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03 水清與如意

與父親通完電話後,父親要 小九擇日回家一趟,說是有東西要交給 小九,本意欲拒絕的 小九,聽到是母親留下的便……

03 水清與如意


    小九與父親結束通話後,將手機收進一旁的公事包裡,迅速的整理一下情緒,臉上掛著微笑,這才轉身若無其事的走向眾人,雙手交叉放在膝蓋處,向眾人微微點了個頭歉聲的道

“不好意思,父親打來說了一些事情,真是抱歉,耽誤到大家的時間,讓妳們久等了……我們繼續,重新來一遍好了”


眾婦女聞言皆是抱著微笑,搖頭說著

“沒關係”

“父親打來的肯定是重要的事情,別在意我們,我們都能理解的”

“是啊~小九傳道妳別那麼客氣”

春天長老則是微微點了個頭,微笑不語。


小九見眾人抱以溫柔及理解且微笑的回應,心裡一暖,緊張的情緒便立時舒展開來,於是便坐回鋼琴前說道

“嗯……我們在唱一次”

小九雙手再次優雅的穿梭在黑白琴鍵之間,眾人便再次唱出悠然的歌曲。


眾人又繼續練習了幾遍,春天長老看眾人對歌曲的熟練度漸漸的提升,糾正了幾句難念的族語詞彙,見眾人臉上明顯有些倦意,便知繼續如此的練下去已難有再進步的空間,於是便在一次的歌曲結束之際,果斷的起身開口道

“傳道師,不如今天先到這邊,我看大家對歌曲也都熟練了,大家也都累了,我們周間在排時間來練習好了”


小九聞言便起身,從鋼琴側邊走出來,微笑的說道

“嗯……大家覺得如何呢?”


“也好”

“下禮拜我們找時間練也行”

“大家也都會唱了,就這樣吧”

“也好~我老公也差不多要來接我了”其中一位孕婦,坐在位子上腹膜著肚子微笑的說道

“我老公也來了~對了妳肚子幾個月了,看起來好大”

“五個月了”

“五個月~肚子怎麼那麼明顯~”

“對也妳們看看”

“妳老公買了新車,這樣孩子、車子都有,真幸福”

“那裡~還不是要付貸款哈哈”

眾人聽到懷孕婦女說話的聲音,便圍了上去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順便一本正經的道出自己的孕婦經。


春天長老此時卻沒有參與,反而是與 小九在一旁討論著教會的各種團契與事工,不多時卻聽見眾婦女談論的婦女經,已經開始從日據時期講到現代,整個話題也從古老的草藥巫醫時期到現代的科技醫學,談論的深度與寬度不禁讓 春天長老微笑的搖頭不語。


“好了~大家都先回家吧,周間我們在找個時間練習,因該就可以了”春天長老終於還是忍不住,走向眾人開了口


“嗯~好吧~”

“那麼傳道長老我們就回去了喔”

“來~歌譜拿來我這裡喔~”眾人聞言便又七嘴八舌的動了起來,在歌譜收齊放回書櫃上之後,眾人便向 春天長老及 小九傳道道別後,便各自離開了教堂。


眾人離開後獨留下那位懷著身孕的婦女 如意,小九見教堂只剩下 如意,便走向了 如意說道

“如意姐妹~妳老公還沒來嗎”


如意不好意思的答道

“嗯~傳道抱歉……讓我坐一下,我老公跑去跟文雄聊天,我剛剛已經傳訊息給他,因該快來了,不好意思,耽誤妳的時間”


“沒事~我只是想說,我們剛剛練習那麼長的時間,妳會不會口渴,我倒些溫水給妳喝,還是妳要喝茶還是……”小九笑著道


“傳道不用了~我剛剛練習前喝很多了,正憋著尿呢”

“憋著……這樣對寶寶不好吧~還是我扶妳去上廁所”

“不用了傳道……妳瞧我老公來了”

兩人對話到一半,外頭便傳來轟隆隆的引擎聲,不多時門口便停了一台摩托車,因為是新買的關係,許多的塑膠包膜都還未拆除,那人小心的將車子停放在教會門口,下車時還意猶未盡的拍了拍坐墊,彷彿不願坐墊上有任何灰塵般,然後才捨不得的轉身。


“水清你怎麼那麼久”那人才剛轉身,如意便板著臉孔,對著來人冷不防的就是一句不耐煩


“對不起~剛剛跟文雄聊了一下,剛好聊到我這台新車~對了正好來了……順便請傳道為車子祝禱一下”水清剛停好車子,才一回頭便挨了一頓罵,正好看到 小九傳道也在場,便順便開口請 小九傳道給摩托車祝禱,以祈求行車平安。


“嗯~對喔~老公你還不趕快進來扶我起來,還在那邊一直看車子作什麼”

“唉如意姐妹妳先別動,讓我幫妳吧”小九見 如意想從位子上站起來,便趕忙走向前想要幫忙。

“傳道不用啦~讓我老公扶就可以了……水清你快來啊……還站在那裡作什麼,怎麼可以讓傳道來扶我~你快點”

“喔喔喔~我來我來老婆妳坐著別動”水清聞言便急忙的衝進教會裡,扶起了妻子 如意

“那麼慢”如意在 水清攙扶之下,扶著自己的肚子,小心的從座位上起身,丈夫扶起自己時,嘴巴還不忘報以甜蜜的碎念。


三人走出了會堂,夫婦倆兒,再次邀請 小九為新買的車子祝禱,小九也欣然的接受,小九便請兩夫婦牽著手,另一隻手疊放在車子上,然後 小九左手疊加在夫婦的手之上,舉起右手張口為車子、為操控的人、為乘坐的人、為肚子裡還未出生的孩子、也為這一家人的生活,虔誠的開口祝禱。


做完了這些,水清將妻子 如意小心翼翼的扶上了摩托車,小九也過去幫忙攙扶,直到兩夫妻都上了車,水清回頭向 小九點頭稱謝後,左腳一踩,咳啦一聲,入擋聲響起,油門輕輕一催,夫妻倆便離開了會堂,小九站在門口目送著水清夫婦離開,直到消失在山的另一邊,小九這才轉身進入會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我、妳,怕了嗎? 02 女傳 小九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