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五十二章 獨戰下忍(九)

發布於
瀧川一益想要教 吉法師飛標,可惜卻漏洞百出,一旁 無聊的 生駒吉乃這時候……

  兩人沉默了許久,見 生駒吉乃在一旁拿起了小石子,又做出剛剛丟飛標的動作,只是沒有將石子丟出,蹲下用手在地上寫了寫劃啊劃,然後起身又換個出手的角度,譬如由側邊出手或是由下方出手,然後又蹲下寫了寫劃啊劃的,不斷得重複剛剛的動作,其專注又認真的神情,也吸引了 吉法師的目光。


  『喔……出手後的慣性不變,能夠影響最終的落點,關鍵在飛標旋轉的方向跟速度,似乎也跟風向風力有關係……手指的靈活度也至關重要,阿草這一手居然有聲東擊西的效果……比直接出手後就轉變方向的手法還要高明……能夠在接近目標前瞬間轉向,這手法……回去得好好研究研究』吉法師見 生駒吉乃猶自在一旁,自個兒研究,心裡在讚嘆之餘,自己心裡也不斷的模擬,如何能夠使移動中的飛標,在命中之前瞬間變換方向。


  吉法師心裡想著,因著慣性的關係,飛標離手後沒有意外的話,都會朝著所射的順勢方向而去,而一般要改變飛標行進的方向,主要有兩種,一種是離手前剎那轉變手腕,讓飛標脫手就直接往另一方向射去,另一種是利用飛標在空中,利用手腕及手指的轉動,控制飛標旋轉的方向及速度,進而在空中與空氣產生磨察,最終使飛標慢慢轉向,所以不能算是真的轉向,只能算是假打東真射西的方式,不過這兩種手法在一出手時就可以察覺,雖然依然會讓人措手不及,不過武藝高明的人還是可以快速的應對,而且這兩種方法都會受風向及風力的影響,而產生二次的變化。


  而 生駒吉乃剛剛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射出的那驚人的一標,著實也讓 吉法師與 瀧川一益腦洞大開,尤其是 吉法師,彷彿腦海裡那道看不見的屏障,突然被打開了一般,這能夠瞬間轉變方向的手法,若是學會了這一手,世上還會有自己殺不了的人嗎?


  『如果用在劍術上……』吉法師思索了一會兒,一套將來名動戰國的劍法流派,『隨意流』其雛形已然刻劃在 吉法師的腦海裡,不過他自己不知道的是,這套自己少年時期一時興起而起手創造的劍法,自己沒功夫學,卻讓某人在未來的某一天一戰成名,成為當世戰國第一劍客,沒有之一,只是此時還只是個想法,若是讓那名劍客知曉,這改變他一生的劍法,居然是在一名女子身上得到的靈感而著,而且還是因為這女子隨意扔的一手好飛標,不知那未來的第一劍客作何感想


  不一會兒 吉法師回過神來,轉過身對 瀧川一益說道『這……飛標我們一人一半,你這黑色的布袋也給我好了,在下等會兒有用處』吉法師看著手中的黑色布袋若有所思的道


  『嗯……少主你拿去用』瀧川一益回答道


  『這飛標……約有一百左右,在下拿走一半……剩下的這一半……給誰呢』吉法師拿著另一堆飛標,看了看 瀧川一益又看了看 生駒吉乃


  『少主……因該是給我吧……』


  『……』吉法師又反覆的看著兩人,沒有回答


  生駒吉乃這時才從模擬中回神,見 吉法師手中拿著一堆飛標,看著自己,便疑惑的道『怎麼了……這給我的嗎,太好了,這飛標真好玩,我要拿去打水瓢,肯定能飄的又準又遠』


  『……』瀧川一益愣了一下才感覺到 生駒吉乃話中滿滿的嘲諷之意,馬上開口說道『少主……給我吧,畢竟我是個忍者,是有受過專業忍術訓練的,這飛標說不準等會兒要用來保命的……』


  『唉呀~對喔……少主你還是交給他吧,我只會亂丟,而且我不喜歡打架』生駒吉乃笑著道


  『喔……那麼……不如這樣,你們兩一人一半』吉法師說罷,便將飛標隨意分成兩堆,一堆交給了 瀧川一益,另一堆卻放在 生駒吉乃的手中,並且還對 生駒吉乃說道『阿草~不到萬不得以,別輕易使用,如果真的要用,就往死裡丟,知道嗎』


  『……』一旁的 瀧川一益聞言更是感到屈辱,無視這赤裸裸的無視,更是對他中忍身份的一種侮辱,但因對方是 吉法師,心裡再怎麼不悅也只能吞了,畢竟剛剛的確拿不出多少實力,心下也懊惱不已,好好的表現機會既然漏洞百出,活像一場鬧劇,不過想到 吉法師身邊,連個女內務都那麼深藏不露的,也不禁感到慶幸,畢竟有幾分實力就多幾分安全,甚至還以此而激勵了自己,『若是不努力,我豈不如 阿草』這句話也悄悄的刻印在腦海裡。


