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愛,我、妳,怕了嗎? 16 長老的勸勉

發布於
小九坐在牛肉麵前,往事上頭,淚已決堤,淚是那淚水,湯卻不是湯……

    大雨下的介壽路卻仍然是車水馬龍,畢竟是城鄉連結都市的交通要道,兩旁高樓林立整排的商業住宅,騎樓下更是攤販密佈,有賣衣服的有賣小吃的,因著下雨的緣故,也讓原本就很似擁擠的街道、巷弄、騎樓下,更是讓人感到寸步難行,小攤販及商家的吆喝聲,更是從介壽路一段一路喊到介壽路三段,所謂邁向繁榮的道路,就在這十幾年的吆喝喧鬧中,緩步向前。


不知騎了多久 小九終於在大雨中,平安的騎到了目的地大溪鎮,大溪鎮因著臨近大漢溪而得命,早期為山區木材進出的門戶,而後因著石門水庫的建造,河道降低的緣故,便失去了河路運輸的作用,不過幾十年下來的地方經營得當,故現在大溪還留有許多的歷史痕跡,甚至當年的碼頭也依稀可查找到它的影蹤,更別說早期人們居住的房子,甚至較熱鬧的地方,都還保留著,當年熱鬧的大溪老街,至今仍然猶在,更是為當地帶來諸多觀光的效益。


因著地理位置的特殊,又是山區出入的門戶,這距離山區最近的城鎮,便為偏遠山區出門購物的第一站,更是許多居住在偏遠山區的家長們,將孩子未來寄託希望的聚集之地,因著偏鄉地區民生物資的缺乏,山區道路交通諸多不便,別說家庭五金鍋碗瓢盆,甚至連生活用品柴米油鹽,都必須走一趟崎嶇山路,更別說那直接影響孩子未來的教育機構。


山區因著路途遙遠,一趟下來都必須得耗費兩個小時甚至更久的車程,況且山區部落分散,許多較大一些的部落、住民較多、腹地較廣的地方,頂多蓋個小學,讓臨近的部落居民將孩子就近學習知識,不過在長一些的孩子就必須得至鄉外就學,而大溪鎮便是鄉外求學的為二所在。


雖然山區也有唯一的國中,不過因著地處偏鄉,往來交通諸多不便,師資匱乏參差不齊,也不是老師與學生的問題,而是大環境使然,誰不想往條件更好的地方擠上一擠呢,畢竟求學養成的黃金階段就是在初中的時候,但凡有一點能力的家長們,即便是想破頭甚至砸鍋賣鐵的,至少都得在大溪鎮插上一腳,尋覓個好住所為孩子的未來打上一算,當然教會的信徒們也不例外。


傳道 小九將摩托車停放置路旁的老舊社區門前,撥打了通電話給春天長老,不一會兒春天長老便下樓將 小九迎接上了樓,緊接著眾信徒們也陸陸續續的到來,沒多久老舊的社區便傳出悠悠的歌聲,聚會便在這歌聲後開始。


 “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 。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阿們”站在人群前的 小九祝禱完了,眾人便開始享用,主人春天長老夫婦所預備的餅乾飲料及水果。


眾信徒開心的一邊吃著餅乾,一邊與身邊的人話家常,每個禮拜的鄉外聚會,參與的人數雖然不多,但是每個家庭都很樂意招待,不因人數的多寡,大都很熱情的款待眾人,所預備的餐點也都堆滿桌面,即便吃不完也會讓大夥兒打包帶走,也算是不浪費的一種美德。


而今天的聚會地點,剛好在春天長老在鄉外的家裡,坪數雖然不大,也夠春天長老一大家子生活,不過信徒的到來,卻也是瞬間將客廳塞滿了人,大人小孩齊聚,頓時讓長老家熱鬧了起來,好在長老家的客廳,裝潢擺設簡單,幾番挪動桌椅之後,客廳就空出一片,可供十幾個人席地而坐的空間。


聚會的時間與時長拿捏的洽到好處,既不打擾社區其他人的休息,一首首讚美的詩歌,更讓平時死氣沉沉的老舊社區,增添些許的溫暖與祝福。


眾信徒紛紛離開之後,小九正整理東西也準備離去,春天長老見狀便突然開口“妳今天怎麼了,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家裡出了什麼狀況?”


