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25 小九作畫?你認真?

發布於
小九終於上台,卻沒想到竟是今天面試的壓軸……

    小九走上台,禮貌的對台上主管們點個頭,面試官們也很有禮貌的回應著,感受到台上主管們善意的目光,小九稍微放下了緊張的心情。


近距離見到台上的面試主官,小九也是感到驚艷,本來坐在遠處還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即便會場眾人驚呼聲連連,小九也沒放在心上,直到近距離面對面,才發現這一進場便造成一陣鴉雀無聲的人事部部長陳語焉,簡直是驚為天人,樸素的臉蛋、服裝及眼鏡完全壓不住那鋒芒畢露的絕世容顏,尤其是比對台上其他三位女主管,若不細看之下三位與之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別。


主計部王怡芳明顯不是檯面上最美的那一位,但是肉肉的雙頰上,俏臉緋紅,大熱天青衫內穿著高領的黑色衛生衣,顯然是還沉醉於戀愛中,所謂戀愛中的女人最美,尤其是王部長下意識的遮擋及偶爾拉一下衣領,那害羞的模樣,像極了愛情。


而適才造成台下驚呼聲連連的最後兩位主管,衣服是最華麗的,同樣是青衫黑長裙,陳語焉最樸素,王怡芳最自然,而這兩位長相神韻明顯相似,一眼便知道兩女若不是雙胞胎,也會是一對姐妹,再不然也會是一對母女。


兩人身上服裝的綢緞簡直是服裝界的天花板,不論是用料、滾邊、釦子、繡花兒,都是用頂級的材料及手工一針一線縫製出來的,難怪一出場會造成驚呼聲,這服裝簡直不要太名貴。


小九將履歷表輕放在林總面前,退了一步這才見著林總林清風的面容,小九卻是愣了一下,只覺得眼前的林總雖然樣貌普通的不能在普通,除了身上衣服略微上檔次,單憑其樣貌及氣質,放在大街上也是無人會理會的那一種,甚至覺得留個落腮鬍,手裡拿著啤酒或報紙之類的,坐在路旁長椅上與流浪漢沒什麼太大的不同,根本沒人會多看他一眼,更別說他還是個總經理級的人物,不過此時這樣貌普通的男子卻給 小九一種說不出,似曾相識的感覺。


林經理見 小九將履歷放在自己的面前,便將雙手隨意的放在履歷表上頭,面無表情卻一雙眼直直的看著 小九,似乎對雙手壓著的履歷表毫無興趣一般。


小九見總經理雙眼毫無波動的看著自己,自己才覺得自己此時的舉動有些無禮,雖然對方不是以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但與陌生男子彼此對視之下,還是感到有些不自在。


“咦……他怎麼不看履歷……”小九正狐疑著,林清風怎麼只眼睜睜的望著自己,卻不看一眼擺在其面前的履歷。


“這……他不看履歷,這該怎麼辦”小九微微感到無所事從,若是 林清風不看自己寫的履歷,肯定不會看見 寇小九三個字,更別說自傳上自己所寫的東西,那可是今天的關鍵。


只見 林清風看了 小九一會兒,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手壓在履歷表上,竟剛好遮擋所有重要的資訊,讓身旁的 陳語焉及 王怡芳想用眼睛瞄上幾眼都瞄不著。


小九猶豫了半倘,見 林清風身旁的主管都轉頭看著他,見其毫無表情的看著 小九,便都用好奇的眼神看向履歷表,想從履歷表上得知 林經理奇怪舉動的原因,卻都因為其雙手遮擋大部分有用的資訊而作罷,便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都想從 小九身上得到答案。


小九見台上台下都好奇的打量著自己,不免羞紅著臉不好意思的低頭,伸手調整一下臉上掛著的大眼鏡,輕咳一聲道“咳咳那個……總經理,是我的履歷……有問題嗎”小九忐忑不安的看著 林清風,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候。


“……”林清風頭微微的往右邊一擺


小九見 林清風這一動作,心裡都嚇傻了,心下想著“這是要我畫畫嗎,你認真?”小九心裡疑惑,便又小聲的提醒道“經理你不先看看我的履歷嗎”


“嗯……”林清風眉頭一緊,仍然示意 小九先作畫


只見 小九仍然猶豫不決,一旁的 主計部部長王怡芳,以為 小九因著 總經理還未看自己的履歷而與經理產生了無聲的矛盾,現場也因著 小九的猶豫不決而造成了些許騷動,怡芳為了緩解一下氣氛便小聲的對著 小九道“嗯……小姐,妳是最後一位,先畫吧,妳放心,我們經理每一個人的履歷都會仔細拜讀的,我想經理是想先看您的作畫能力,不如妳先畫等等經理一定會看的,當然設計部的高部長也在,妳可以放心,我們一定會很認真的查實”王怡芳說罷也微笑對著身旁的設計部部長高苒芝點了頭,苒芝也微笑的點頭回應。


小九聞言只能無奈的走向畫布,行走間還偷瞄了一眼 總經理也沒有看自己寫的東西,卻讓自己大為失望,只見 林經理無動於衷的依然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小九此時已經是心如死灰,無意間瞥見台下最後排,楊一二對著自己握著雙拳,頻頻對著自己做著,加油不要怕我挺妳的手勢。


