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發布於
書童與小小的愛情故事

01 傳唱於部落的歌聲


      爺亨部落位於北台灣,偏遠的山區的一禹,是一個山明水秀的泰雅族部落,從最近的小鎮駕車前往,也莫約要兩個小時左右的車程,才會到達,雖地處於偏鄉,早些年道路諸多不便,好在近年來觀光產業的起飛,為了帶動周邊各個部落的發展,拉近城鄉之間與山區部落間的距離。


至多二三十年前政府大興土木造橋鋪路,截彎曲直拓寬路面,自此路直了小橋也寬了,路面再也不是泥濘及水窪滿佈,取而代之的是那象徵通往繁榮之路的柏油大道。


路通了車也來了,車來了遊客也多了,本是寧靜的幾個深山部落群,也因為如此,漸漸的熱鬧了起來,部落居民為了生計將早期種植的稻米改為種植更有經濟價值的農作,歷經數次的試驗及嘗試,桃子便成為部落居民賴以維生的農作物首選。


爺亨雖不是臨近於整個復興區聯外的主要道路旁,部落裡邊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景點,與其他部落相比更顯得平淡安靜甚至略顯偏僻一些,不遠的拉拉山及嘎拉賀皆有壯闊的神木群甚至還有顯少人知的野溪溫泉,鐵力庫有著清幽聞名的幽靈瀑布,武道能敢有上個世代遺留下來的彈藥庫等等


而爺亨與之相比則是顯得有些單調些,除了滿山竹林遍地桃花外,後山小溪密境古道交錯除此之外,就沒什麼能夠拿得出手的,但正是如此,一般遊客鮮少前來,部落彷彿不被打擾一般,因此部落原有的寧靜生活得以保存了下來。


爺亨背靠著 低陸山與 把加灣山,與前方同為泰雅族 武道能敢部落隔著 大漢溪遙遙相望,部落裡南北走向的梯田,由半山腰高處一階一階的往河谷而下,梯田裡種滿著桃樹,在桃花盛開的三月,嫣紅朵朵粉紅片片,如若身立其境,便會恍若置身與粉紅花海深處一般,如是恰巧遇上天氣的變幻,山頂仙霧瀑布洩流而下,桃花園裡霧氣上騰,所謂仙境美景不過如此,好不美麗好不夢幻。


部落裡有兩條重要的道路,一條寬為一台卡車可通行的柏油路,東西走向為居民對外往來的重要聯絡道路,大部分的居民其居住的房子也都埃著這主要的道路比鄰而建,而其他未居住於主要道路上的居民,則是分散居住於部落其他地方。


另一條道路則為部落經濟的命脈,貫穿於南北走向的梯田之間,為居民下田耕作的必經之路,當然部落周邊也有著不少先民留下來的古道,如東南方通往拉號的古道、西南方及西邊兩條引水灌溉用的古水峻等等,當然南方的後山獵場與北面大漢溪皆是部落居民賴以維生的傳統獵場。


爺亨主要道路上,居民群聚而居,或許是因為主要連外道路的關係,路面寬近五米的柏油道路,兩旁的居民出除了自用民房之外,有些居民也將住家改為雜貨店,更有甚者則是裝潢為小吃店,為當地部落居民提供了些許的方便,雖然沒法與城市的購物商場相比較,至少有勝於無,而小吃店則稱為居民早晚聚集的重要場所。


而部落中央道路旁,有一棟梁柱用杉木,外表則是用竹子搭建的建築物,不知存在了多久,上頭竹子的顏色新舊不一,好似歷經許多次的翻修及更換,多年來的日曬雨淋風吹雨打的,卻依然佇立在街道旁,與整排的鋼筋水泥建築物相比,顯得有些突兀,正是如此更顯出其不凡之處。


竹屋前屋簷上,手工木製的十字架,立在上頭,斑駁的油漆雖然久經風雨,已然脫落個七七八八,露出的原木上頭,既然沒有蟲蛀的痕跡,門旁掛著一面大銅牌,上頭刻著許多字,因著純銅材質,又無人為其上油打磨,只明顯可看清 爺亨教會四個大字。


午後的陽光溫暖了部落,微風輕撫著大地,悠悠琴音從竹子教堂裡傳出,幾名婦女拿著歌本,口裡唱著用泰雅語翻唱的愛爾蘭民謠,所翻譯的曲子名為異鄉客旅,歌詞意味深長悠然悲戚,婦女們你主我次的相互和聲,將一首傳唱數個世代的詩歌,用簡單的和聲,帶出曲詞中的意境,輕輕柔柔的穿梭飄蕩在部落之間。


“tkari' saku' babaw cinbwanan

mngilis kryax inlungan mu

smawya' saku' awsa' qalang kayal

ungat kinmxal ru inlngisan


tayhuk saku' qalang kayal ga

iyat ku' nbah mbzinah

qniyat ku' pzimu' krryax

awsa' maku' bih na yaba'”


這首傳唱多年的泰雅族語詩歌,隨著琴聲與婦女們富有情感的歌聲,緩慢的由竹子所搭的教會傳出,音符在竹子教會內產生的共鳴,使得這首詩歌有著不一樣的韻味。

異鄉旅客(大、低音提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