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鬖絔睩拾|像沒存在過的沉沒

 (編輯過)
今天的社會,原來能夠容許如此不解又似是而非的結局?抑或大眾根本不在乎?

2022/一七二

珍寶海鮮舫可能沒有稀世珍寶,亦不及鐵達尼的名氣。不過僅僅一句「沉沒」,抓不住尾音,更帶來了像是故事缺了個結局的癢。撇脫的程度猶勝網戀情侶在線上拋下「分手」二字後就認為從沒發生過。

滿載無數情感和味蕾記憶,落幕後卻只得孤伶地離開。我以為事情不是太壞,有朝再見或能喚起彼此快樂往昔。幾天前社會還在熱哄討論它在租期完結後的可以如是這樣那樣,有現役智將振振有詞地建議將海鮮舫移到陸上重新營業。嘲笑奚落聲剛落下,才驚覺要是那麼做了,起碼留得了全屍,直到清拆之前仍可瞻仰緬懷一番。

沒有誰能欣然接受馬後炮的如果。早知,無乞兒。

▍Sésame, ouvre-toi

芝麻開門,芝麻開門⋯⋯沉沒了!沉沒了?

不能怪我疑心太重,船頭驚鬼船尾驚賊,船真的沉了!生活於這種氣候中,實難以分辨四十大盜孰好孰壞。這些年頭周遭在發生或談論的,都跟韭菜有關。恍了神視線變模糊,就不易再記得另一種植物才是開門的咒語。只有是芝麻開門,事情端末才能環環相扣,讓人明白了,明白了。

沉船後竟然就神速的決定不作任何形式的打撈行動?假設打撈相關的費用不是天價,難度和危險性均不是太高的話,船就是不值得?

▍呢個係⋯⋯社會嘅錯

粵語長片裡,張瑛常咳血、白燕總哭啼。無論今天看來是多牽強多不合時宜,在劇終之前,也會如定律般把謎底揭開。每一個或悲愴或誤會或是大團圓的故事結局,皆有因。今天的社會,原來能夠容許如此不解又似是而非的結局?抑或大眾根本不在乎?

嘉玲也許在搥胸哭訴:「哎吔珍寶,你真係死得不明不白喇。呢個係⋯⋯社會嘅錯,唔通都重有假嘅?阿華探長你今勻一定要為珍寶作主,畀番個交待過我地至得㗎。」

華探長或會義憤填膺:「呢單野都幾棘手㗎喎。喂⋯⋯唔畀啲顏色你地睇你地就唔知驚,精精地就好講出嚟聽,點解眨下眼就決定放棄阿珍寳。如果唔係,嘿,就咪怪我唔客氣!」

那麼,你呢?

塔羅占卜懂個皮毛的根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