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04 熟悉的城市陌生的心情

小九與水清夫婦閒聊後,兩夫妻相處的模式,對話的方式,讓 小九印象深刻,最後兩人離去時……

04 熟悉的城市陌生的心情


火車上


清晨時分 小九便達上了火車,見火車上的景象,人與人之間擁擠的程度,活像沙丁魚一般,不禁感到驚訝及錯愕,火車上滿是青年學子,青澀的臉龐整齊的制服。


這些學子有男有女,男的頭戴著大盤冒身著卡其色的制服,單側背著綠色的帆布書包,黑色亮皮的皮鞋,一個比一個亮,書包上頭只寫著某某中學等字樣,看似單調卻不失嚴肅與大器,而女生則是一頭與 小九理著同樣的髮型,標準的耳下三公分切齊,也讓 小九感受到滿滿的親切感,潔白的短袖上衣深藍色及膝的百摺裙,連著白色及膝的長襪,白色帆布鞋整體看起來,端莊嚴謹又不失青春滿溢的氣息。


原來這一班前一日半夜便從高雄開往台北的普通車,班車一路北上遇站皆停,不論大到如台南、台中這類的大站抑或是小到連月台的都沒有的不知名鄉村小站,沒有一站是不停靠的。


正因為每一站都停靠的特性,讓許多在孤身南部求學的學子趨之若鶩,也因為這樣的特性,火車行進至北部之時已是清早六點許,正好趕上青年匆忙上學的時間。


小九為了趕上這班火車,凌晨天還正黑的時候便起了個大早,一如往常做著如同在學校養成的習慣,盥洗、晨禱、著裝這一切都完成後,便騎著摩托車,從爺亨趁著黑夜,沿著山區蜿蜒崎嶇的道路飛快的騎下山。


好不容易趕在火車進站前二十分鐘,便已經將摩托車停好,好在時間尚早的緣故,公有的停車場還空著許多的位子,停好車子便順手在路邊早餐店,買了最愛的總匯三明治不要切及秋天的第一杯冰奶茶。


不想火車上早已是人滿為患,早起的青年學子,為了趕時間到學校,早早就從家裡出門,甚至比家長起的都還要早,有的拎著早餐,有的低頭看著書,有的偶爾抬起頭背誦著英文單字,不過大都是男女有別的成群而立。


小九上了車見此情形,敢情是擠也擠不進車廂,索性便站在車門及廁所附近的車廂通道處,為了方便乘客進出,小九刻意站在車門旁倚著隔板,側頭向著門外,火車行駛在鐵軌上的咯啦咯啦聲,清晰可聽,隱約還可以聽見門外那火車飛快的風切聲,及路過平交道車子按壓喇叭及平交道噹噹噹的警示聲。


因為從桃園開往台北之間,還有許多站點,閒暇之餘,小九也從隨身攜帶的黑色公事包裡,取出了聖經低頭默默的閱讀,隨著辛辛學子匆忙下車後,不多時火車也開進了台北火車站,小九也收拾好自己的行囊,走出車廂,回到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台北


藍羽寇氏集團總裁 寇嚴,年幼時家境清寒,父母早喪,無兄弟無姐妹,做過夜市也擺過地攤,工地搬過磚礦場洗過礦,大江南北的跑,南部曬過鹽,北部採過礦,是個苦命卻不認命的孩子,嘗過白米飯糰配鹽巴,竹筍湯內無筍絲的滋味,因著一次偶然的機會,學會了開車,從此走上了跑車人的路,為人熱情又樂於助人,工作上更是不怕苦且甘願吃虧,因此而結交了許多的朋友。


於是便三五成群的組成了車隊,也有了車隊的辦公室,又因著各項民生建設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膽大心細的 寇嚴看準了時機,便與車隊同好直奔銀行,借款買車積極參與民生建設,為人海派做事精明的他,久而久之便成為眾人的領頭人,隨著車隊日益壯大,跟隨著車隊的人越來越多,從當初的五人直到十人百人甚至千人,為了能夠妥善的管理車隊,提高運輸量降低錯誤率,寇嚴甚至將自己的車子租與別人,親自坐鎮車隊辦公室指揮調度。


公平、公正、公開的做事方式,便是 寇嚴一貫的處理態度,尤其是在調配車輛上,更是公正嚴明,一絲不苟的作風,連當初初始車隊的其他四人都招架不住,在公事上一貫的不講情面,但是在幫助處理個別的私人難處上卻是赴湯蹈火毫不推遲,甚至細膩到會個別寫信給當事人雙方,幫忙緩頰及安撫其不安的情緒,簡直是當作自己的事情來辦,於是 寇嚴便在這樣的氛圍上默默的快速積累人氣,也建立起自己的威望及人望,不僅僅只在車隊內眾人心服口服,連工區主管單位也對這樣的 寇嚴推崇至致。