  『一益啊~』吉法師此時轉頭過來,卻是盯著 瀧川一益的太刀


  瀧川一益見 吉法師的心思動到了自己腰際繫著的太刀,急忙緊抓著太刀,身體微微側過去,警戒的道『少主……別啊…這可是保命的傢伙啊』


  『喔~是嗎……在下還以為是個裝飾配件,不過你會用劍嗎……記得你剛剛說劍術不太行的樣子……還是我記錯了嗎』吉法師抓了抓臉龐疑惑的道


  『這……』瀧川一益好似心事被說中了一般,竟楞在了當場


  『不如……給 阿草如何』


  『不行~少主飛標可以,這太刀可不行……刀在人在刀毀人亡啊……況且我的刀給女人摸了可不吉利啊……再說身為武士身上沒有一把刀這像話嗎……而且……我還是您剛剛收下的家臣,若是讓人知道 織田少主的家臣讓女人來保護……這丟的可是你的臉啊』


  『喔……是嗎……沒關係在下不在意,他們要說讓他們說去,無所謂,真要計較……大不了打到他服為止』吉法師雙手一攤,不削的說道


  『唉呀~你們兩個別爭了,少主我拿不了那玩意兒的~我又不會武術,給我也沒用』生駒吉乃緩頰著道


  『是啊是啊』瀧川一益立時站到 生駒吉乃身旁,護著太刀表情認真的道


  『喔~阿草,妳剛剛使的那一手好劍,在下看來頗具大家風範啊~怎麼說使得也是在下的劍招,不給妳發揚的機會,怕是要埋沒了~那可是在下耗費多少個孤獨夜晚所創造的啊~妳不知道,那些大城市裡的劍道師父都羨慕的緊呢,太刀還是交給妳吧,至少我放心』吉法師傲然的道,說罷還挑眉看了看 瀧川一益,硬是弄得 瀧川一益心裡是那個鱉屈到了幾點


  『嗯~這麼厲害……還好吧~反正那完意兒我拿不動,我啊也不會什麼招式武術的,頂多是小時候常常拿著藤條教訓隔壁村 小六,他老是偷偷進我們家偷吃東西~我啊就拿藤條打他……我就只會那幾招,剛剛也是心血來潮隨意揮揮而已,別放心上,我不喜歡打架,這打架的活還是交給 瀧川大叔好了,有他保護我你可以放心的』生駒吉乃露出人畜無害的微笑,這番話札的 吉法師的心都揪了一下,乍聽之下傷害性不高,可仔細咀嚼這話中之意,又倍感羞辱,而且還不能生氣。


  一旁的 瀧川一益聞言,轉頭露出『妳好好餒』的臉色看著 生駒吉乃,心裡也暗自為其擔心,小聲的道『阿草小姐啊~得了吧別再說了,飛標隨意丟劍術隨手使,都能有此風采……是還要不要人活,妳也別跟 少主對著幹了啊』


  吉法師聞言卻是無言以對,而且還真的無法反駁,只能搖搖頭說道,『好了~阿草我這短刀妳拿去防身……記得別弄丟要還的,遇見敵人妳就那個啥……星芒閃或月牙斬……隨意使用力使給我往死裡使得了』吉法師解下身上的短太刀,鄭重的交在 阿草手中。


  『少主這……』生駒吉乃自己也嚇了一跳,而 瀧川一益早已訝異道不知該說什麼,畢竟武士的刀等於是自己的命,將命交於人手還是個女人,這可是個大忌諱


  吉法師表情肅然的說道『你們別想太多……有規矩是好,不過得要有命來遵守才是,況且所謂的規矩是困不住在下的,此時對我而言,這刀能保住 阿草的性命,打破規矩又何妨』,在 吉法師強烈的要求下,生駒吉乃只好勉為奇難的收下,吉法師又開口說道『好了時間不早了,這布袋我也留著,你們萬事小心,一益,照顧好 阿草,阿草~妳可別跟丟了,必要時……該打的架還是得打,別藏著腋著了』


  『是』『好』兩人同聲回應,吉法師對著 瀧川一益點點頭後,瀧川一益便拉著 生駒吉乃離開了現場,吉法師見兩人身影消失在黑夜裡之後,便要轉身離去,見地上剛剛 生駒吉乃拿著飛標在那碎碎念的地方,滿是數字及線條,不禁搖搖頭『呵呵 阿草還真是個算數天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五十一章 獨戰下忍(八)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