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yverCKW

已經是兩女之父,不幸地更是中年發福的籃球員!

去中心化故事接龍比賽 第一組文章之六(最終回)

發布於

『一男,二女,三門票』 - 第一組,完結篇 -「Dead End」- 作者︰@victorier

原文在這裡! 大家可以去看看當時的comments,都頗有趣的!

警告︰本文章內容帶有色情、暴力、血惺、獵奇等不當行為,可能令人反感,更多例子可參考 @aaronli;不可將本物品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物品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Dead End》

看著躺在床上的Nicole, 建宗靜靜地欣賞著她的美。她那美麗的臉容、起伏的胸口、衣服下那誘人的曲線,無不挑動著建宗的每一條血管。尤其是剛剛沖沖的洗完一個熱水澡後,建宗覺得身上每一個部位都在發著熱,他把包著下半身那唯一的大毛巾拉下,拋在地上,露出那充滿血液的器官。

「這麼多麻煩事情又怎了,現在還不是要讓我來嘛。」建宗不稍的說。然後把手伸向Nicole衣領上的第一顆鈕扣。

「建宗。」一把聲音在建宗的背後響起。這把聲音不大,什至可以說只不過是一聲硬咽。可是建宗卻被大大的嚇到了,腦,一片空白;手,停在空中的抖。過了許久,建宗才能慢慢的把頭轉過來,找那聲音的主人,那把熟悉的聲音的主人。

背後站著的是一個人,一個建宗很熟悉的人,不過建宗卻已經不是她所熟悉的建宗了。

「甜……甜…甜甜,你……你怎麼會在這裏,你是…是怎樣進來的。」趙甜在流著眼淚,呆呆的站著。她沒有哭,她也不想哭,她不想承認眼前的一切。「門沒關上,是熊爺帶我過來的,牠在Steemitland 上大聲吠著拉我過來的。」趙甜硬咽著,像是用著最後一絲氣力,發出最後的聲音。「這…這不可能…我進來時確定有把門關好鎖上的…」建宗聲音在抖著。

「嘿,這重要嗎?你是不是搞錯了重點了?」王高也進入了房間,語氣十分的憤怒。

「我…我…」建宗一邊想要找衣服穿上,一邊在腦中想著各種可行的藉口。

「先不說你對不起趙甜,你這可是強姦啊!」王高繼續罵著。

「嗚…」趙甜還是忍不住的大哭了起來,一邊哭著,一邊跑出了房間。

「甜甜!」建宗顧不得沒穿衣服,想要跑上去追趙甜。「呯」,王高一拳打了過來,把建宗把得倒在地上。

「你好自為之!」拋下這句,王高也都走了。

「這算什麼啊!」建宗痛著爬了起來。「都只會怪我!好啊,白痴,都只會走了去,看我怎樣魚肉Nicole吧!哈哈!都是白痴!」然後建宗站起來,走過去把門關好,再三確定門鎖鎖上了。「媽的!什麼門沒關上,怎麼可能,看等一下誰還能阻我!」確認好後,建宗滿意的笑了出來,那是一種充滿邪惡的笑容。這個時候,他聞到了一陣香甜的味道,這種味道似陳相識,可是在思考的同時,他的意識也都同時失去了。



醒來時,建宗發現他坐在一個很大的封閉空間裏。他抬起頭張望,發現這裏是應該是貨倉,或者是工埸。工埸中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不過在他對面的牆璧有一個挺大的火爐。然後,他慢慢的回想最後的畫面,是的,他原本不是在酒店的嗎。

「喂,有沒有人?這裏是哪?」建宗大叫,並試著站起來。這時候他才發現他被緊緊的綁在一張木椅上,而且自己的身上一件衣服也沒穿。

「汪汪汪!」身邊傳來一隻狗的吠叫。建宗嚇了一跳,連忙的往旁邊看,發現是一隻小狗,而且不是一隻普通的小狗。「熊爺?」建宗大叫了起來。

「你醒了?」一把熟悉的聲意在背後響起。那個美麗的身影慢慢的從旁邊走了過來,美麗的臉容、起伏的胸口、衣服下那誘人的曲線,這個建宗夢寐以求的少女說:「怎麼了?放鬆一點吧。」

