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初代 服部半藏 見參!!

發布於
吉法師不顧自己與八十吉在實力上的差距,竟以大膽的以 八十吉來磨招……

猛然的一股力道傳來,倒退十數步的 吉法師,一穩定身形後,眼睛盯著前方那偷襲之人,右手連甩兩次次劍花,酥麻的手臂才得以化解,心裡不禁感到慶幸,好在自己眼尖手快,不然適才那一下,自己恐怕也得當場重傷,落得非死即傷的下場。


只見那人身著標準黑色忍者裝束,與 八十吉不同的是,那人將象徵著上忍的標配緊身衣,穿在裡面,只在衣領處顯露出來,想必此人不似 八十吉般高調的性子。


那人站在 八十吉前,將 八十吉擋在身後,雙手自然下垂分別持著苦無,完全沒有絲毫的防備,雙眼毫無波動的看著 吉法師,給人一種錯覺,好似只要隨便出手一擊,便能將之擊倒。


可就偏偏讓人又有一種匪夷所思的感覺,讓人不敢靠近,表面上好似能力很一般,可就有著說不出的危險,籠罩在其周圍,這讓 吉法師心理的危機感更甚於初次見到 八十吉的時候。


八十吉見來人救了自己一命,好似鬆了一口氣,卻也不試著掙扎起身,反而陰陽怪氣的道『半藏啊~你可終於出現了,怎麼……看我快要死了,甘願現身了嗎~你躲在草叢裡觀戰那麼久,不嫌蚊子多嗎』


『有時間嘴人,不如趕快恢復,清洲軍快到了,等會兒還得有體力撤退,到時候我是不會背你的』那名忍者頭也不回,站著冷冷的道


『被你給看穿了呀~那你得要快一點解決他,可不能讓他活著逃脫』


『哼~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任務嗎』


『不不不~我是怕他出去亂說……到時候我 八十吉的名聲可就毀了~這樣叫我如何在忍界裡逍遙的過日子呢』八十吉陰陽怪氣的道


『怎麼~你還覺得他很弱嗎』


『喔~弱不弱我不知道,但此時對你來說,因該不具威脅……不過我到是要提醒你,可別小瞧了這淫畜,他那一手飛快的刀法配合著連綿不斷連擊,過人的體力之下……你可別翻船啊』


『快……是嗎』


『哈哈哈也是~我都忘了你在旁看了整晚~這下我可以放心躺一會兒了~打贏了在叫我,記得別讓這淫畜給逃了』八十吉說罷竟直挺挺的閉目養神,尤自躺著恢復傷勢,完全不擔心輸贏,彷彿輸贏早已斷定一般。


兩名忍者在說話的同時,吉法師也沒閒著,除了暗自恢復自己的狀態之外,雙眼也不斷的打量著眼前這讓自己感到威脅的男子,心裡更是一個一個的對照自己生平所知的上忍,看看能否從中找出其人的真實身份,直到聽到 八十吉稱呼那人 半藏,吉法師心裡才猛然出現一個人名字,一個在忍界中令人聞風喪膽的名字,一個低調於忍界卻高調於暗殺界的男人,伊賀守護忍者 服部半藏。


此時 吉法師隱約知道了來人的身份,心裡那份莫名的危機感,更是越來越濃烈,見 服部半藏與 八十吉對完話之後,不發一語的冷冷的盯著自己,吉法師感受到對方眼神中那赤裸裸的殺意,見其全身氣勢竟逐漸的在改變,吉法師心下大駭,『糟糕這氣勢……』


吉法師感受到對方氣勢上穩穩壓過了自己,當下便不在遲疑,此時若是讓 服部半藏氣勢大成,整個節奏便會由 服部半藏所主導,自己雖然也有自己的氣勢,不過剛剛與 八十吉交手時早已消磨殆盡,此時若要重新凝聚,卻是來不及也不容易,更別說對方也不會給自己這樣的機會,只能趁著 服部半藏氣勢還未完成,將之打斷,不然氣勢一起,自己便會陷入挨打的局面,高手過招,如果沒了氣勢又挨打,這下場可想而知。


吉法師腳下猛然一點,右手一抬,太刀平舉『奧義 星芒閃』直線的往 服部半藏一躍而去,這招式一起便用上了全力,速度之快恍如流星劃過天際,催枯拉朽的直取 服部半藏的心窩。


只見 吉法師咻的一聲往 服部半藏筆直飛來,完全不給 服部半藏凝聚氣勢的機會,感受到太刀刀尖上那冷冽的殺意,刀刃上那冰冷的寒光,服部半藏雙眼一瞇,在刀尖觸碰到很!心窩之際,突然消失不見。


吉法師眼睜睜的見手裡的刀將 服部半藏的心窩穿透,卻感受不到手中太刀傳來的刺穿人體的觸感,卻見眼前的 服部半藏,突然憑空消失,吉法師正狐疑之際,突然感覺後方傳來一陣寒意,雖然只一剎之間,卻足以讓 吉法師大感不妙,還來不給轉身,隨即反手就是一切。


