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鬖絔睩拾|緊箍咒怨之二

重要的事情總得說三次。第一次是即時反應,以母語表達無語。幾天過後,在主觀思緒無法完全沉澱的情況下,寫第二次。
2022/二七二

▋閃電鞭似的,勇武地一連七擒具專業資格的在職私家醫生。

問題的重點不在於是否協助調查或是直接被補,而是當局前後只花了極短的時間,已能肯定全數二萬份醫學豁免証明書為虛假文書。好奇那是以何種醫學數據和準則來判斷?那可是二萬個於健康上有缺憾的港人病例,非小粉紅在推特能建構的無數個的小號分身。

有把二萬個病例全看過了,然後也逐一確定過疫苗不會對他們產生不良副作用,也不會影響已有的病情?我肯定的說,沒有,我就是當中的一個。

醫學上仍在不停收集相關數據的同時,然而香港的哪個誰就似乎早就有了答案,怪不得口吻鐵硬如以定海神針,說這兩萬人都沒事沒事?

若情況不這樣,就不是以醫學作為失效判斷的準則。政府既給了結果,卻沒作解釋,也沒有為受影響的市民善後,只著大家於兩周內再看其他醫生,或乾脆打針。


▋前方是兩條路:打第一針、或再申請豁免。

打針的話,兩周後不可能打齊三針,生活起居必會被這「失效」唸唸魔咒打亂。情況就如勒令你於兩周內搬離你所擁有的物業,理由是政府單方面作廢了政府自己批核過的契約。撕掉了房契,合約的精神就化成一灘濃痰,搞不好會反告你隨地吐痰。待他們認為事情已冷卻,不忘還貼心提醒你要看前看,過去的就讓一切隨風,不欲亦不須重提討論?不清不楚的,就不能怪被人猜度其中貓兒膩的重量。

希望繼續能獲得疫苗豁免的話,請政府給我們最新的資料,告訴我們哪些醫生今天還敢挺著熊膽為市民提供此服務?


▋大刀一切,就昂頭拂袖揚長走開?

都忽忽地嘅!

兩周後的十月十二日,兩萬港人曾合法獲取的疫苗豁免,就會被模糊不清的「失效」咒語草草沒收掉,被賦予的合法地位(藍碼)不復存在。生活和情緒上因而造成的影響和困擾,不可能是由受影響的我們自己負責吧?既蓋棺認定了事件是醫生的失當行為,舉個例說,我該向誰討退還相關診金?

有否獲得豁免,跟會否確診無關。豁免書不是刀劍不是藥物,沒打過一針的人,病毒還未進化到能辨識豁免碼,不會因而厚待誰。我自作了些什麼需要自受?我覺得政府把我看成是顆會行走的生化播毒武器,任由我在無醫學根據的自設框限中無法走動。限期內疫苗沒打好打滿,上不了班,連吃頓飯也容不下我!新冠變成今天的逆我者亡?我當然微不足道,不過失業大軍多增一員,也少了一個人光顧本地食肆,經濟就會好轉是嗎?


▋但願入直路,在皮膚碰面,沒癢痕。

這次事件的處理節奏,彷彿甚得馬掌門叔叔真傳,閃電鞭的閃人功架,確實比郵差叔叔更為純熟迅速。求其像似,淋漓盡致。我血還未涼掉,鞭鞭到肉的痛豁免不了呀𠲖呀𠲖的怨苦。蕁痲疹這個 under my skin 的 stranger,會否就此被打通任督二脈,進化成更難抓得到的痕癢 2.0 游走全身,且看後事如何。後事?又烏鴉嘴了,雖然還是不放心,但我口水真的有馬上就吐過了。

我在想,能對世事瞭如智將的,就只有鞭爆我醫學豁免証明書的那位/那邦隱士。

靜靜的就過了三天,大概只有我的妄想症和香港腳在發作。

看你緊閉的嘴唇
它什麼都不說
看你飄忽的眼神
它無情的閃躲 ¹

來,告訴我。關人隱士您先別閃走。


註¹:歌詞摘自《告訴我》。陳綺貞。收錄於《還是會寂寞》専輯。滾石唱片。2000年6月。




Day 272 of Gunshock in 2022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鬖絔睩拾|緊箍咒怨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