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第二百四十二章 出手闊綽是個禍害(二)

第二百四十二章 出手闊綽是個禍害(二)


吉法師面對著 生駒吉乃嚴厲的凝視,擾是 吉法師這種自帶滿級霸氣的主兒,也不禁乾吞了幾口口水,臉頰鬢角處冷不防的流下些許冷汗,面對眼前這雙頰硬是鼓起活像個河豚似的 生駒吉乃,吉法師居然感到一絲絲的壓力迎面撲來,兩人沉默了片刻,空氣為之凝結,吉法師心裡暗道『這該死的 一益,動作怎麼這麼慢,在不展開行動 阿草恐怕得撕了在下』。


想總歸是空想,內心裡雖然充滿著怨恨,但是表情卻還是一副嚴肅的臉,只不過面對前方 生駒吉乃的直視,身體竟下意識的微微晃動了一下,眼尖的 生駒吉乃在 吉法師微不可查的晃動下,卻注意到其身上帶著的行頭,雖然先前早就已經注意到,不過當時也只是覺得 織田少主行為舉止怪異,身著奇裝異服頭頂著沖天大馬尾,身上帶些不合禮儀的物件,也不足為奇。


說到底也沒人會特別注意,其身上這些行頭的來歷或是價格,這些物件或穿著習慣,換做是旁人突然這麼做,肯定會大大的引起旁人的注意,不過換做是 吉法師就不同了,因為習慣久了便成了自然。


生駒吉乃的目光也吸引到 吉法師的注意,隨著 生駒吉乃盯著的時間越久,吉法師便漸漸感到頗不自在,畢竟從剛剛就一直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相必任誰都會很在意,況且就一直盯著也不說話,盯的 吉法師心裡發慌且發寒。


此時為了解除兩人間的尷尬,吉法師緩緩的解下腰際上的酒葫蘆,大拇指用力一彈『波』的一聲,塞子便輕鬆彈開,吉法師緩緩的將酒葫蘆挨近嘴邊,仰頭便飲,整個動作流暢不做作,喝了一口後便又緩緩的放下,藉著眼睛盯著將酒葫蘆重新繫在腰際之際,終於首先打破沉默的道『阿草妳一直盯著在下看……莫非……在下臉上有東西』


『微亮的月光照耀下仍能散發著微弱的光芒,打磨細緻雕刻精緻極致拋光,這 明國獨有的夜明珠,還這麼大顆,拿來做酒葫蘆……少主手筆真不小……恐怕也得五千貫以上……』生駒吉乃盯著 酒葫蘆認真的道


『阿草好眼力……這酒葫蘆就值這個價,而且內部挖空的地方也沒浪費……多做了一只梳子也三千貫不止……想不到 阿草懂得真多』


『那是,我生駒家幾代為商,這點眼力若是沒有,算是丟了 生駒家的臉……少主不知您說的梳子……』


『喔~那只梳子……在下送人了』吉法師說道


『不知是那家的小姐這麼好福氣,三千貫的梳子少主都捨的送』


『喔~她……在下不認識,只是個路人』吉法師想了一下,又搖搖頭的說道


『呦吼~還真闊氣喔,不認識的人都送那麼貴重的物品,自己卻只留五十過日子,少主你真行~五千加三千共計八千……少主你還真是財大氣粗啊……不過你一個月三千貫……可是算啊算一個月還個一千至多八個月就可以還清……不至於落得只剩五十貫啊……還是你還有別的事情瞞著我』生駒吉乃雙眼一瞇的問道


『喔~那個……其實』吉法師話才說到一半便知差點說溜了嘴,立時閉口不語,左顧右盼的假裝沒事一般


『說~誠實招來』生駒吉乃怒斥道


『你為何一定要知道的那麼清楚』


『當然~我得算好一切開銷啊,總不能像你這般胡亂花錢,你想想萬一那天,人家那個啥的大人物來拜訪你,總不能只給人家喝水吧……你以後的家臣因該也不少來家裡閒晃,你身為 城主總不能什麼也不招待人家的吧~別囉唆了,我要不是因為是你內務長,我才懶得理你,況且以後你有了心儀的人,這些錢拿來追求她~你說不香嗎~』生駒吉乃認真的道