一手反手切擊的同時,身子也順著轉過,果然,服部半藏已經悄然出現在自己身後,吉法師見手中太刀劃過其脖子之際,眉頭深鎖,又見眼前這人依然憑空消失,『殘影……』吉法師這下明白了,自己非但沒有攻擊到對方,甚至連邊都擦不上,擦上的確只是 服部半藏的殘影罷了。


吉法師心下想歸想,手裡的動作卻不容自己停下來,因為此時心裡已經明白,服部半藏與 八十吉根本不是在同一個檔次上,很明顯單單在速度上 服部半藏領先 八十吉不止一星半點。


想通了這點 吉法師更是明白自己此時的處境,屬實是大意不得,於是呼卯足了勁兒,在距離的優勢之下,不讓對方拉開也不容對方貼近,以 連斬改拉開了序幕。


不過儘管 吉法師的速度比之前更甚一籌,刀法攻勢更為凌厲,招與招的連貫更為精確,確往往只在那剎那之間,所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連斬改一十八連段卻只斬下 服部半藏一十八哥殘影,甚至 奧義日輪一十二斬,盡數封住 服部半藏上中下路,卻依然無功而反,而見雙手持刀無法見效之際,再次採用剛剛才領悟的單手持刀,瞬間整個速度立時大大的提升。


可惜這剛剛才領悟的單手持刀的要領,自己還未完全領悟通透,身體還未完全記住那出招的感覺,況且面對 服部半藏這樣的強敵,久攻不下之際,竟隱隱約約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感受到信心的動搖 吉法師心下更是大駭,整個出手的速度與自信全然走味,便立時改回原來的雙手持刀,一改回來之際便深知,此次不僅僅是信心動搖那麼簡單,而是境界的落下,之後要在回來恐怕不是時間可以彌補的。


果然 吉法師重回雙手持刀之後,整個出招的連貫性便沒有先前那樣的犀利,取而代的是處處謹慎小心翼翼,甚至出招緩慢落得連殘影都摸不著。


不多時別說是大開大合的奧義日輪斬或是出手角度刁鑽的月牙斬抑或是以瞬發之勢的星芒閃,連完全以速度為基礎的連斬改,竟連殘影都摸不著,幾次的刀影掠過,服部半藏都能輕鬆的閃避,好似只要他願意,隨時可以手起刀落將 吉法師弊於自己之手。


果然見 吉法師信心已然消失殆盡之際,服部半藏這才果斷的出手,卻不是動用手中的苦無,反而是雙手保持自然垂下,只在閃避太刀之後隨腳一踢一踹,打擊完 吉法師的信心之後,便是無止盡的玩弄,面對 服部半藏刻意的玩弄,吉法師雖然大怒卻知曉彼此之間的差距太大,也知道其實自己早已經輸掉,好在自己信心雖然被破,但是那不折不屈的心還在,雖然知道自己隨時會送命,但是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把握每一次出手的機會,賭一把 服部半藏的失誤的瞬間。


場面上立時情勢大轉,吉法師每出一刀,服部半藏便會在閃避之後,對著 吉法師身上隨機部位用力一踢,而這一腳卻是 吉法師怎麼避都避不掉,於是十招過去,吉法師已身中數腳,頭部面部身體屁股大腿手臂等等,二十招過後,基本上已是無力出招,精疲力盡之下,最終在 服部半藏閃過直面的 星芒閃之後,對著吉 法法師的後腦勺一記後旋踢,『碰』的一聲,吉法師應聲倒下。


倒下後的瞬間 吉法師猛然咬下嘴唇,好讓自己保持清醒,此時若是暈過去,一切就真的結束了,正想爬起來的當下,腹部猛然傳來一陣疼痛,服部半藏竟然趁著 吉法師爬起來之際,一腳猛力的踢向 吉法師的肚子,這一腳 服部半藏是使出了全力,踢在全身是傷的 吉法師,無疑是雪上加霜,傷上加傷,吉法師喉頭一甜,一口鮮血由面罩下噴出。


尤是如此 吉法師右手仍然死死抓著太刀,可腹部的傷卻疼得,不得不用左手去按壓,此時突然感到右手椎心之痛傳來,卻見 服部半藏一腳踩在自己的右手上,吉法師忍著疼痛,只微微悶哼一聲,腦子卻逼著自己要保持清晰,不斷的思考該如何反擊,完全沒有因為疼痛而喪失思考的能力,於是 吉法師腦海靈機一動,突然想著腰際還掛著馬上銃,便想著如何不動聲色的去拿腰際的 馬上銃,還要趁其不備的裝上火藥,就在 服部半藏在自己身旁,冷漠的看著自己,吉法師決定挺而走險放手一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六十七章 激戰!織田吉法師vs八十吉(三)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