段給 小九,可讀的可不是童玩趣事這等類型,要麻就是花木蘭帶父從軍或是熱血勵志的故事,而多半盡都是武俠小說,看著桌上還放著母親生前讀到一半的小說 西遊記,小九不禁破睇為笑,這真是母親。


四方桌子後方整面牆都是書櫃,裡頭放滿了各式各樣讀物,收集的報章雜誌,名人列傳,當然三國、西遊、紅樓、甚至金瓶梅也都在上頭,不過的更多的還是小說,看著上頭成套成套的武俠系列,想必那些年這些小說沒少陪伴著母親度過多少個歲月,小九不禁莞爾。


而四方桌旁有個矮沙發,沙發前方有個矮桌子,桌上擺著這幾天的報紙,還有一杯空了的馬克杯,裡頭盡是茶垢,想必是經常使用才導致如此,原來這本來沒有的沙發及矮桌子,是父親自己擺上的,想必閒暇之餘,父親也常坐在沙發上看著今天的報紙,一口熱茶,一口茶香,喝的是茶,嘗的卻是離愁。


此時此景 小九對父親只有深深的抱歉,自己剛剛還誤會了父親,是那薄情寡義之輩

“原來父親深愛著母親並不假,父親這些年肯定一個人默默的承受……我卻”小九搖搖頭輕嘆了一口氣


小九慢慢的隨處觀看,手隨意的撫摸,試圖找尋母親的影子,雖知不可能,卻還是忍不住的到處摸了個遍,最後 小九將目光定格在木床上,緩緩的走向木床,隨意的坐在床邊的地板上。


想到母親每每一有時間便會像這樣的坐在床上,念一段小說上的熱血橋段,有時念著念著,自己卻禁不住無聊便沉沉睡去,母親都會將自己抱上了床,為自己蓋被子然後擁著自己入睡,甚至怕吵到 小九,竟讓 丈夫自己睡沙發或是將其趕去二夫人房裡,二夫人還因此而感到錯愕,怎會有如此大度的大夫人,其實這還得感謝 小九。


母女倆往往都是 小九先睡著,卻是最晚起床,直到隔日母親的輕聲叫喚,那時早餐也早已備好。


可是


就在十五年前的那一天,那晚母親也是如此,坐在床邊說故事,記得念的還是西遊記上頭,最為經典的橋段,悟空大鬧天宮,明明很精彩的故事,小九還是如往常般聽著聽著就睡著了,只是隔天 小九卻是自己醒來,發現還躺在母親的懷抱中,便又沉沉的睡去,只是沒有發現,身後的母親絕美的容顏上,眼角卻是泛著淚花,那閉上的雙眼再也沒有睜開過。


小九想到此,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遺憾與悲悽,索性便趴在床沿,放肆的哭了起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我、妳,怕了嗎? 05 寇宅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