心思縝密敢於嘗試的 寇嚴,在車隊漸漸完善之際,便把眼目看準了航運,在眾人一片不看好之際,將整個車隊拿去抵押,一力扛下眾人的壓力,買下第一艘貨輪,親自站在車隊可能會就此解散的風口上,船終於還是順利的航向了世界。


所謂打蛇且要隨棍上,風向正火怎能收手,於是乎便本加厲的一艘兩艘三艘的買,散盡了所有多積蓄,乃至身無分文負債累累,眼看再也扛不住車隊內部與銀行催款的壓力,第一艘船滿載著貨櫃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看著報酬成倍的入帳,眾人才歡天喜地且心悅承服的跟隨 寇嚴,是故 藍羽集團正式成立,那年正是 寇嚴走向黃金巔峰的三十歲。


正當一干夥伴終日被數字沖魂了腦袋之際,寇嚴的下巴漸漸抬起,並不驕傲的高抬,而是將目光看向更高更遠的地方,於是經過幾十年的積累,大力的擴展企業版圖,除了陸運、海運之外,建設、地產、醫療一直到電信甚至太陽能,這拓展的速度與寬度都令人不得不服 寇嚴獨到的眼目,直到繼醫療、電信、太陽能之後終於跨足於航空業甚至不止於此,甚至積極爭取與海內外航空知名企業的合作,不惜一切不顧代價,終於在藍羽寇氏集團二十年,寇嚴五十歲之計,一艘掛名為藍羽的太空梭在俄羅斯問世,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一直以來藍羽航空從不發展客運,只專注於貨運的原因,原來真的是放眼更高更遠的地方,至此眾人才知道,宇宙才是藍羽總裁 寇嚴的目標。


直到娶了二夫人進門,才客、貨並重的齊力發展,航空部門開發多個航線,航海部門藍羽郵輪更是打造的富麗堂皇,而藍羽旅遊部更是在國內霸佔著首屈一指的旅遊龍頭,蟬聯數屆的旅遊精品獎,一條龍的服務更是讓旅客津津樂道,藍羽集團雖不是國內各個企業的龍頭,但卻是在各個參與的領域上數一數二,業界都樂道 寇嚴將藍羽推上宇宙,二夫人 歆之馨將藍羽帶入了人群,許多象徵著榮耀的鎂光燈都灑在 寇嚴歆之馨賢伉儷之時,二夫人的名聲也水漲船高日囂直上,在集團內的權勢更是如日中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但是大家似乎忘了寇氏之前還有個大夫人,也只有一位大夫人,就是人稱現代俠女,一個迷一樣的奇女子,一個成天閱讀不愛事業的女人,一個有著自己的事業卻堅持陪著丈夫的女人,一個在 寇嚴還在吃白飯糰配鹽巴的時候,就一直跟在他身邊的女人,一個護夫護到極致的女人,一個孤身面對車隊的不信任抗議,仍然挺身與丈夫並肩的女人,一個看著丈夫頂著成功的光環驕傲的行事荒誕之時,仍然不吝出聲責罵甚至支身獨闖那酒池肉淋之地,將丈夫從眾裸女中強硬扛回家的女人,一個知道丈夫在外一夜風流而流種在外,面對著親族壓力仍然不顧眾人的反對,親自領著懷著身孕的二夫人進門的女人,一個不管日子過得如何都會為全家親自做飯燒水的女人,一個自己病了都還會親自送餐盒給丈夫的女人,一個默默支持丈夫一直到死都無怨無悔的女人,她就是寇小九的母親,藍羽寇氏的大夫人 梁十三。


叮咚

聽到門鈴聲響起,正在準備早餐的管家 白媽媽,將最後一顆麵包從烤箱裡取出,放置餐桌上的盤子,擦了擦滿是麵包碎塊的手,拉平了一下圍裙,雙手將髮絲整理好,這才緩慢的走向大門,歲月在 白媽媽身上留下了不少的痕跡,頭髮白了不說,身材也略顯腫脹,與年輕時青春洋溢的模樣,實在是相差甚巨,寇家唯一的管家,是跟著大夫人一起嫁過來的,原來是梁十三的閨蜜,十三嫁進來時,便與 十三一起打理家務,直到 十三因病去世之後,寇嚴感念 十三與白媽媽姊妹情深,便留 白媽媽作為寇家的管家,直到今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