小九見狀更是尷尬到無法自拔,因為 小九根本不會作畫,別說是短時間臨摹一副海報,就算給 小九一輩子的時間,恐怕也完成不了。


只見 小九站在畫布面前,手拿著奇異筆,正要下筆紙時,總經理卻突然開口道“等一下”


小九聽到 林清風的聲音,先是感到如釋重負一翻,然後又愣了一下“這聲音……”可還未給 小九細想的時間,林清風又道

“換個乾淨的畫布,給她拿墨寶,那個那個誰 喔 庶泊,你去拿然後幫她磨墨”


小九聽清 林清風所說的話,當場傻眼愣在台上,一動也不動。


“嗯……”鄭庶泊聞言也美猶豫便立即去尋找


而台上台下又是一陣騷動,互相交頭接耳,都在猜測總經理此舉的意圖,不過幾乎都對台上傻愣愣站著的 小九起來非常大的好奇心,畢竟眾人幾乎都是用奇異筆在同一張畫布上作畫,畫布畫滿了才會換新的,此時輪到 小九時,畫布上還有一大半可供 小九作畫,根本也不需要更換,而此時突然更換新的畫布,也還在情理之中,不過卻要使用墨寶作畫,也就是毛筆、墨水,且還要在短時間內作畫,這難度之高已經不是一般會畫畫的人可以拿捏的了,眾人對 小九作畫的能力更是期待萬分。


“王者就是王者,連展示才藝的方法都與眾不同~看來這次我們真的是來陪考的了”


“是阿~這樣的展示方式,簡直是當眾立威啊~這還不是內定我肯定不信”


“噓~說歸說,這樣的場合用水墨作畫,如果沒那個實力,相信也不敢這樣弄,看來真的是內定了”


“是啊是啊~你沒看那總經理的臉,一副老神在在的,看來這場面試只是個過場,為她鋪路而已”


“唉~真想不到……明明就是王者……裝什麼青銅小白啊……太不講武德了”


台下議論紛紛,台上 小九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心裡已經把偵探乙及總經理罵了個底朝天,當然造成這樣的局面,自己的 父親肯定也有份,只是 小九怎麼樣也不怨自己的 父親,只不過心裡默默的打定主意,對於父親以後說的話,自己肯定要三思三思再三思。


不一會兒 鄭庶泊拿來了文房四寶,手腳俐落的磨了墨,然後將毛筆遞給了 小九,拿給 小九的同時,還不忘小聲的拍馬屁的道“想不到妳這麼厲害,總經理都看重妳,好好畫妳行的”然後突然恭敬的低著頭倒退到一旁。


小九接過了毛筆,而對於 鄭庶泊突然態度的轉變,則是毫無知覺,畢竟此時自己的處境對於自己來說已然是絕境,誰還有心思去理解旁人的心態,小九無奈的嘆了口氣,為毛筆沾上了墨,腳步沉重的走向畫布,台下眾人不知還以為,台上的 小九是從容不迫輕鬆自若,殊不知 小九心裡是緊張的要命,只覺得一雙腳重如千斤舉步為艱。


小九呆站在畫布面前,整整四分鐘,台下見其沒有任何動作,還以為 小九肯定是大師級的人物,刻意壓著時間,想在最後一刻展現其神乎其技的作畫手法,而台上總經理不說話,基本上其他人都不會出聲。


小九苦等多時,也不見總經理叫停,心裡對於林清風會因為看了自己的履歷,而讓自己免了這一遭的希望,基本上已經破滅,小九無奈之下,只能勉強抬起筆。


台下眾人見 小九小手一抬,皆屏著呼吸引頸期盼,心中都渴望可以親自見證台上這一女的大作,台上 小九卻不知,自己猶豫遲遲不敢下手的舉動,卻讓眾人對自己的期待已經升到了最高點,這也是 小九始料未及的事。


“算了,丟臉就丟臉吧”


只見 小九把心一橫,下手在畫布上面畫一個大圓,大圓下再畫一豎向的大橢圓,橢圓上下分別劃上四個線條,兩兩相對分別朝著不同方向,上面兩個線條尾端各是一個小圈圈,下面兩線條則是各畫一個橫向的小橢圓,緊接著在上面那圓裡劃上簡單的五官,然後愣了一下小聲的自言自語道“嗯……還差點兒什麼……頭髮,對了頭髮”

於是又在畫布上隨手劃上幾筆,小九此時作畫的動作,讓台下的眾人看的是如痴如醉,或許是畫布被 小九完美的遮擋,台下的人只能看著台上 小九盡情揮灑著水墨的身影,擾是如此已是驚呼聲連連。


而台上做得近的人,都已看的是目瞪口呆,一臉蒙逼,尤其是坐最近的人事部部長 陳語焉,那眼鏡都已經歪成斜線,一雙迷人美瞳硬是放大無數倍,呆若木雞的看著 小九,滿臉蒙嗡嗡的彷彿在問“我是誰,我在那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我、妳,怕了嗎? 24 學歷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