「Nicole? 你怎麼會在這裏?這裏是什麼地方?我又怎麼會在這裏?你在作什麼啊?」

「汪汪汪!」

「還有,你這隻狗也太愛吠了吧?不能安靜一點嗎?」

Nicole 微微的笑了一笑,那個天真無邪的笑容大概能把每個男人的心都融化吧。她笑著說:「沒有啦,牠只是比較挑吃而已。」

「挑吃?吃什麼啦?這是什麼狀況…對了,不知道誰綁住我了,把幫一幫我嗎?」

Nicole 又再微微一笑,說:「還能有誰,哈哈。」這天真爛漫的笑聲真的快要讓建宗忘記了自己正被綁著。突然她話鋒一轉:「對了,你剛才是想對我作些什麼嗎?」

「我…這…這個…。」建宗完全想不到該如何接話,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太跳脫了吧。

「沒關係,我都知道的。」Nicole 慢慢的走向建宗,伸手摸向他的大腿。建宗一開始是想避開的,可是雙腳被打開,並窂窂的綁在椅上,根本動不了。「放心吧,我剛剛都好好清潔過了。」聽到Nicole 這麼一說,他才發現自己胯下所有的毛髮都已經被刮掉了。

Nicole的手指一邊撫摸,一邊慢慢的向上移動,「你知道嗎,在你第一次向我搭話時,我就在想著你會不會是我的白馬王子呢。」

建宗慢慢的由不知所措,變為興奮,心中想著「難道Nicole喜歡這種?這下可是賺到了。」而他的跨下也都慢慢的充滿了血液,心中慢慢的充滿期待。而Nicole的手慢慢的再向上游,握著建宗那已經就緒的器官。

「可惜你不是。」Nicole冷冷的說出這句話,另一隻手從背後拿出一把大剪刀,對著建宗那就緒的器官,狠狠的用力一夾,狠狠的用力剪下來。

「啊───!」建宗用力的咆哮起來。「好痛──好痛啊──!」建宗本能地想用雙手去按壓止痛,可是身體卻已被緊緊的綁著。「你做什麼──!」建宗面容扭曲的大叫著,而由原本那撫摸所帶來的快感,到這突然而來的疼痛,把他的痛覺帶到另一個層次。而當他的五官以至全身的疼痛到達極限以後,他只感到一陣麻痺。他呆呆的看著他那分離的身體,只感到頭暈、睏,最後失去了意識。



「灑」,建宗感到一陣涼氣,水滴從面上滴下來。

「這是第三杯水了,快點醒吧。」那甜美天真的聲音溫柔的說著,放下手中的水杯。建宗抬起頭,看到的依然是這個工埸,眼前的依然是這個Nicole。他失望,他希望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個夢境。「不痛了吧?所以說當個醫科生真好。」建宗不明白,他是讀數學的,Nicole是讀藝術的,什麼醫科生?難道這真的不過是一埸夢而已?

「過奬了,不過是作個小偷而已啦。」一把熟悉的男生聲音突然在背後響起。建宗知道他是誰,這把他聽了一年多的聲音。

「王高,救我啊。」看到走到旁邊的王高,建宗大叫著,這是他唯一的希望,他嘗試從椅上站起來,可是他還是被緊緊的綁著,而且雙腳用不上力氣。「你怎麼會在這裏?不管怎樣,念在大家都是老二幫的份上,快點帶我走吧,這個女人瘋了。」

「我想你已經不符合入會資格了吧。」王高面帶笑容的說。

「你說什麼啊…快點救我吧。」建宗不明白。

「看來我這個吊尾車醫科生還是有點用嘛,是麻醉藥用太好了嗎?你什麼都感覺不到?」王高說。

這個時候建宗才突然的想到,對,他怎麼不覺得痛了。不,更準確的說應該是他腰以下都失去了知覺。他往下望向他的跨下,那個器官已經不在了。「啊──!這…對了,王高,救我,這個女人他把我的老二剪了。快替我止血,快點帶我走啊。」建宗不停的想要掙扎,可是他根本動不到分毫。

「哈哈哈哈!什麼啊,你這是腦部血氧不夠嗎?還是不懂狀況嗎?」王高失笑了起來。

「汪汪汪」旁邊的狗大聲向王高吠叫著。建宗這一刻才知道他的希望只淪落得剩下這隻動物了「熊爺,拜托你幫幫我,去找別人來啊,我…我給你很多花生,一公噸的花生!求求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高笑的更大聲了。

「笑什麼?」那甜美的聲音帶著一絲不滿。「還不是因為你那次在車站大笑熊爺最愛penis,被別人聽到了嘛。還好其他人錯聽成peanut才沒有麻煩,也還好我的熊爺對小食並不挑食,錯有錯著了。」