『她……會有那麼市儈嗎』吉法師陷入的一陣沉思,腦海裡迅速的轉過一遍,所有引起自己注意的女子,終於停留在 伊藤屋二樓的那位


『她……她是』好奇的 生駒吉乃聽到 吉法師查不可聞的低語,趁著其還陷入回憶時小聲的問道


『她是……沒有她沒有』吉法師聞言本能的想要回應,卻又猛然驚醒,馬上改口否認


『沒有沒有就算了~反正送梳子這種事,對你來說就太掉身份了』


『怎麼說』吉法師疑惑的道


『送梳子雖然是男女之間表達愛意,常用的一種方式,那也得表對情啊~萬一人家就沒這個心思,誤會可就大了』


『嗯也是』吉法師點點頭


『再說~你是 吉法師怎麼能送這麼一般般的禮物,要我說你得送不一樣的,才能突顯咱 織田家少主的不凡之處』


『那依你之見,在下適合送什麼,才能兼具表達愛意即不失所謂的身份』吉法師饒有興味的看著 生駒吉乃,心裡卻想著『你在編啊在編啊』


生駒吉乃想了一會兒便道『照我說啊~你得送馬車、房子、土地』生駒吉乃說完自己也認同的,點頭如搗蒜


『馬車、房子、土地……這還能隨身攜帶?』吉法師疑惑的問道


『這 少主你就不懂了吧,馬車代表需要,房子代表安全感,土地代表糧食也代表照顧妳一輩子,是不是~送這些才顯得出我們 少主的得天獨厚氣宇非凡,總比送個便宜破梳子來的大器,是不』生駒吉乃煞有其事的道


『……』吉法師還是一臉狐疑的,看著眼前這個將少主送禮,這事情 解釋的口沫橫飛的 生駒吉乃


『少主你不懂嗎~怎麼這樣看我』


『在下道 生駒家在談生意這方面,講求的是有理有據,進退有度……這麼在妳身上就看不見呢……總覺得妳跟那個 大野薰有得比,瞧你一張小嘴劈理啪啦的竟是胡說八道說個沒完』


『我這那是胡說……我是有依據的』


『說來聽聽有啥依據』吉法師不削的問道


『少主你聽~如果你送馬車,馬車能載人去很多地方,這麼方便的禮物,可是你想想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會騎馬,到時候還得找個人騎馬載她,那個人會是誰,當然是 少主你啦,你看她需要的不只是馬,她需要的是能滿足她需要的人,是不是既方便有兼顧滿足需要,有沒有道理』


『好好……像是這麼一回事』吉法師聞言眉頭一緊,明知道她在瞎說,卻居然找不到話來反駁她,只能點頭稱是


『再來~有了馬車總要有地方放吧,再說如果購買了一馬車的物品,也不能一直放在馬車上啊,這時候 少主送個房子給她,讓她買的物品有地方安放,馬車也有地方停靠,馬匹總是要吃草的吧~你在想想,搬物品進屋子、餵馬吃草這些工作,怎麼可能是女人來做,當然得找男人來做啊,況且家裡總不能只有一個女人在家的吧~太不安全了,這世道壞人那麼多是不是,所以需要個人,那人一定是 少主你啊~只有像你這樣的人才能給女人滿滿的安全感啊~所謂女人要的不多,只是需要一個家而已,是不是~有沒有覺得有些責任了~安全感的部分是不是有點兒味道了』生駒吉乃說著說著,海用手指冷不防的戳像 吉法師的胸膛,這舉動讓 吉法師眉頭縮的更緊


『……好像是這樣』吉法師再一次的無言


『最後,有了馬車、房子,就要開始生活,要展開生活少不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錢,但是直接送個幾百幾千貫的,未免也太現實了些,況且用錢買來的愛情很快就調價了,這時 少主你只要把房子周邊的土地全部買下來,然後耕種莊稼,秋天收成時拿去城裡換錢財,如此循環個幾年,日子只會越過越好,有了錢女人就可以買自己想要的東西了,當然一個你愛的女人,叫她去種地,你肯定會捨不得的是吧~所以種地這種苦力活,還是少主你來做~是不是~你想馬車、房子、土地都有了,那個女人不對少主你死心塌地』


『……你想個美……東西在下送,馬車讓在下拉,賊人讓在下打、現在連種地都要在下做……那女人呢,洗衣煮飯整理衛生……這些不是因該是妳女內務的職責嗎,沒有理由在下花錢花汗水,讓她享受的道理』吉法師聞言,搖搖頭反唇相激的道


『少主如果這樣想,就太笨了,沒錯錢是你在出,可是成功得到女人芳心的時候,這些東西不還是你的嗎,你的就是她的,她的就是你的~況且女人因該要如此呵護啊~畢竟運氣好一點她還得為你生孩子呢,生孩子可疼了,我父親說比切腹還疼,我母親以前也說過,女人生孩子還是如同行走在生死線上,痛不欲生~所以 少主在這件事的前提下,你得讓讓』


『在下知道生孩子固然痛苦也很偉大,可是那是結果啊~你們不是還享受了過程……嗚嗚嗚』吉法師突然的一句話,生駒吉乃立馬伸手摀住 吉法師的口,小聲的道『你別那麼激動,別忘了前面還有下忍營地,萬一讓他們察覺就不好了』