小九聞言便嚇了一跳,敢情是自己還在想著下午的事情,長老突然這麼一說,便趕忙放下手中的物品回答道“我嗎?沒……沒事啊~怎麼會這樣問”


“嗯……我剛剛看妳來的時候,臉上的水痕好像不太像是下雨照成的……妳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長老特意倒了一杯熱茶,坐在 小九的身旁


“沒沒啊~可能是今天雨下的太大的關係吧”

長老聞言也不直接說破,反而開口說“妳今天的分享,跟平常不一樣,好幾處經文的出處都說錯,看妳平時分享都很自然流暢,怎麼今天卻是心不在焉的樣子,妳真的沒事嗎”


“有嗎……抱歉,我……”小九嚇了一跳,正想要解釋的時候,長老卻伸手按在 小九的手背上,溫柔的道“沒事沒事,妳剛剛分享的很好,引用的經文都沒有問題,我只是擔心妳這趟回家是不是有出了什麼狀況,導致妳今天的狀態不是很好,剛剛見妳來的時候我就發覺了,雨水跟淚痕我還是分的出來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別害怕 神必做妳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一切都會好轉的,沒事~妳若是不想說,就不用說,只是這趟騎回山上的路,妳別因為心裡有事而輕忽了,山路不太好騎要注意安全,知道嗎,回去之前讓我為妳禱告吧”


“長老我……”小九怎麼也沒有想到,長老明知道自己有心事,卻不追問,反而是擔心自己的安危,甚至為自己禱告,而自己反而是過份的拒人於千里之外了,面對長老溫柔的對待,且在長老富有慈詳深附感動的禱告下,小九緊閉的心門立時就破了防,在禱告過後便主動的將今天的事情,訴說給長老聽。


小九一面的說,一面的解釋箇中緣由,尤其是自己的身世、家世、母親的遺產、兄長的遺孤等等,將這些事情都毫無保留的呈現在長老的面前,而春天長老只是安靜的聆聽,期間並不開口說任何一句話,雖然內心對 小九所說到一切都感到訝異,但想到 小九的身世,便不免得感到惆悵萬千。


怎麼也想不到早期的原住民因著生活困苦,生的多卻因著各種緣由而負擔不起養育孩子的費用,紛紛有無奈的將孩子交由別人收養,以保其他孩子能平安的長大,這數十年前才會發生的憾事,如今卻發生在 小九身上,惆悵之餘還為 小九的遭遇感到幸運,收養她的居然是世界富豪排行有名的 藍羽寇氏。


也不知是該為她感到高興還是無奈,命運實在是太過於多舛,不禁痴迷抑或黯然神傷,收養她的母親卻在 小九十歲時因病去世,雖然留有遺產給 小九,無奈 小九卻不是個經商的料,反而打定心意做好傳道人的本份,而兄長的遺孤卻是讓 小九心煩不已,更不知該如何處理從何著手。


春天長老聽完 小九整整一個小時的解釋與訴說,對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也有一定的了解,只是無奈在這些事情上,長老也是有心卻無力,只能安慰 小九並給予鼓勵,雖然教會在這上頭的確是使不上力,不過身為資深的長老,與小會匯報卻是必須的事情,雖然不見得會有什麼實質上的幫助,不過長老卻告訴 小九,若是有需要自己便會陪伴小九一同面對。


對於春天長老的為人,還是深受 小九的信賴,即便是關於自己身世的私密之事,小九也是毫不避諱毫無保留的說出,畢竟春天長老對於 小九來說,的確是一個可靠的長者,何況 小九當初神學院一畢業,便孤身一人只拿著相關文件及一卡皮箱,便從學校騎著摩托車風塵僕僕的來到爺亨教會的門前,便是由這位長老親自接待。


甚至看 小九生活用品什麼也沒有的情況下,與自己先生帶著 小九驅車下山購買,還因著看到 小九只買泡麵餅乾之類的食品,便時常邀請 小九都家中用餐,期間還時不時的領著 小九學習做菜,所以兩人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過三個月,卻是讓兩個人彼此都有著深厚的情誼,雖然年紀相差甚巨,卻沒有成為兩人之間的鴻溝。


“放心吧,碰到任何的事情,不要慌,不要因為自己是傳道人的身份而不敢開口,傳道人也是人,也會有家庭親人姊妹,不會因為妳是傳道人的身份而免於世上一切的煩惱憂愁,重點是怎麼看這件事情,是著重於得失呢?還是這事情帶給妳的啟發,看重的是什麼,態度就是如何,有時候心態往往是處理事情的關鍵,不論妳怎麼做,別忘本心與初衷,更別忘了讓妳領受呼召的使命是什麼,完全交託方可坦然無懼”長老說罷便輕拍著 小九的肩膀,再次鼓勵她,小九心裡更是大受鼓舞,兩人閒聊了幾句後,長老看時間已晚,本想留 小九在家過夜,畢竟女孩子家一人騎山路,的確讓人很不放心,小九卻是想要吹吹風讓自己腦子醒一醒為由,堅持要離去,長老見其眼神堅定便不在強留,囑咐再三要其注意安全後,便送 小九下樓,目送其騎車離去。


小九向長老道謝後,便騎著摩托車,趁著雨勢已停,騎上了上山的路,這夜固然漫長,卻讓 小九收穫良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我、妳,怕了嗎? 15 王一最後的話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