建宗聽到後滿面的茫然「Penis…對了,我的老二呢,快還給我。我答應你們,我不會追究的,請你們還給我,放我走吧。」

「親愛的建宗,我想恐怕不能了,你看一看。」Nicole往地上的方向看,那裏放著一小座碳爐,碳爐上面放著一條物體。那物體的表面被烤的有點微焦,有少許的肉香味漂了出來。Nicole走過去,拿起燒烤夾把那物體夾了起來,然後放在碟子上,再把碟子放在地上。

「那個不會是…」建宗不敢相信,也不願意相信。Nicole彎下腰,溫柔的說:「來,熊爺。你最愛的食物來了,別挑食啊。嘗一嘗建宗的味道吧。」

「不!!不要啊!」建宗掙扎,他想要站起來,他想要撲過去,他想要保護他那重要的一部份。「不要啊!!不要啊!停啊!住手啊!」可是他被緊緊的綁著,他只能坐在椅上,看著熊爺大口大口的吃著他身體的一部份。「不要啊!夠了!求求你們放過我吧!鳴…鳴….」建宗絕望的哭了出來「鳴…鳴….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因為你不是我的白馬王子啊!」Nicole一邊溫柔的看著熊爺吃著,一邊說。那天真無邪的笑容,那甜美的聲線,就好像一個小女孩在餵著心愛的流浪小貓吃東西一樣。「你有王子的勇氣跟我說話,我可是很高興阿!可是,你沒有王子的忠誠。不忠誠的王子就該受懲罰。」

「鳴…鳴….你是瘋了嗎?你是誰啊?鳴…鳴….你憑什麼?」建宗哭吼著。「還有王高,你這是做什麼?你為什麼要聽這個女人的話一起來害我?你是被鬼迷倒了嗎?快點醒來吧,別被她計算了,我們一起走。」

「呯」王高一拳打在建宗的面上。「別把我跟你混為一談,我這一輩子只愛著一個女人。還有,不是我聽Nicole的話,我們是合作的關係。Nicole討厭不忠誠的男人,我為了我愛的女人。」

「放屁!什麼合作,你們這不就是胡亂的在傷害人嗎?你是有多愛Nicole了?」

「胡亂?那你知不知道是誰寫上專二論?又是誰讓你剛好抽到的?」王高冷眼看著。

「你…你半年前就在計算著我?是你安排Nicole的?」建宗不可置信。

「哈哈,你好像弄錯了吧?你不記得是你自己找上人家的嗎?不過我就知道你這種自大狂肯定會不知廉恥的找上美女。」王高恥笑著。「對了,你這自大狂難道沒有懷疑過為什麼我今天會剛剛好出現在Steemitland?又剛剛好沖入你的房間?」

「Ar…Arroon也是你們的人?」建宗沒有力氣的說著了。他不知道是因為藥效,還是因為過於震驚,他開始覺得沒有力氣了。

「哈哈哈!剛剛這麼多東西你也不懷疑,卻在懷疑這無關重要的東西。」王高笑著。「Arroon是看不慣你追到了趙甜,想要你身敗名裂而已。除此以外,他什麼都不懂。他想到慫恿你迷暈Nicole,再利用熊爺帶趙甜去酒店。可是他腦子也不太靈光呢,開不到門的話去到酒店也沒用啊。他還以為自己是手段之王呢。」

「所以門是你開的?」建宗茫然。

「門是我開的。」Nicole燦爛的笑著,走了過來。建宗根本想像不到這個美麗笑容的主人在剛剛竟把自己身體的一部份剪了下來,再燒烤了,再拿了去餵狗。「我趁你去洗澡的時候偷偷的把門打開了,再繼續躺在床上裝暈。啊,對了,你想問我不是被藥迷倒了嘛,其實那藥一早被王高換了。最後我才用我手上的真貨去迷暈你呢。我是不是做得很好?」Nicole又再報以一個燦爛的笑容。「好了,你們也都聊得夠了,可以讓我繼續嗎?」

然後,Nicole在身後拿出了一把菜刀,把建宗跨下剩餘的器官都切了下來。建宗不可思議意的看著,他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的東西。就好像在看電視一樣,只不過這個畫面所播放的是他的下半身被切割的情節。Nicole把那剩餘的器官放在碳爐上,對熊爺說:「很快就可以吃了。」

建宗看著自已跨下的血在不停的流著,他開始感到有點冷、有點抖。「Nicole、王高,求求你們吧。求求你們放過我吧,要是我死了,這是殺人啊,你們也會被警察抓去坐牢的。王高,給我一次機會吧。我錯了,我不應該接近Nicole的,我不知道你喜歡她,求求你放過我吧。」