生駒吉乃見 吉法師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便放下了手,見 吉法師卻笑著看著自己說道『說了那麼多……如果是妳,妳會要馬車、房子、土地還是梳子』


『當然是梳子,我又不差錢』生駒吉乃想都沒有想直接了當的答到


『……』吉法師聞言兩眼翻白,無言以對。


Ps:大家若是對之前的故事(240章之前)有興趣可以至以下網址或popo(台灣方面)起點(中國方面)小說平台上都可以搜索的到書名https://www.facebook.com/大野家-104297751389098/


















































『那依你之見,在下適合送什麼,才能兼具表達愛意即不失所謂的身份』吉法師饒有興味的看著 生駒吉乃,心裡卻想著『你在編啊在編啊』


生駒吉乃想了一會兒便道『照我說啊~你得送馬車、房子、土地』生駒吉乃說完自己也認同的,點頭如搗蒜


『馬車、房子、土地……這還能隨身攜帶?』吉法師疑惑的問道


『這 少主你就不懂了吧,馬車代表需要,房子代表安全感,土地代表糧食也代表照顧妳一輩子,是不是~送這些才顯得出我們 少主的得天獨厚氣宇非凡,總比送個便宜破梳子來的大器,是不』生駒吉乃煞有其事的道


『……』吉法師還是一臉狐疑的,看著眼前這個將少主送禮,這事情 解釋的口沫橫飛的 生駒吉乃


『少主你不懂嗎~怎麼這樣看我』


『在下道 生駒家在談生意這方面,講求的是有理有據,進退有度……這麼在妳身上就看不見呢……總覺得妳跟那個 大野薰有得比,瞧你一張小嘴劈理啪啦的竟是胡說八道說個沒完』


『我這那是胡說……我是有依據的』


『說來聽聽有啥依據』吉法師不削的問道


『少主你聽~如果你送馬車,馬車能載人去很多地方,這麼方便的禮物,可是你想想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會騎馬,到時候還得找個人騎馬載她,那個人會是誰,當然是 少主你啦,你看她需要的不只是馬,她需要的是能滿足她需要的人,是不是既方便有兼顧滿足需要,有沒有道理』


『好好……像是這麼一回事』吉法師聞言眉頭一緊,明知道她在瞎說,卻居然找不到話來反駁她,只能點頭稱是


『再來~有了馬車總要有地方放吧,再說如果購買了一馬車的物品,也不能一直放在馬車上啊,這時候 少主送個房子給她,讓她買的物品有地方安放,馬車也有地方停靠,馬匹總是要吃草的吧~你在想想,搬物品進屋子、餵馬吃草這些工作,怎麼可能是女人來做,當然得找男人來做啊,況且家裡總不能只有一個女人在家的吧~太不安全了,這世道壞人那麼多是不是,所以需要個人,那人一定是 少主你啊~只有像你這樣的人才能給女人滿滿的安全感啊~所謂女人要的不多,只是需要一個家而已,是不是~有沒有覺得有些責任了~安全感的部分是不是有點兒味道了』生駒吉乃說著說著,海用手指冷不防的戳像 吉法師的胸膛,這舉動讓 吉法師眉頭縮的更緊


『……好像是這樣』吉法師再一次的無言


『最後,有了馬車、房子,就要開始生活,要展開生活少不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錢,但是直接送個幾百幾千貫的,未免也太現實了些,況且用錢買來的愛情很快就調價了,這時 少主你只要把房子周邊的土地全部買下來,然後耕種莊稼,秋天收成時拿去城裡換錢財,如此循環個幾年,日子只會越過越好,有了錢女人就可以買自己想要的東西了,當然一個你愛的女人,叫她去種地,你肯定會捨不得的是吧~所以種地這種苦力活,還是少主你來做~是不是~你想馬車、房子、土地都有了,那個女人不對少主你死心塌地』


『……你想個美……東西在下送,馬車讓在下拉,賊人讓在下打、現在連種地都要在下做……那女人呢,洗衣煮飯整理衛生……這些不是因該是妳女內務的職責嗎,沒有理由在下花錢花汗水,讓她享受的道理』吉法師聞言,搖搖頭反唇相激的道


『少主如果這樣想,就太笨了,沒錯錢是你在出,可是成功得到女人芳心的時候,這些東西不還是你的嗎,你的就是她的,她的就是你的~況且女人因該要如此呵護啊~畢竟運氣好一點她還得為你生孩子呢,生孩子可疼了,我父親說比切腹還疼,我母親以前也說過,女人生孩子還是如同行走在生死線上,痛不欲生~所以 少主在這件事的前提下,你得讓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