「所以說,當個藝術生才好。」王高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建宗。「所謂的殺人,是需要找到屍體的。找不到屍體,就只會是個失踨人口。看到對面牆璧的火爐嗎?」王高往前看。「它是燒陶用的窯爐,安裝需要牌照跟理由的,而藝術生要申請就很簡單。你知道燒陶的溫度是多少嗎?大概是攝氏一千度,在裏面,大部份的有機物都會化成灰。」王高邊說,邊把眼光望回眼前的建宗。「啊,對了,在酒店房間裏,我最後不是說了一句『好自為之』嗎?那已經是我給你最後的機會了,可是你好像還是想要對Nicole出手吧。」

建宗沒有說話,也沒有力氣說話了。而這個時候Nicole又走了過來用菜刀把建宗大腿上的肉切了下來,原來熊爺已經吃完了牠的第二道菜了。看著血液不停的流出,建宗出奇地感到了絲絲的痛楚,可是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叫了。

「最後,告訢你,我愛的人不是Nicole。我愛的人是趙甜。」王高冷冷的說著。

建宗慢慢的感到寒冷蔓延開來,不住的顫抖著。眼皮越來越重,慢慢的支撐不住,慢慢的合了起來。最後傳入耳中的聲音是身體的痙攣,以及牙齒因痙攣而碰撞的聲音。


BIU:「好像很久沒見過建宗了,他到底怎樣了?」

Arroon:「能怎樣?要是我被趙甜這樣放在網上數落跟公審,我在這間學校也待不下去了。」

ZZ:「就是嘛,那天晚上趙甜把蓉蓉帶來還給我,她哭得我看到了都覺得心痛。還好我的蓉蓉沒事,要不我肯定要殺了建宗。」

王高:「是啊,好像趙甜上一任的男朋友也是被她公審後就再也沒有來過學校。」

Arroon:「誰管他啊,還是溫習要緊啊,我上個學期的學分可不夠啊,BIU,教我這一題怎麼做吧。」


《Dead End》完結


後記:

感謝 @guyverckw舉辦的接龍比賽,我必須說這個很好玩。因為前面有5個不同的作者,所以有5種不同的寫作風格,也有5種不同的內容跟方向。想要把前面的故事都通通連接起來,而又想在整體的字數上取個平衡就變得很有挑戰性了。而我在寫這故事之前就已經有了一個想法,就是一定要是BBQ大結局,詳情可以看上面的連結。我想要好好的寫燒烤這一部份,不要成為膠劇的公式化結局,所以就成了最後建宗被燒烤的情節了。而這也挺大快人心的,畢竟建宗就是個不知輕重的花花公子嘛,最後就讓他變成灰灰公子好了。

至於Nicole,她只是在故事中的Nicole,那個美麗、天真又殘酷的Nicole,跟現實生活中的 @nicolemoker沒有關係,也沒有映射的意思 (好啦,我承認美麗天真那部份跟她有關係啦)。故事中的Nicole她可是一出埸就成為了仙女的假定,她也天真的讓人可怕,到底是真天真還是假天真呢?到底她在切割建宗的時候在想著什麼呢?是不是凡人都不能理解神仙在想什麼呢?這大概是另一個故事了。

王高,我是一直感到他在第四章中的出現有點突然,有點怪的。於是我就索性借用了這個設定來為他進行一系列的計劃吧。所謂有「朋自遠方來,非奸即盜」嘛,突然在你背後出現的朋友,肯定有陰謀。王高愛著趙甜,所以大概要把對趙甜有害的人都除走,那到底他的目的是什麼呢?這大概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至於熊爺,花生這個設定實在太有味道了。這讓我想起剛學英語的時候經常會因為讀錯penis跟peanut 而鬧出笑話,所以很自然的就用在這個設定上,並以此為建宗BBQ大會的序幕。不知道熊爺的食量是怎樣呢?你可以去問一下牠。

最後,感謝看到這裏的各位,我知道有點長,也有點血惺,所以在文章開頭就一再的警告了。還以 @aaronli 來作為例子,活生生的說明這個故事的糟糕。希望大家有認真的看這段警告吧,要不就真的愛莫能助了。感謝各位。


Thanks for reading, I hope you enjoy it!

And please follow me and see my other post if you like it: @victorier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你會喜歡!

如果你覺得不錯的話請你追蹤我,也可以看我其他的文章: @victorier

去中心化故事接龍比賽 第一組文章之三

去中心化故事接龍比賽 第一組文章之一

去中心化故事接龍比賽 第一組文章之五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